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京津冀协同发展杂谈两则

★本文系微思客特约作者牛津大学金融地理学博士生王晓阳所作。如有需要,欢迎转载,但请注明来自微思客(wethinker2014),作者王晓阳。

对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的回应

王晓阳

  • 京津冀协同发展首先要处理好中央和地方关系

讨论京津冀之间的关系,需要把三地的历史关系的演化梳理清楚,如果不从本源和本体论上搞明白,那么认识论或多或少都会出现偏差。 京津冀三地发展形成断崖的根本原因,是建国以来中央在三地空间上“权力”和“资源”分配的不均衡造成的。根源在国家层面,而不是北京市。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关键不是处理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之间的关系,而是应该着力先解决资源错配问题。首先,北京的金融业、科技服务业、体育文化产业以及央企、高等教育科研等方面的优势,归根结底是其权力中心地位带来的,它几乎集中了大陆法系国家首都的一切优势。

回顾历史,在工业化时代,从北京自身的资源禀赋来看,硬件地理条件和区位非常一般,既不是天津这样港口城市,也不具备唐山等地的矿产资源优势。但是北京的生产总值却从建国前的十名开外迅速崛起到第二名的位置。事实上,这种发展不是内生性增长,比如通过行政手段,把众多银行的总部从上海迁往北京。也就是说,北京在计划经济时期的发展,是国家扶植起来的,本质上是中央权力集中的产物,这些优势的积累是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基础 。随之而来的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出现了显著的“马太效应”,北京的优势被市场放大,京津冀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 对于京冀关系可以打个比方,一个家长有两个孩子 ,一开始,一个给的明显偏多,一个给的偏少,结果一个营养充足,另外一个却营养不良。现在市场经济,讲自由竞争,让两个孩子去比赛跑,后一个经常饿肚子当然跑不过前一个。但现象背后的根源不在于第一个营养充足,而是一开始家长的“权力资源”分配失衡了 。现在北京的问题已经不是营养充足的问题,而是营养过剩的,规模不经济带来的各种城市病爆发,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个目标之一就是北京的减肥瘦身。

此外,京津冀协同发展绝不应该看作一个简单的区域发展战略。京津冀城市群是国家城市网络中的一部分,因此考虑京津冀的协同发展不能简单地仅关注三地,应该把这种三角关系放在所处的全球或者全国的城市网络中去分析,跳出这个区域。资源的流动是网络状的,京津冀关系只是其中的一个子网络。不同尺度的空间之间有反身性,目前国家制定的规划纲要展现出来:京津冀关系的整合恰恰是北京的梯度空间下在地和区域关系的梳理,强调的是最基本的两个空间单位,本地的都市圈和区域世界,即多重网络中的本地和区域关系。 但是过于强调京津冀,可能会造成国家城市网络的不平衡,如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后兼顾其它城市和区域的发展也是需要考虑。例如,正是北京从全球、全国层面获得了更多优质的资源,比如举办奥运会和APEC、亚投行落地等等,相对差一点的资源才有分配到天津和河北的机会。

但是一方面,北京在竞争中凭借中央的权力无形中损害了其它国家中心城市的发展利益,国家需要引起重视。另一方面,京津冀协同发展背景下,北京的产业转移和对接,资源流动到其它地区而不是河北是不是更符合市场规律也应该探讨。因此京津冀协同发展需要在全国一盘棋的背景下,通过国家层面在空间上更合理地分配资源,而不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 经济地理学理论比传统的区域经济学理论更适合指导京津冀发展战略

传统的区域经济学理论认为,透过区域内部中心城市的发展,必然带动周边卫星城市与中小城市的发展,先富带动后富,最终实现整个区域的增长。这是一般发展理论的核心观点。该理论称,区位将会影响并决定区域内部城市的经济发展进程。因此,在完全竞争市场条件下,区域内的各城市将会通过彼此之间的合作和互动关系,在资源使用最优化的效用下,取得经济发展的均衡点。因此,如何透过市场机制,促进区域内的合作,是整个区域经济成长的关键。

与此同时,增长极(成长极)理论则认为,空间不过是经济活动的载体。因此,只要在区域内部有少数城市先行发展,透过所谓财富渗透效应,或是经济乘数效应,将会带动区域经济的整体繁荣。这些理论,基本上都将空间视为是一种中立不受社会力干预的载体或经济活动的容器。

但这种理论倾向多被西方经济地理学家批判,已逐渐被人抛弃。根本原因就是增长极理论中的空间是均质的空间,继承了柏拉图、亚里士多德等人的时空哲学观,把空间当作历史进程中一成不变的容器。但现实中的空间是异质空间,增长极理论是否有效依赖于空间的稳定均质。面积22万平方公里,人口超过1亿的京津冀地区,巨大体量容纳了太多复杂性和不均衡性,三个地区经济、文化、制度、价值观差异及剧烈的阶层撕裂都迫使实际操作中需要一个富有弹性的高容错率的分析框架。这就是经济地理学的理论更实用于京津冀协同发这个案例的原因,例如90年之后的经济地理的分析转向从文化、制度、空间潜入和网络等视角切入,更适合引导目前的京津冀协同发展。

(作者王晓阳,系牛津大学金融地理学专业博士生,研究方向国际金融中心和全球城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