祛魅

祛魅| “女用伟哥”即将面市,你准备好了吗

★本文首发于《中国新闻周刊》722期,为微思客与《中国新闻周刊》合作出品,作者罗元婕。本版经编辑后发于微思客公号。未获许可,不得转载。 如需转载,请联系wethinker2014@163.com;封面图片源自wtvox.com。

“女用伟哥”即将面市,你准备好了吗

罗元婕


粉色小药丸

2015年8月17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下文简称FDA)批准通过了一款叫Addyi的“女用伟哥”。这种粉色小药丸学名为氟班色林(flibanserin),针对的是患有“性欲减退”(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简称HSDD)的绝经前女性群体。氟班色林与男用伟哥的药理、工作原理与服用方式都大不相同。伟哥通过改善阴茎的血流速度,增强其性唤起(sexual arousal)的表现,男性只需在性行为前1小时左右服用即可达到效果。而研究发现,氟班色林改变的是多巴胺,血清素等大脑神经兴奋传导物的分泌,其药效针对脑部。它以此提高女性性欲(sexual desire)的运作机理并没有被完全证实,女性需要每日服用,连续几周才能看出效果。

Addyi不直接面对消费者,而是作为处方药,在医院、药房售卖。它的制造商,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斯普莱特(Sprout)制药公司正紧锣密鼓地派人四处培训医师及药房工作人员,希望在10月17日该药正式面市前,向相关人员普及其使用方法、注意事项。这是美国首次获批的能增进女性情欲的处方药,但其可能导致的低血压、晕厥、头晕恶心等副作用,及与酒精、其它药物可能产生的不良反应,使它的上市备受争议。

Addyi的上市之路不算顺利。德国的一家制药公司在2006年就把它当作一种抗抑郁剂来测试,但事实证明,它无法改善情绪。根据患者的体验记录,它的另一种可能功效被发掘,即提高女性性欲。然而2010年FDA以“药效不明显”驳回了该公司的申请。之后,斯普莱特公司买下了该药。它的经营者,辛迪·怀特黑得与鲍勃·怀特黑得(Cindy Whitehead and Bob Whitehead)夫妇曾经拥有另一家名为Slate的制药公司,并生产了一种可植入的雄性激素药球,旨在治疗那些荷尔蒙水平较低的男性患者。FDA对这种药球的回应是一封长达11页的警告信,指责Slate制药提供不实信息,误导患者和公众。2013年,FDA再次拒绝了Addyi的上市申请,因为其副作用太大,而且与避孕药、治疗宫颈感染的药物、酒精等多种物质都可能相斥,或有不良的药物反应。即便它现在已被批准,FDA的评估与研究部门也公开再三强调,Addyi只能由有执照的医护工作者或药房工作者开具,且开药者还需通过一次关于该药的网络课程与测试。患者与开药人员需要在正式购买前充分了解它的功效与可能的风险。患者服药8周后若感到效果不明显,就应该停止服用。尽管如此,批评的声音从FDA发出通知的那刻就源源不绝,最直接的一条就是,开药者几乎不会去查证患者是否有饮酒历史或习惯,或她们是否已绝经。

Addyi第二次被拒绝后,一个名为Even the Score(可译为“追平”)的联盟出现。最初,斯普莱特制药声称自己与Even the Score无关,后者由10个独立的女性团体组成,主要任务是通过游说媒体、国会、FDA批准治疗HSDD的相关药物。但很快,他们联手其它公关公司,为Addyi策划了一系列激进的宣传活动。如今,Even the Score已有包括斯普莱特制药在内的26个团体,并接受斯普莱特制药的部分资助。

市场大于科学

Addyi的广告简单直接,甚至有点复古的冷趣味。片中,一位撩人的女子直面镜头,整个场景设置如老式的伟哥广告,她朱唇微启,描述了一段引男人遐想的画面。但一转头,就略带讽刺地告诉观众,女性在床上受到忽视。男人若需要治疗性功能障碍,有26种药物可选,而女人一种都没有。广告以“女人值得拥有更好的,让我们追平比分”(Women deserve better, let’s even the score)为结语,而这也是 Even the Score团队最有力的表述: Addyi为女性提供的,是一种男女平权的可能。

