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盘古客| STORPER:为什么科技创新只发生在少数城市而不是遍地开花?

*本文由特约作者王晓阳授权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封面照片: Lucian Freud的作品,from The Economist网站。

盘古客| 编者按
各位或许会好奇盘古客主要选择的文章以艺术文化有关,但是为什么会选择这篇文章呢?好奇的观众可以阅读到倒数第3的C,这样就可以理解推送理由。其实,在21世纪,甚至20世纪,艺术与文化领域受到科技影响甚剧,有些领域已经开始运用科技来创造新艺术、有些机构运用科技整合艺术与文化,更有利于使用者的使用,若有阅读过盘古客最近两期介绍荷兰国立博物馆(G43)与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G45)如何透过新科技创新博物馆展示以及博物馆资源(典藏品)图像的开放,就可以明白科技对于艺术文化领域的重要性,因此,这方面领域的人不得不了解科技创新对于该领域的影响,这也是此版块推送此文最重要的原因。

为什么科技创新只发生在少数城市而不是遍地开花?

王晓阳

盘古客| Storper:为什么科技创新只发生在少数城市而不是遍地开花?

本文来自Storper的著作 Keys to the city,节选翻译而成。

科学与技术是没有国界的,但掌握这些科技的专家和科学家却不是均衡地分布在地球上,他们往往集中在几个科技创新比较活跃的城市,这些城市就容易成长为科技创新的中心。
在著名经济地理学家 Storper 的新书《Keys to the City》中,他把市场经济条件下科技创新的空间模式总结为7 个“C’s”推动力:codes and communication (解码和传播); channels(渠道); clustering(集聚); communities(团体); context(科技创新的背景); coordination(协调)和 competition(竞争)。 这七个关键词概况了科技创新在市场经济中是如何推进的。


解码与传播

Codes and communication是指很多知识、信息都是不对称的,又被称为 tacit knowledge (心照不宣的知识)。科学技术的创新依赖于各种知识和信息的收集,有些是容被解读的,但有些是不对称的信息。创新所依赖的不对称信息,需要面对面交流,对此类最珍贵的信息解码、分析。不对称的信息的获取需要在发明者和用户之间,以及用户之间更加昂贵的时间投资,认知能力,建立密切的信任关系,循环的努力,只有这样才能可靠地获得此类知识和信息,为科技创新打好基础。
依赖于不对称信息的科技创新集聚比依赖于整个经济体的集聚创新活动要更活跃一些,因为学习机制是科技创新集聚和集群形成的微观基础。Storper 认为,想要长距离的传递一些不对称信息或者不易解读的信息是非常困难的,成本也是昂贵的,因为很多科技创新企业不得不集聚在同一个地区,这有助于企业之间和企业内部面对面的交流和知识传播,进而促进科技创新的产生。因此,在科技全球化的今天,科技创新的中心依然会存在,这个中心就是地理空间上使用不对称信息(心照不宣的知识)的城市-区域范围,这正是形成全球科技创新中心的空间基础。

渠道

Channels:科技是可以长距离传播的,因为有渠道。假如科技不能长距离传播,我们就需要寻找或者建立科技创新传播的渠道。渠道的建立是形成全球科技创新网络的需要,全球科技创新中⼼就是创新网络中的节点城市。科技通过多种渠道扩散、转化与实业紧密相联。有些科技是不能长距离传播的,就像很远的距离运输货物的话必然需要高速公路。传递知识和科技的渠道是什么?互联网是一种传递信息的方式,但这远远是不够的。比如,在高速公路或者高铁上运输货物或者人,除了质量过硬的公路和铁路之外,还需要现代化的汽车或者火车,它们结合在一起才能实现效率的最大化。

如果把互联网比作成一种信息传播的全球管道的话,科技传播或者知识溢出还需要一种本地渠道。

互联网引擎搜索是互联网时代信息传递的一个主要手段,但它们的选择往往是带有偏见的,比如网页排名的算法。与其它的信息传递方式相比,互联网搜索信息往往会主观的增删信息。因而,通过互联网获得的信息往往不是最珍贵的也不是最透明、最精确的,这会给科技创新带来很多误区。

