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

言之有物| 战争胜利了70年,但你知道法西斯的含义么?

*本文由微思客WeThinker首发,如有转载需要,请与微思客联系。

封面图片来源:http://difang.kaiwind.com/sichuan/whsysy/201411/26/t20141126_2124890.shtml

战争胜利了70年,但你知道法西斯的含义么?

2015年,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无疑成为了一个高频词汇。与这场战争相关的影视作品登上银屏,年迈的战争的亲历者再次受到关注和优待。政府积极有序地展开宣传工作:阅兵、公共假期、纪念币发行……无论民间官方,都力图向世界与国民提示着正义与不义的分界、历史的确实与严肃、胜利者的伤痛与坚韧。
而这一系列活动都离不开的关键词“法西斯”,究竟是何含义?
法西斯往往被具象地描述为二战中的轴心国。提到法西斯,人们首先会联想到二战中的德意日,它们奴役国民、挑起战争、侵略别国、建造惨绝人寰的集中营,因此法西斯的核心特征被表述为“对内专制,对外侵略”。法西斯以一种完全的负面形象出现在战后的人们的印象中。

但是法西斯也让人联想到那根频频出现在历史与政治书籍插图中的古罗马束棒——法西斯一词拉丁词源的本意,罗马官员权力的象征物。这一点似乎也提醒着我们,法西斯的含义要比粗暴直白的“对内专制、对外侵略”要复杂。毕竟,如此露骨的八字宣言不可能为法西斯吸引到早期的追随者。

背景: 作为第三条道路的法西斯主义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法西斯主义形成于一战后不安的世界。众所周知,一战的结束并没有带来稳定的和平,而仅仅是短暂的休战。经济与社会危机还在持续,战争的阴云也不能散去,两大流行的意识形态——自由主义与共产主义都不能为危机提供解决方案。议会民主软弱无力,无产阶级革命也无法联合起全世界的无产者,彻底颠覆所谓压迫性的生产关系。而法西斯主义,就以自由主义、共产主义之外的第三条道路的姿态出现了。
在法西斯主义看来,一战宣告了自由民主制度已经过时,一党制、拥有权威领袖的集权体制才是国家生存的必选项。卡尔•施密特这样描述纳粹党人意图建立的强国家:“一个能够超越一切多样性的政治联合体”,而这样一个整体的目的在于避免“危险的多元主义使德意志民族四分五裂”。比较有趣的是,虽然法西斯主义明确拒绝多党制,却没有完全拒绝民主这个概念。墨索里尼在某次采访中提到法西斯主义只是一种手段,是通往民主道路上的独裁。
法西斯主义对于阶级斗争有一套不同于共产主义的理解和解决方案。为了保证国家的统一和团结,法西斯主义倡导在国家内部解决劳资矛盾,而不是“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国家要在经济和经济关系中发挥更重要的作用,通过国有资本和经济规划更积极地干预经济。私有制虽然被允许存在,但是他们的目标不能和国家的目标产生冲突。国家也主导劳资双方的谈判,协调他们的利益以促进国家的稳定。
要素: 民族主义、极权主义与法西斯主义
民族主义是法西斯最主要的思想基础,法西斯主义是极端化了的民族主义的一种。法西斯主义将民族国家视为一个有机体,人民通过共同的祖先凝聚在一起, 国家就是团结人民的天然力量。通过民族的团结、凝聚和优化,国家才能面对经济危机、社会动荡、国际冲突。在这种强调民族纯粹性、将民族所具有的意涵神圣化的背景下,法西斯主义者同时接受种族主义也就不足为奇了。
极权主义是法西斯主义的另一个思想基础。国家高于个人,集体优先于个体,个人对国家和集体需要绝对地服从,国家又往往被一个魅力型领袖所代言。国家将社会生活与个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囊括在内,一切私人活动都有着政治的烙印。而要维系这样一个无所不包、无所不能的国家,对教育和媒体的掌控又是必不可少的。法西斯主义通过宣传和信息管制使国家以一种伟大辉煌的姿态呈现在人民面前,不断强化人们的对国家的认同和服从,不断神化魅力领袖。而在一段时间内,这种赤裸裸的专制确实是“成功”的,这种专制所期待的“繁荣”、“团结”的画面确实存在过。
反思: 什么才是我们不能忘记的历史?
在盛大的纪念活动中,“历史”被一再强调。而这不能忘却的历史,不容篡改的历史,后人需要以为镜鉴的历史,只是指向残酷的战争么?

在战争过程、伤亡数字、历史事件的背后,思想史的潜流也不应当被忽视。我们习惯了将法西斯具象化为二战中的轴心国,但是,我们更不应当忘记的是战争背后的思想源流。极权主义、极端民族主义、对国家和领袖的极端崇拜、思想控制……这些并没有随着战争的胜利而彻底与人类告别。法西斯一词在现在听来像是一个固定的且负面的符号,但在它所流行的时代和国家中,被恢复经济、复兴国家、民族荣誉、抵御外侮等等光鲜概念所包装,不是不诱人的。我们真的比70年前更加清醒了么?我们真的能在类似危险的思潮再次来临时,识破其本质么?

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纪念的并非是战胜国的船坚炮利和雄厚实力,而是纪念人们最终夺回了自己配享的权利。即使在残酷的暴力和惨烈的牺牲面前,因为自由、尊严、平等的缘故,人们并没有选择屈服。在这场战争的纪念中,我们需要放下的是仇恨,需要牢记的是今日享有权利的珍贵,需要警惕的是我们摇摆易受蛊惑,需要赞颂的则是正义。
文章参考:维基百科fascism词条,https://en.wikipedia.org/wiki/Fascism
(作者孙金昱,微思客言之有物版块编辑;校对宋韬)_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