Even the Score整个宣传活动的重点,从2014年开始就放在了“女权”上。他们宣称自己为全世界5.4%到13.6%的受到“性欲减退”困扰的女性争取权益,并向记者提供部分HSDD患者使用Addyi后的正面评论;说服有影响力的女性团体在公开场合斥FDA为性别歧视者;说服女议员们写信公开呼吁各界提供支持。多方出击下,Addyi逐渐变成了女权主义的化身,FDA对其的审核重点不再是药性本身,而是自己潜在的性别歧视倾向。FDA很有可能是迫于舆论压力,才亮了绿灯。“在医药领域,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激进的公关活动。必须承认,他们用女权主义包裹自己的诉求,以此为论点,这真是个很棒的创意。”乔治城大学医药学系副教授阿德里安·弗伯曼说。

但问题是,Addyi希望改变的是脑神经兴奋传导物的分泌状况,是现在市面上唯一一种治疗“性欲减退”的药物。频频被拿来对比的男用伟哥,治疗的只是勃起问题。Addyi 巧妙地将公众注意力转移到到了男女平权上,对药物的有效性与特性含糊带过。这也是专业人士与学者对其猛烈炮轰的原因。“数据糟得一塌糊涂”,美国妇女健康网的执行主席辛迪·皮尔森痛批道,“这种药在测试中的表现很糟糕,药效不明显,副作用非常强。我们是女性健康的坚定倡导者,但是我们一点都不希望这种药面市。”类似的评论来自莱奥纳·提雅弗,这位纽约大学医学院的副教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从2010年被FDA第一次拒绝到现在,Addiy根本没有改变,它的临床试验数据没有变,他的观点也没有变:“我极力反对它面市,这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它无效又不安全,而有效和安全是所有药品最根本的属性。”皮尔森对此十分失望,她认为该药获得批准靠的是巧舌如簧与大规模有技巧的市场宣传活动,而不是严谨的科学。

可是,市场不觉得这是场灾难。10年前,宝洁就看中了这块肥肉,尝试开发女用雄性激素贴。美国的市场调查公司Symphony数据预测,Addyi面市后将有200万女性患者购买,她们也会同时寻找类似的药物。大型生物制药公司,如派拉丁科技(Palatine Technologies, Inc.)也在加紧开发新药,他们预测治疗“性欲减退”的药物市场将达到每年13亿美元。而财大气粗的Valeant国际制药公司,已于三周前开始与斯普莱特制药商谈收购计划。前者看重未来男性性功能障碍治疗手段的上百亿市场,认为Addyi对相应药物的研发有用,欲用10亿美金收购。备受学者诟病的实验数据里有一条记录:服用了Addyi的女性每个月平均有4.4次“令人满意的性体验”,服用前这个数字是2.7。与之相对的是服用了安慰剂的那组女性,每个月平均只有3.7次。无论这个数字是否可靠,Addyi都给那些渴望拥有正常性欲的女性群体带来了希望。它成功通过审核,至少证明了一点:目前此类药品的市场需求量大,且远远得不到满足。

伪女权?

Addyi广告片的推特转发的标签是“#womendeserve”,即“女人值得拥有”。它想表达的是,拥有更好的性爱,还是更强的性欲?根据此药的功效,它指的是后者,但谁能决定哪种程度的性欲是正常的,哪种又是“不足”“减退”或“低下”呢?FDA批准Addyi通过的新闻一出,马上受到了各界的公开反对信。一封荷兰和比利时性学研究人员的联名来信反对“缺少自发的性反应与性欲是不正常的”这种说法,认为Addyi所针对的症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疾病。

Addyi,至少在它的宣传过程中, 和男性伟哥一样,把性欲当做是一种能随意开关的东西。这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公众在短时间内对理解药效,但它已经把性欲(sexual desire)和性唤起(sexualarousal)混为一谈。

