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酷评| 张军:教师节也谈教书育人

★本文经张军老师授权推送。如有需要,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自微思客(wethinker2014),作者张军。

教师节也谈教书育人

张军

教师节看到不少对“教书育人”和品德人格教育的呼吁。也看到一些朋友推崇朱嘉明教授的《2015年教师节有感》。他强调“真正的大学是庄严的,真正的课堂是神圣的,真正的老师是充满良知的”。这些我当然同意也期盼。但这种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光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理想是美好的,但比中国梦更加遥远。

类似的,几年前斯坦福商学院著名教授詹姆斯·马奇 (James G. March) 在为他举办的退休纪念会上说:“大学只是偶然成为一个市场,本质上更应该是圣殿—奉献给知识和人类求知精神的圣殿。在这里,求知和学问之所以受到尊崇,主要不是因为它们有助于提升个人和社会福利,而是因为它们所象征、支撑并传承的有关人类的异象。克尔凯郭尔曾经说过,任何经由结果来论证的宗教都谈不上真正的宗教。关于大学教育和学术我们也可以如是说。只有当它们被作为绝对的信仰之物而非实用之物被拥抱时,它们才配得上各自的名称。高等教育是异象,不是算计;是委身, 不是选择;学生不是顾客,是侍祭;教学不是工作,是圣事;研究不是投资,是见证。” 但马奇教授只不过表达了他的美好期望以及对现实的批判。他大概也知道这种大学已经基本上不存在了,恐怕也不会再出现了。为什么?

哈佛大学教育系教授朱丽叶·鲁本 (Julie Reuben) 对多所美国一流大学的深入研究就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她的书名叫做《现代大学的诞生:智识转型和道德教育的边缘化》。本来,以哈佛大学为首的美国早期的大学都是教会和基督徒创办的,是以培养敬虔的基督徒和教会接班人为主要目的的。他们尊崇的是古典的人文和科学教育的理念:宗教的、传统文化道德的、常识的、科学的、技术的知识都是被平等对待和讲授的。但是,在19世纪末掀起了教育的“现代化”、“科学化”和世俗化,知识观和真理观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出现了“事实”和“价值”两分的观念。高等教育被按照“科学”的(实际上是无神论的)原则重新洗牌,许多的教育项目和内容—包括宗教的和传统文化道德的—都被以非科学或非客观的名义驱逐出大学教育之外。这样,老师只能谈论技术性、描述性和纯思辨性的东西,宗教、信仰、伦理、道德、品格、价值观等内容都变得不合时宜或者政治不正确,甚至是犯罪。而且,这个很快成为世界性的运动,并且从大学扩展到小学,渗透到整个现代教育体系的所有层面。

爱因斯坦说:“任何把伦理学化约为科学的企图都会失败。” 可以说,科学化之后,全世界的校园的伦理教育已经基本上都失败了,除了少数个体化的努力之外。所以,如果还想让学校和老师不仅“教书”而且“育人”,任何满怀激情的感慨或口号都不会起作用。需要的,是对整个现代性的深刻批判。

(作者张军,系多伦多大学地理与规划系助理教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