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字花

言之有物| 为了近乎完美的世界

*本文原载于女权之声,为我如何成为女权主义者系列征文作品之一。经原作者授权,由微思客转发。如有转载需求,请联系原作者。

特别说明
封号期间,微思客通过微博平台进行推送。昨天,这篇转载文章被原作者指出未获授权。在收到原作者消息后,微思客微博平台暂时撤下这篇文章,并与版块编辑、原作者进行沟通。
小编与原作者联系后确认这篇文章确实获得授权,但是由于小编在沟通中的疏漏,未向原作者说明具体的转载平台和转载时间,在微博编辑过程中没有添加和原作者申请授权时使用的微博名称,以至于引起了误会。这里,小编再次通过微信平台向原作者表示歉意。
我们和作者一样,希望不要错过一个传播女权理念的好机会。因此,这篇文章在微信平台再次推送,感谢作者的授权与谅解。
重视作者权利和版权维护是微思客的传统。小编在未来工作中会更加注意细节,严格遵守版权规范。

为了近乎完美的世界

陈彦霖
“女性真的很美,女性拥有慈悲的母爱,有矢志不渝的柔韧和无与伦比的勇气,女性的力与美是自然界最美的作品。女性自身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去排斥任何一类群体的存在,去鼓励彼此,去赞美彼此。在这个异常动荡又异常珍贵的时代,女性要做的是作为一个难以分割的整体,和男人们一起合作,去承担时代赋予人类的重任,去创造一个近乎完美的世界。”
——智利女作家伊莎贝尔·阿连德
先说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很普通,发生在我的高中时期,我和父亲说我以后想要当战地记者,还想采访同性恋者、做关于泰国人妖生平的纪录片,我爸在驾驶座上摇摇头,说:“我就你一个女儿,你还是去当老师,或者找个稳定工作,女孩子这样比较好。”
“为什么女孩子就一定得这样?”我反问,我爸一时也语塞,只好闷头抽烟。当时我就觉得,我不要被这些东西束缚,我要冲破这种束缚。随着年龄增长,我又接收了身边很多歧视事业女性的言论,于是变得更加激进,我告诉身边的女生:女人最重要的是事业,家庭小孩全部都没屁用,那只是男人们为了奴役女人制造的枷锁罢了。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几天前,我在雨夜和一个可爱的女生打伞同行,她很不解地问我:“你们为什么老是吵着做女权?我觉得生孩子,回归家庭是女人的天职,女人就是属于家庭的呀。”这时我转头看着她,雨夜里她的脸上撒着路灯温柔的光,一瞬间,我觉得她浑身充满了母性的光辉与美好。
那一刻我就在想,我以前一直认为女生追求家庭是一种被迫的选择,觉得每个家庭主妇都深受压迫等待着我们的解放,等着我鼓吹我自强不息的理论好让每个女生都觉醒,可是那夜我看见这个女孩,我忆起她对营造一个美好而稳定的家庭向往的眼神和她坚定的口吻,我开始相信,真的有女生愿意追求家庭,只不过我不是这样的女生而已。
那晚我一夜未眠,我觉得我误会了这一类一直以来在我眼里是“寄生虫”的女生,我开始怀疑我是否有些太过“霸道”了。女性群体内本来分为很多不同而复杂的类别,从前我总是试图给身边的贤妻良母灌输所谓的“事业论”并妄图同化他们,然而现在我更想做的是尊重她们,和她们一起进步——这就是我对女权的定义:女性自由选择如何发展自身的权利。
女性对于人生的掌控,任何一个选项都是可以的,最最关键的是选择权在你手里,不在世俗的刻板印象那里。换句话说,我希望你在做任何选择之前,能先看到你人生其他的选项,在这个基础上你再选择,事业、家庭或者事业家庭,任何一个都可以,而不是一开始就只以为女生能做的事就一个方向——稳定的工作然后家务与孩子甚至是没有工作然后家务孩子(我没有说这个不好,它也是选项之一,但很多女生以为它是唯一选项)。当然,反过来,多少女生野心蓬勃,认为追求自我的事业就是人生唯一的选择,这些选择都应得到认可和理解。女权从不要求人人都成为女强人,也不强迫人人都成为家庭妇女,女权运动尊重女性的每个选择。
乍一看好像问题全都解决了,我们尊重每个女性的选择就好,还搞什么女权?
可你能确保这个选择真的不是你的父母或社会帮你选出的吗?所以这里有一个重要前提:女权主义尊重你每个选择,但是这个选择必须真的是你自己选的,它是你天性的选择,不是社会和家庭的观念强加给你的。做到这一点其实很难,因为太多男权社会给女性施加的观念是从娘胎就开始的侵蚀,可谓根深蒂固,很多女性难以认清它们并打破这些局限。而女权主义需要让每个女生抛开一切障碍看清自己,并勇敢地去追求自我,实现自我价值,这便是女权运动的目的之一。
女权运动不仅帮助女性群体追求自我价值的实现,更对全社会有很大帮助,这就是女权运动的目的之二:解放女性以推动社会良性的发展。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很显然是一个日渐病态的男权社会:重商主义、经济殖民、好战、强调效率和重视科技,这都是一个社会被男人统治时会出现的特征。在这个社会里女性的解放程度很低,从各个行业领袖阶层的男女比例就可以看出了,现在这个高速运转的男权社会正在经历它的瓶颈期。这个社会需要改善,而解放女性就是改变它的最好方式。