一直以来,测试性欲的模型是建立在男性视角上的。1959年到1975年被视为性学的成熟期,世界著名的性学家马特斯特和约翰逊夫妇设立了生殖生物学研究室,公开招募志愿者,对312位男子和382位女子在各种性活动方式中的生理变化进行观测记录,最终于1966年集成《人类性行为》一书,引起巨大轰动。本书通过大量的实例,开创性地总结出人类性反应的四阶段划分法(或称“性反应四周期”)即,兴奋期(excitement), 持续期(plateau), 高潮期(orgasm)和消退期(resolution)。可是,后来大量研究表明,“四阶段划分法”在男性身上出现的概率较大,这也给公众造成了一种错觉:即男人比女人的性欲更旺盛。事实上,如果用不同的标准测量,会得出截然相反的结论。美国知名的性学专家萨拉·雷布鲁姆曾对此发表论文,“如果性欲的评判标准中生殖器的接触少一点,而带有性别因素的接触多一点,那么结果是,女性会比男性更容易有性欲”。传统的四阶段划分法还有一个缺点,即它将整个性行为的过程简化成线性的。其实,这几个阶段互相影响,可以同时发生,也可不必全部出现。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心理学系在2011年的一项研究中,对一组有固定伴侣的20至61岁的女性做了采访。部分受访者表示,有时候她们主动示意伴侣发生亲密行为,是感觉自己有义务让两人保持一定频率的性生活,以维持两人的情侣关系。就是说, 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性行为,只是偏向生理的性唤起,而不是女性受到图像、味道、情感等刺激而引起的本能自发的偏向心理产生的性欲。而当被问到“什么因素会引起/压制自己的性欲”时,受访者的回答五花八门,其中包括个人原因,如对自己的身材有自信与否,经期影响,服用避孕药物等;双方的感情状态,如两人冷战时女方基本不会有性欲,而两人情正浓时的亲密感会令女方很容易性奋;生活方式,如压力大小,是否有小孩等;文化风俗,如亚洲国家相对与西方国家更加保守,受传统教育的女性会潜意识压抑自己的性欲,或是有性欲而不自知。这项研究从多角度证明,性欲的形成受很多因素影响,而女性在这方面的表现是多维度的,是心理、生理、周边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

近现代所有的性别、性向、性文化和性功能研究都不能绕开性欲。大多数时候,性欲研究用的是生物医学的分析框架,而女权研究的介入,为其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社会、经济、政治、人文视角。目前从技术层面和女权文化层面来看,Addyi都没有达到其最初想达成的目标。它简单粗暴,趋利而来。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像一些学者评论的那样,不仅不能为女性带来选择的自由,反而会因这到处是漏洞且既不安全的解决方案成为“唯一”的选择,给真正需要它的群体造成更大的伤害,成为了“反女权”的象征。

有趣的是,与女性朋友们听到Addyi快要面市的消息的淡定相比,笔者的男性朋友几乎都是喜大普奔欢欣鼓舞,希望它能帮忙提高女友或伴侣的性欲。他们可能有点将这个和春药混为一谈,但不可否认的是,美好的性爱是维持个人生活健康,增进情侣感情,保持其稳定的必备良方。药物辅助可能有用,但我们对性欲的了解,完全来自于我们如何定义它。只有当我们知道性欲的形成过程,了解我们自身,才能在出现问题的时候,找到最合适的解决方法。

文献参考:

1.Leiblum (2002) S. R.(2002). Reconsidering gender differences in sexual desire: An update. Sexual and Relationship Therapy, 17(1),57-68.

2. Goldhammer, DenisaL;McCabe, Marita P(2011) . A qualitative exploration of the meaning andexperience of sexual desire among partnered women.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Human Sexuality; 20, 1/2; ProQuest pg. 19

作者:罗元婕,微思客“祛魅”版块编辑
校对:之涵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