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文学

亚文学| 记《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

★本文为微思客特约作者的原创文章。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封面图片来自http://www.tstyledme.com/。点击“阅读原文”查看马雁诗歌《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

记《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

雨果戴

马雁这首诗,意象简单明快,记述了四个女人在七月的一次晚餐,然而在近乎白描性的语言背后,却总透露出一种暧昧的情欲关系。

首先是标题,《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七月透露了时间点和天气,然而为什么还要加上“炎热”这个形容词性的意象?可能在于要提示,这次晚餐并不是发生在非常优雅的冷气房中,以和晚餐之间形成某种张力。

第一节显示出,晚餐的人都是女人,“她们”,“两两相对”。继性别揭示之后,她们始终在注视对方,“互相瞪视对方女子的鼻梁,以及鼻梁两侧的眼睛”。马雁不直接写“看着对方的脸”,而是具体到“鼻梁”和“眼睛”上,这可看作是一种陌生化的效果,再从这种写法上回看晚餐主角们间的注视,可看出一种非比寻常的关系。

单独一句“没有人说喝酒”作为第二节,有一种前景化的效果,喝酒可能是晚餐的必要,但是没有人说要喝,没有人要点,再进一步,她们可能压根没怎么说话。

接下来的一节再一次证明了那种平静——“晚餐的过程是平和的”,平和得可能根本不需要多说话。四个女人,如果是闺蜜,理应无话不说,但只是专注在对方的鼻梁和眼睛、鱼汤和凉菜之上。晚餐是一锅鱼汤,可能是大锅的酸菜鱼、水煮鱼,辛辣刺激着味蕾,加上有可能是大排档的环境,就可以解释这次晚餐的“炎热”了。马雁再次将焦点对准身体——“指间”,媒介是金属筷子,“滑动”得非常干脆利索。继而描写炎热的一个结果——“益发地光滑了”的“汗液”,让人不禁联想起性暗示和暧昧的情欲。

第四节开始对焦主角“女人”们,用“抽烟”、“夜不归宿”和“背地里搞同性恋”来定义她们的“不合格”。似乎这些都不是“女人”该做的,所以才“不合格”。然而这种“不合格”又是谁可以定义的呢,男人?女人自身?马雁留下了一个悬念。

抛开这些“不合格”的因素,女人们此刻毕竟是“纯洁的”,我们开始看到她们的“手”——“女人的第二张脸”。“餐巾纸握在左手”,女人的惯有动作,时刻保持整洁干净;“右手礼节性地慵懒着,空中选准了角度悬着”,间乎夹菜和未夹之间恰如其分的慵懒和不尴尬。马雁给“手”赋予了一种心理,而不是直接写女人就餐的心理。再次对应了前面晚餐的“平和”,没有明显的说话,只有不经意对身体部位和感官的描写。

右手握着金属筷子,开始“探向一片萝卜”。重点在于“探”,试探、侦探等,马雁开始给出似乎是另一个谜的谜底,探的是萝卜,又或者是“未知的另一种优美”。到底是怎样的优美,为什么是未知的?接着“她们开始走神”,关注点从食物转移到其他上。

马雁不写两个女人,而写“四条腿”。“相撞”和“依靠”暗示她们的关系,也照应了上文所说的“背地里搞同性恋”。“剩下四条在犹豫”,含糊的关系既暧昧又充满悬念。此刻的四条腿和四条腿都不再是“纯洁的”。

“沉默”之前应在说话,只是被马雁有意忽略了,而被传来的音乐切断,不知道是这音乐来得唐突、夺声,抑或是四人间本来就没必要言语,总之沉默来得自然而然,“于是”。

“隔着桌子可以望到对面的/低胸装开口,和她的睫毛”,仿佛这双略带有偷窥意识的眼睛,不只是属于桌子这边的女人,也属于读者,欲出未出的女人胸部无疑是种有意无意的诱惑,而诱惑的对象是另一个女人。和低胸装一起出现的女人的睫毛,可以推理出当时桌对面的女人在低头呵身。

其中一个她吹口哨,因为另一个她注意。她注意到她在看她。马雁再次白描式的写法,令人不得不想象,她在说“看什么呢”时,是以何种语气,谴责?娇嗔?平淡?

说浪费的她不知是哪个她,而另一个她只是“撇撇嘴”带过,除稍稍表示可惜之外,仿佛无具体的意义,却略带可爱意味。嘴和美食之间的关系不可逃脱彼此。

写时间过去了,却不写时间是怎样过去的,是信手拈来的话题,是充满性趣的注视和偷窥,还是暧昧不清的暗里情挑,一切自然而然地过去了,“她们起身离开”。

“很多条腿在众目睽睽下/领走了她们”。仿佛腿才是这场戏剧的主角,带有一种主动式和积极性,而她们只能被动地被“领走了”,而某种程度上屈服于方才“相撞、依靠、犹豫”的脚,欲望的象征。腿终于从“背地里”的桌底下,走出到“众目睽睽下”,非常公然而大胆地领走了女人,堂而皇之。

马雁这首近乎白话白描式的诗,全篇读下来仿佛是戏剧当中的旁白和场景性描写。有一双眼睛始终贯穿其中,这双眼睛可能是马雁的诗意联想,进入作品后可能是四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她”,看见晚餐的鱼汤和凉菜,也看见鼻梁、眼睛、左手和右手、桌下相挑或犹豫的脚、女人的低胸装和眉毛等。而从这些被书写的意象,回到诗题“七月的一次炎热晚餐”上,似乎“炎热”并不仅仅在于“七月”,而更多在于某种不可寻迹的情欲关系上。而诗前大部分书写的不可名状又捉摸不清的情绪,最终也让步与“众目睽睽下领走了女人”的脚,不再具体是四个女人的八双脚,而是匆匆之间又无比主动的“很多条腿”。除此,读诗的同时除了这些略吊诡的思绪,我们还看到,马雁是如何书写暧昧、同性恋的女人和晚餐。除了一些寻常出现的,还有寻常现场所遮掩的一些暗地,而正是这些“看不见”或“被忽略的”具体,揭开了犹如丝绸面纱般的神秘情绪。

编辑/卡特陳 校对/宋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