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媒槽| 如何成为一台谣言粉碎机?

★本文作者为微思客作者青的蜂,微思客经授权推送。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有转载需要,请联系作者本人。

我也不知道如何成为谣言粉碎机

青的蜂

天津大爆炸里,“burn down原则”从风靡社交媒体,到被证伪,然后遭反驳、再证伪;有人传播降雨有毒,有人乱发图混淆视听,这些都轻易地被“宁可信其有”的受众抓住,广为传播,倒提供了一些网络谣言的传播学分析案例。

灾难前一向多谣言,日本海啸的时候,引发了大陆盐慌;流感频发的时候,板蓝根成了热销神药。这些谣言产生于信息的不对等,人们传播一个信息,是试图理解这个世界,而信息一旦合乎传播规范,立马就能以出其不意的速度蔓延开来。

假如你应对灾难谣言,觉得自己尚有余力,那也有可能太自信了,你要真觉得自己不好骗,如何来对付一些常识类谣言?比如“木瓜丰胸”、“指甲月牙是健康晴雨表”、“木耳猪血是清肺食物”。你总不可能一一查据,而一旦有所放松,谣言就有了可趁之机。

心理学家马克•佩佐(Mark Pezzo)曾进行了一项案例研究:学生们听说校园里有人得脑膜炎死了。故事迅速传播开来,焦虑的学生试图追究事实真相:“这是真的吗?”——脑膜炎多是细菌传染造成的,所以具有传染性,这因此成为一则成功的谣言,因为它让我们的情绪焦虑化。

这个例子可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为什么会有谣言?

更多的心理学实验证明,谣言更像是一种“精神口香糖”,当我们因为信息缺口而带来了不确定的焦虑感时,谣言就有填补信息缺口、缓解内心焦虑的作用。正如罗切斯特理工学院谣言专家尼古拉斯•迪方佐(Nicholas DiFonzo)所说,我们通过传播信息化解恐惧和未知。即便交流的信息是荒诞的,交流本身也能给人一种知晓事态的感觉,来平抚不安。

创造一种谣言时,人们更偏向于“消极”一面,这具有进化之上的意义。当我们面对未知的恐慌,总试图去降低概率,以营造确定的安全感,阿Q的精神胜利无助于改变概率。

我身边的很多朋友正面临毕业季,面对工作的焦虑时,总是喜欢夸大他人的成就,比如“某某人签到了年薪15万的工作”。这种言论很容易传播,是因为人们普遍有竞争的恐惧,也总是想比别人更好,一旦有了指向未来的扩散性焦虑,我们很容易夸大他人成就。

如果我们想获得平静,不应该刻意贬低别人成功的可能性吗?在这个例子中,我们可以使图贬低他人,但人们倾向于认为这是假信息;而夸大他人,人们倾向于不辨真伪,因为这样可以有效激励自己,提升自己的生存概率。

一则合格谣言的特点在于表达的时候简单明了、生动活泼,但已让你相信,其背后可能有复杂的知识原理;它可能会经常重复,形成你潜意识里的概念和偏见;它看起来有确切的日期和数字,甚至有一些晦涩的学术名词;同样,它可能是有证伪难度的,只是来自于“听说”。

对于谣言的形成来讲,内心焦虑是普遍的原因。但在形态上,它可以有不同的类型。

中山大学大数据传播实验室曾推出一期《微信“谣言”分析报告》,结果显示,排名靠前的谣言主题是:健康养生、疾病、金钱、人身安全、政治、政策相关、社会秩序、呼吁求救,其中以“养生食品安全”等死亡焦虑为主题的谣言占55%。

这类与健康饮食、养生相挂钩的谣言,一般是知识类谣言。“小龙虾有毒”、“喝可乐杀精”、“晚睡就会早死”和“烧滚水有毒”等,一般都会伴随以化学或物理名词,看起来很唬人,但是结论又很简单,他们经久不息、难以证伪,人们出于身体健康的考虑,会选择相信它们。

一类就是我们所描述的这种重大安全事件中的谣言滋生,在这种闭环之下,与“死亡焦虑”不一样,人们考虑的是“当下的安全感”。安全事件具有相当大的随机性,人们为躲在这种随机性之外,肯相信任何荒诞的谣言——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袭击了新奥尔良,城市被洪水淹没,到处滋生着可怕的谣言:洪水中有鲨鱼出没!恐怖分子在防洪堤布下了炸弹!体育馆里躺满了被杀的婴孩和成堆的尸体!

大众对于某些领域的不了解也容易产生谣言。曾经有一年,我所在市区的鞭炮供应商在农历鬼节之后营造了一个“鞭炮驱鬼”的故事,结果很快鞭炮就脱销了。

有一些谣言,产生于我们对日常生活风险的恐惧。朋友圈经常流传的“最近有孩子的警惕了”、“去酒吧喝醉,第二天肾被割走”、“毒贩请你吃糖”之类的言论,经常是出于风险的随机分布,尤其是某地真的有儿童被拐走之后,谣言马上就跟过来啊。

有很多恐惧也会来自于自我的体验,比如政治恐惧、某些相关政策的影响、就业选择时的状态,都很容易在具有同样利益诉求的小团体内形成谣言。

那么,谣言又是如何传播的呢,朋友圈为何成为谣言重灾区?

谣言早就从过去的口口相传时代,过渡到了今日的社会化媒体时代。不过,互联网在提供信息传播效率的同时,也同样提供了更多信息甄别的工具,与微博相对比的一个社交工具,是微博。当我们看待谣言传播的时候,最好在这两个工具的对比视野里来看。

我们以马航飞机失联事件为例,微博和微信都产生了比较多的谣言,但微博的信息纠错、净化的能力得到了体现;反观微信,由于用户多是朋友关系,因而人们更容易相信信息是真实的,“坠毁”、“安全着陆”一类的信息,多是经由微信朋友圈传递出去的。

微博对于信息的纠错能力主要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微博的开放性能让信息得到快速更新,去伪存真,及时纠错。一些用户的传谣往往得到另一些用户的纠正、举报,而信息的碰撞、交流则将有效信息过滤出来。二是新浪微博有比较健全的辟谣机制,它所成立的社区公约、管理委员会等具有辟谣功能,同时微博的实名制、通过特殊标注提醒用户的做法,也能有效地遏制谣言传播。

针对同样的公共事件,微信的封闭性使得信息更新容易滞后,我们获取的信息容易受圈子的限制,纠错能力会相对较低。另外,由于微信的信息传播链是隔断的,比较容易产生谣言。比如,对于“飞机安全着落”的传言,微博的转发按钮可以使得信息源在传递时得以保留,只要不删除信息源就无法斩断传播链;而微信转发传播以后,信息源在传递时是不保留的,每一个信息副本都是信息源。

在真实信息有限的情况下,人们需要将更加多元化、碎片化的信息作比较,微博就是这样一个平台,在多元交流中人们互相存疑、纠正,容易让谣言不攻自破,或者通过辟谣机制进行防范。微信则滞留在熟人圈子和私密空间,一旦有谣言发生在马航飞机失联这种事件中,微信难以及时辟谣。

至于如何辨别谣言呢,这真是一个问题。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建议多读点书,掌握一些基本的甄别手段,时不时逛一下果壳的谣言粉碎机吧。

除了技术性手段,我也不能保证如何终日怀疑每一句话。

参考资料:谣言传播的8½定律(上/下)(果壳网)

微信勃兴,微博依然不可被替代 《新闻记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