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聊天室| 来自远方的祝福

*本文由读者老羊授权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封面照片: @在远方写作提供

来自远方的祝福

老羊

乐乐:

你好!
尽管是清晨,伴随着我写这封信的,依然是那首《夜的钢琴曲第五乐章》,仿佛它透着的寂静与忧伤能为我疏导出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

仍然记得初次梦见你,梦中你离开时我的心痛以及我醒来后的惶惑不安。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对我来讲只存在于网络里的你。

我们并没有经常很深入地聊天,只是围绕着书和学习相互推荐过资料,更多的是在彼此的朋友圈里遇到共同喜欢的文章时,相互点赞,转发。

可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喜欢上了你,至今无法自拔。

你推荐的歌,我会很认真地听,也会想象你听时的样子,遇到喜欢的歌词还会连同你的名字一并记在日记里。

你转发的文章(很多时候也是我喜欢的),我就会格外用心去读;当发现你关注了高质量的公众号时,我也会紧随其后。

你喜欢的电影,恰好也是我喜欢的时候,我便一定会去电影院看。

当知道你也喜欢打乒乓时,我也开始为增进球技做了很多工作。

而每次你发英文心情的时候,我就懵了,蹩脚的英文水平只能让我认得几个单词,为了弄明白你在说什么,我便自己给自己开了个对话窗,把英文复制进去然后点击翻译……(哈哈)

你每次的摄影作品里,都有我非常喜欢的。比如前年那几张在Mission bay的日落照和前俩月在奥克兰郊野拍的银杏树那几张。我贪恋着那金黄色银杏叶下的静谧;想象着你踩在落叶上的声音及游走在林间的那份自在和闲适……

最让我觉得踏实的是我们有那么多共同喜欢的作家和书。

龙应台的书是我们相识的起点。她有一本书,我两年来花了很多心思,还被代购骗过一次,我知道你那有一本。

上个月你放假回国,我在那几天恰好买到了盼望已久的,另一本在国内很难买到的书。我很兴奋地告诉了你,也简单介绍了一下,你说你知道,然后我就没说什么了。你或许只知道我是对得到这本书感到兴奋,你不知道,我还有没说完的话,我想说:“要不咱们换换看吧,我的快递给你,你的快递给我,看完再换回来。”

我为这个想法着实激动了一会儿,只是很快,我就冷静了下来。作为一个书友,这样的要求是很让你为难的:一方面你或许近期没有读这本书的打算;另一方面,假期很短,聚会又多,也不一定在回校前就能读完;再说,这样寄来寄去挺麻烦的……

从开始到现在,我一直都处于这种情感与理智的纠结状态,每次都是理智占了上风——这是我唯一觉得比你大九岁还有点好处的时候。

从想明白我们之间不可能的那一刻起,我就给自己订下了底线:不去打扰你。

事实上,我也做到了,你到如今还是一如既往地视我为好书友,哈哈。

你从不知道我坚持跑步是因为你,也从不知道我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是因为你。还有我实在忍不住发在朋友圈的那首小诗,我看到了你的评论和点赞。你或许都没注意到:我没有回复你,连最起码的笑脸都没回。因为你相信那是写给别人的。

半个多月前,你回到了学校,写下了在飞机上,跨越赤道时落下的泪珠……

我在你的文章前呆了很久,想说的很多,最后写下了符合书友身份又不失关心的话,几分钟后,你回复到:“我明白的,谢谢你。”

那一刻我只想说:“你明白个毛线!”

……

当他们让我大胆说出口时,我最先想到的,是会不会影响到你的学业,你告诉过我那所大学比国内高三还要紧张,我明白高三的压力,也知道它意味着什么,我害怕这份没有果实的情感会成为一种负担……

现在我想说的是,你不要害怕,也不要为难着以后在朋友圈的相处,该怎样还怎样,要不然任何一点不自然都会让我觉得尴尬。这也是邮箱里那两封信一直处于延迟发送状态的最主要的原因。

至于我,已经能熟练地调节自己的情绪,或许很快就会走出你的身影,会再次爱上别人,你知道,我还会像爱你一般地爱别人。

望你一切都好!

老羊

2015年8月9日

(作者: 老羊;编辑:法兰蔻;校对:之涵 )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