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有一种反对邻避的洗地叫专业

*本文原载于NGOCN(微信号: ngocn02),作者姚遥。微思客经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源:ngocn.net。

编者按
出事之后,避环评而谈安监,蹊跷在于,不管安全生产工作做得再好,理论上都有出事的可能,而环评的目的之一,就是要给出最坏情境下的环境影响是什么,在这个情况下,应有什么样的应急措施,居民承受的环境风险应该如何规避和予以补偿。这一步没做到,出事之后以专业姿态转而批评首要问题在于安全生产没做好,是故意打偏靶子。
如果以环境经济学的角度来看邻避运动,其实质是一种聚众议价的形式(<—这是一个链接),居民为了增加议价的力量而聚集起来。政府要做的是将其引导为更为理性的形式,以避免邻避机制的缺陷——巨大的社会成本、“要么建要么不建”的无折中方案,或者只是将风险转移至他处。但是理性议价的条件,在于环境信息透明和允许充分的公众参与,否则无从知道环境损失和风险该转换为何种环境监管和风险防范的完善,以及对当地环境损失和居民承担的环境风险的补贴应该是多少。在天津的案例里,居民能接触到的项目环境信息非常少,环评本身沦为流程,更说不上公众参与。无法估计损失和风险,也就无从进行政府希望的所谓“理性”议价。就如本文作者姚遥的另一篇文章《与火药桶为邻的民众》(请点击文末原文链接阅读)所说,“对那些类似天津爆炸区的居民而言,如果还要为生活保留最后一线希望,除了逃离,只有回到街头”。这样一来,环境议价只能回到邻避运动的形式,从理应是经济活动/项目的一环,变为公民和政府的直接对抗,这是居民强行进行公众参与以自救的方式。

有一种反对邻避的洗地叫专业

姚遥

天津爆炸事故的影响,还会持续。不仅有爆炸当时丧生的诸多生命,还有正在发生的污染和安全隐患,以及后续的种种污染物威胁。当环评被作为切入讨论这件事情的标靶的时候,另一种专业的声音又出现了,专业的谴责批判的靶子出现了核心错误。

除了一位匿名的环评网网友以外,另一位前国际环保组织成员也表达了类似的愤怒:“(讨论环评)最大的问题是各部门的职责没搞清,安监环保港务局港口。环保部门有责任,但第一责任是安监。”

这样的评论非常的专业,作为一起爆炸事故,怎么看起来都是安全生产的问题。这个评论怎么都不靠谱的地方在于,安全生产是企业和政府的事情,环境影响是所有人的事情。尤其是爆炸都已经发生过了以后,专业地纠结安评试图追责不过是一种偷懒带来的幼稚,环境影响已经正在产生。就在事发当天,笔者在环评报告上已经发现关于氰化氢污染的威胁并发出提醒了,而直到8月15日,才看到关于爆炸区域疏散的消息。

在一个混沌体系之中,任何一个环节上的政府部门和企业认真的行使了自己的责任,天津爆炸事故要么不会发生,要么发生也不会这么惨烈。在事后,殊途同归,从任何一个出现了问题的地方切入,都能发现无穷无尽的社会问题解决方案,并最终指向一个大体一致的美好未来。

虽然看起来是条条大路通罗马,在实操面前决定哪个问题更为优先,从自己的屁股为圆点看出去,看得见的只有一条路。一个普通人,这辈子也不进入危险行业工作,为什么他还要去关注安全生产,这是装作手中有选票,还是装作正在积极地监督政府。他最需要关注的部分,不过是在冷酷的现实中生存下去,如何让自己远离危险,哪儿爱炸去哪儿炸,但请不要在我的身边炸。

法律上也是这样设计的。对公众而言,所谓的安监、港口都是间接监督为主的部分,即便是民主国家也是通过代议制来解决这个专业的问题。唯独只有环境方面是和普通人相关联的,也是制度设计上普通人可以参与的部分。

普通人没有直接的权力决定身边的企业究竟能安全到什么程度,但是可以有权利选择身边是否有安全的可以信赖的企业。天津港口居民区与爆炸发生地最近的距离不过六百米,如果当地居民能有机会提前了解到具体信息而希望发起反抗的话,环评是他们唯一能获取信息的窗口,也是借此捍卫一公里最低安全距离的入口

面对天津爆炸已经发生的后果,追问安监的意义何在?难道一家企业可以做到安全生产了,所以就有资格留在这里吗?居民就可以安心的呼吸危险物吗?抓起来几个违反条例的临时工,死去的冤魂就得到正义了吗?

这种类似的论调,比比皆是,科普爱好者极力论证过,水电企业无害于环境还有利于原住民,PX工厂低毒无害,高压输电线路不会影响人体健康,垃圾焚烧就要建设在居民区的中央,如此种种。

这类说法的言下之意,无外乎是,科学上和程序上证明了无害的事务,普通人应该无条件的接受,而不要在哔哔。

对于生活在这些建设项目周边的居民,在关注了柴米油盐之外,还能有多少精力去进入专业和生活之外的领域,要懂安全生产、要懂救火技术、要懂化学式和化学反应、还要懂安全自救,这个专业的条目可以无限制的罗列下去。

这反而是责任倒置的,理想状态之下,是建设单位来用科学、理性和责任来说服居民,而不是反过来让居民去变成专家。如同垃圾焚烧的抗争中,即便疾病突然高发的村民增多,但还是要逼迫业主变成了二噁英问题专家。不过,最终真正决定项目建设的,并不是居民掌握了多少科学知识,而是社区投入了多少实际的抗争。

如果非要给抗争加上一个理性,环评报告就是居民了解安全风险最为便捷的一个渠道,唯一能最低保证知情权和参与权的出口。至于安全生产究竟要怎么做,对居民而言,只能说一句,关我卵事。

天津事件已经发生后,已经可以看到有地区的居民受到这个事件的刺激,发起了反对建设工厂的努力。而在未来,这样类似的事件将会越来越多。但万万请不要摆出一副丑恶的专业的姿态,抛出安监来转移视线,反对借用环评邻避的努力。

作者:姚遥,公益人士,专栏作家,曾就职于壹基金、自然之友等机构
编辑:朱小朱,微思客Marshland版块编辑
校对: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