解决上面这个问题就需要科学家和相关领域企业之间的对接。这些科学家往往掌握着丰富的全球来源的信息和知识,并拥有一个全球范围内的专家网络。但这样的对接往往是很区域化的,大部分学术研究的溢出都发生在本地。因此,对某个城市而言,科技创新能脱颖而出的关键就是在本地的科研机构、高校与市场之间建立稳定的联系渠道和中介,有效地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到实业。
科技创新的集群

Clustering:科技创新和应用在空间上是集群的。按照传统的城市经济学的观点,假如集群是一个城市化进程的产物,那么相同规模的城市在科技创新能力上将会是大同小异的。但是现实恰恰相反,有些城市的创新能力非常的突出。并且创新城市所擅长的领域也大相径庭,有些在科技创新上,有些是在其它创新方方面面。

很多学者认为超大城市因为其产业的多样性,较强的科研实力,人才储备等等往往可以在多个创新领域都有所建树。科技创新的思想与知识集群、公司集群、产业集群往往在大都市表现的更加明显,大城市就像是超级添加剂一样促进科技创新的集聚和集群。科技的创新和集群是互为因果的,至少在特定的情况下,它们是互相强化、互相积累和互相促进增长的。

各种团体之间的桥梁

Communities:这里的团体不是一般的社会团体,可以理解为机构。在企业、高校等团体之外应该形成不同领域的科技人才组成的经纪人,促进各种科技和知识的交换,起到中介作用。

参与创新的团体的构成可以是没有个人关系,但可以是通过血缘、种族或者其它圈子建立起来的。但是,即使是全球最知名的科学家也更倾向于与本地的企业家合作。城市内部的社会资本可以在获取本地和长距离知识方方面面,增强科研界-生产者之间的研发关系,更好地促进科研成果的转化。技术和生产能力的换位同样涉及到现有网络之间的桥接。比如,习惯于在信息技术领域的投资风险资本家转战生物技术和医药领域,充当天使投资者的时候,他们也需要一个中介去搭桥。

这个特殊的中介就是经纪人,他们在不同的高校、企业等团体之间搭桥。当一个科技创新实现的时候,一系列的实践会在更广的市场参与者之间展开,会有效地促进另一个科技创新网络的形成。科学家和企业家都会扎根于科技创新网络中的节点城市,这样才会更好地促进科研转化到实践中。

科技创新的土壤

Context:科技创新需要特殊的背景,需要一定的文化土壤,需要与所在城市产生良性互动,需要当地的城市精英的参与。背景是集成的、无法细化分解的、行为化的经验因素大部分已经被隐藏在文化的多样性的背后。

互联网的存在使很多信息的获得并不需要特定的背景,但并不是所有与创新有关的行为都是可以去背景化的。科技创新往往是嵌入在特殊的城市背景中的,面对面的互动可以增加信任和学习的能力,有益于本地的科技创新,因此城市具备创新的土壤至关重要。
城市内部的协调与互动

Coordination:科技创新需要企业、大学、研究所和政府之间的协调。一般的讨论关注点在于,如何变得更加开放、互动性更强、联系更加紧密等等。快速消费品的全球互动和协调是成功的,但是科技创新类的互动一般是有空间限制的,它们的活动大多局限在一个城市-区域内部。

当一个城市的科技创新网络具备较高的固定的系统成本或者每个参与者都可以精确找到自己所处的角色的话,这个城市的协调就处于高水平,科技创新就容易产生。另外,长距离的协调是存在障碍的,即使是一个部门内部上游下游的协调或者是同一个公司在不同城市之间的分公司。
良性的竞争

Competition:科技创新要在城市内部形成良好的公平透明的市场竞争环境,这有助于促进创新的经济产出。目前,创新的全球化似乎涉及更多的企业间、政府间、区域间的竞争,看谁可以成为这个创新游戏中的赢家。这样冗余的恶性的竞争就像是在创新中开展盖烟囱比赛,看谁的更高。
在城市内部形成良性的竞争很重要。竞争在良好的市场机制下可以带来更好、更快、更多的创新,否则在一个城市内部可能会阻碍创新成果的转化。有些科技创新活动甚至是很不起眼的,但对城市运行,公共和市民的生活却非常重要,比如读卡的信息化、智能化等等。
来源:前滩综研科技创新课题

参考文献:Storper M. (2013) Keys to the City: How Economics, Institutions, SocialInteraction, and Politics Shape Development.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作者:王晓阳;编辑:法兰蔻;校对:之涵)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