女性为什么难以打入各行各业的精英阶层?其实现象的背后是一个恶性循环:女性大多认为自己生来就该安分守己,加上各种歧视政策的限制,所以各个重要领域的领导者和精英大多是男性,由此男人主导的各个领域就会制定对男性倾斜的政策,并且制定更多歧视女性的政策,这样一来就更加限制了女性在各领域的发展。比如很常见的女性要怀孕生子就意味着被解雇,女性要获得某个职业就必须在某年之内不能要孩子。
经常听见女生面对这些政策抱怨:“女生为什么做不了某个行业的杰出者,那是因为我们没办法,女生就是得生孩子,一生了孩子就没法工作。”我只想说:“好一个听天由命,可我想问你一个女性上司会制定出要工作就不准生孩子这样的规定吗?”这些根本都只是男人们借天理之口狐假虎威罢了,却被你们当成宿命和“没办法的事”,这在我看来都是自我放弃的借口。试想,如果每个行业的主导都是男女平等的,女性参与度高,那么谁会制定这种明显歧视女性的政策?所以要解锁这种恶性循环,女性必须从现在开始一点一滴打破各个行业的女性歧视,让女性参与到行业明暗规则的制定中去,然后再反过来这些非歧视政策会带来更多的女性参与各行各业的工作。这样一来,一个良性循环就形成了。
怎样一步步实现这个更好的自己和更好的社会呢?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撇开长辈家庭社会从小给你的长期扭曲而形成的刻板印象(stereotype)。
刻板印象其实说白了就是家庭长辈的还有社会对女性形象的长期观念教育,比如“女生到了25岁之后就没人要啦赶快嫁了”,“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以后找不到老公的”,还有我刚才提到的,觉得女人为了生孩子放弃事业是宿命,是没办法,而忽略了这个规定本身就是由男性制定的。刻板印象还源于大众媒体的长期误导,比如“剩女”等词汇的盛行,还有对老夫少妻婚姻的大量曝光以暗示“男人老而升值女人老而贬值”,催化社会对年长女性的歧视等等。这种刻板印象非常可怕的地方就是,它甚至让你以为很多想法就是你本人的想法。
所以,知道刻板印象的存在的你,现在可以试着开始打破它了。我们可以自由自在探讨自己想要成为怎么样的人了,请闭上眼深呼吸,忘记妈妈和七大姑八大姨的喋喋不休,忘记电视网络上对男女关系的一切引导,忘记男朋友或ex说过什么养你一辈子的狗屁承诺,只想着自己,喜欢什么领域,什么事情最能催发出你对生命的热情和无限的创造力和灵感?
如果你一下子没想出来没关系,这需要一个过程,打破刻板印象需要一个过程,而且,“慢”总比“没有摆脱还自以为这些都是自己基因里带来的想法”来的好。找到自己心之所向是一个奇妙的过程。
如果你发现你就是喜欢安稳,想做公务员,想做老师想做家庭主妇,这一点也不平庸,因为最最值得骄傲的就是,这是你的心之所向,这是你之所以成为你的原因。
如果你发现你决定游戏人生,你想环游世界一辈子不结婚,你想赚很多的钱开兰博基尼泡异国帅哥,这一点也不疯狂,还是那点,这是你的心之所向。
除了理智地剔除心中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外对自己的影响外,我们更应当把视野放宽,告诉自己:没有什么是不能尝试的。女性可以努力成为自己热爱的领域的杰出者,与男人平起平坐缔造这个社会。那么,各行各业的女性领袖越来越多,歧视女性的招聘政策和规定会大大减少,我们的社会状态将不再单纯地功利而是多了更多人道主义色彩,这些都是一个社会进步的特征。这将会是一个近乎完美的社会。
那么,你是否发现我以上所有的观点对男性群体也同样适用?我们是否也是应该尊重男性群体中不同个体的多样性发展,而不应用刻板印象去限制他们?所以总结起来,我们不应该去对这些性别应有的特征做任何框架规定,拓宽来说,我们应该充分尊重个人的自由意志和发展,或者说,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意志和身体自由的权利。这就是人权,也是女权。用人权的理论,不仅性别歧视问题,同性恋问题也同样适用,我们不该用刻板观念去限制某个个体的选择和发展,这当然也包括性取向。
社会世俗根本就不应该给后代强制灌输这种男女框架限制、宿命论,亦或什么天职论。当我们想要自身的发展时,如果社会给我们的回馈是保守的,因为你是某类人,所以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我们的国民就会变得消极,甚至变得害怕独立思考和恐惧人格自由,国家会变得没有活力,各个领域也会因为缺少正真的人才而停滞不前。我们的社会不应该去压抑任何性别的任何一个人生方向,这就是所谓提倡人权。
最后再说回女权。既然人的自我发展是有无限自由和可能的,那么作为占有人类总数51%群体,女性的自我发展自然也应该是有无限自由和可能的。男人亦然,我们照样不该去设限,也就是说男人可以娘炮可以很穷可以没房没车更可以喜欢男人,因为他们在作为男人之前,首先也是个人,他们也拥有无限的选择自由。看到这里男生是不是也松了口气?因为一个尊重人的发展的健康社会从不强迫你要完全承担家庭的经济重担,你的妻子将会和你分担家庭经济责任,同样的,你的妻子也会相应分担给你家庭内部的家务事,可以说男女双方的压力都一定程度上被减轻了。
所以说,女权运动不只是女性解放,你可以看到男人在这场运动中也被解放了,这将是一场全人类的解放。
(作者:陈彦霖;编辑:孙金昱;校对:宋韬)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