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微思客复活| 一个月了,还好你们都在

*本文为微思客首发。如需转载,请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杨松林。

一个月了,还好你们都在

杨松林

我们最亲爱的读者朋友:

1. 大家还记得一个月前,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事吗?

一个月前,中国股市刚刚经历了几乎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次穿盘。近1000个股停盘,坊间传言纷纷扰扰,人心惶惶。被套的股民们忍气吞声,不发一言;而成功出逃的人,专家也好,股民也罢,纷纷夺取话语权,接受那些无缘进入市场无产阶级的顶礼膜拜。

一个月前,中国电影保护月方兴未艾。大圣还未归来,道士依旧下山,张振(震)讲着喜剧版的鬼故事,小时代撕着逼,汽车人山着寨。影评人、学者、导演,无一不吃着皇上的饭,操着太监的心,几部烂片就学会了忧国忧民。大家一起哀叹“国运不再,人心不存”,仿佛家事国事天下事,都要学会事事关心。

还有僵尸肉、还有神州专车、还有香港普选。这些话题,在一个月前也还是邻里谈笑间的热点,现在再看,仿若隔世。

一个月的时间,究竟可以让一个社会变得如何焦躁不安?

国家队救市,几番波折,企稳4000点;然后在股民的一片叫好中,再度跳水,回到了一个月前的3500点。就像温水煮青蛙一般,股民已不再恐慌,国家队和做空方雨露均沾,指数还是那个指数,人心却不再是那个人心。

《大圣归来》,一棒子将小时代的拜金主义打得满地找牙;《捉妖记》用着二流的特效、三流的故事,夺得了一流的票房;《煎饼侠》拍着一群人拍《煎饼侠》的纪录片,拿着明星和鸡汤,构筑了所谓“屌丝逆袭”票房纪录。54.9亿,资本狂欢下,当初的忧国忧民早已销声匿迹,甚至连《杨贵妃》的马震、《太平轮》的胡诌都不再成为问题。

三里屯上演着香艳的剧情,优衣库满足了男性的窥视欲和女性主义者的批判需求,斯巴达勇士安抚了女士的眼福和直男癌患者的情绪发泄;维权律师的集体被捕,一下被湮灭在刘烨胡军的激情四射和金罐加多宝的娱乐至死中。连地球外也不平静,冥王星让鸡汤成为时尚,开普勒虐死单身狗,人的浮躁,连星球都能感知。

浮世绘,不过尔尔。

2. 一个月了。

微思客在一次不经意的意外后,消声了刚好一个月。

起初,我们是如此惊慌,如此愤慨,也如此悲情。真_理_部似乎无处不在,理想总会变得一文不值。那段日子,空气都是躁动的,气氛都是可怖的,我们自以为处身热点中央,万众瞩目,“个人英雄主义”的虚假光环,总让大伙儿变得有些飘飘然,不知所以。

飞速运转的世界,终于给了我们的幻想最为深刻的训导。

过了几天,还是习惯性的打开手机,点进“公众号”一栏,只是这一次,那个属于“微思客”的标示已经不知道去哪儿了。在一众公众号持续不断的内容更新和信息爆炸中,它被挤到了底部,尾端,甚至被挤出了栏目外,再也找不到了。

你看看过去,那些曾无比受关注的声音,都是这么脆弱而过眼云烟般消失了。在权力、资本和商业逻辑面前,连情怀都如此掉价,谈理想?那不过是未成熟人群在觥筹交错间的几句情感宣泄罢了。

声音都没了,你和我谈什么情怀?

于是,在最初那种虚假华丽的悲情褪去后,光秃秃的我们,又该如何再走下去?
3. 跟大家分享一个我的小故事吧。

前几天微思客的沙龙如期在Skype线上举行。这次听燕怡说要读诗,我兴奋得把自己压箱底的《顾城诗选》拿出来,勾选了好几首自己在多伦多最无助时朗读的绝句,期待分享自己对那种极端情绪的充分感知。

到林毅家前,我设定这次读诗的场景是悲戚而深刻的,毕竟谈的主题是“死亡”,触摸的也是诗人绝望的情绪。可沙龙伊始,充满生活气息的笑声,便让主题的那种所谓“沉重感”荡然无存。欢声笑语下,大家分析着中西诗词的技艺象征,谈论着先锋诗体的文字游戏,讽刺着当代诗人的怪诞幼稚;说实话,这对于初定调为悲情的我来说,十分不安。

直到林毅开始了他的分享。

他说,“那个80年代里,诗歌仿佛都是读给他人听的;诗人出于狂热的心态写诗,他们的诗里,游荡着浪漫主义、理想主义的幽灵。只是,那不是正常的心态和心境,诗人要学会隐身到人群中,以耐性著诗。不论读诗还是写诗,只有耐性才能持久。”

仿佛就在他讲完的那一瞬,我因矫情设立的那种“悲情”,变得如此廉价和不值一提。我这才意识到,自己竟如此缺乏真正的独立思考能力;相反,我总渴求以一种外在情绪,支撑自己的理想追求,或者只是一己私欲,连理想都谈不上。

就像杨庆祥说的那样,“在青春期特别叛逆的书写中,80后没有形成一种更开阔的,异质性的文化,而是迅速被同化,变得像一帮老帮菜。有创造性、与众不同的东西太少了。”

我才意识到,如果不做出改变,我的抵制,最终都只会变成与权威的暧昧挑逗;我的质疑,都不过是按照资本逻辑的自我否定;我的一切模式反抗,连反抗模式都千篇一律,那么所谓特立独行,最终不都会变成流俗吗?

就像林毅对诗的态度一样,只有追随自己的主体意识和自主性,而不完全服从外在评判标准的话语霸权,这才会是独立思考中最正常的心境;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行为变成习惯,让习惯变成自然。

那天,我选择了顾城的《回家》,那是他最后一首抒情新诗,不再如以往般消沉,他充满爱意地,和自己的独子说:
“Sam
我要对你说一句话
Sam我喜欢你
这句话是只说给你的
再没有人听见
爱你
我要回家
你带我回家”。

到自己真正回家的时候,我哼着诗,背着回家要点上的几盘蚊香,以及大罐大罐的啤酒,穿梭在和我一样行走的小贩、扫地工人和夜班白领中,快乐得不能自已。

4. 读者朋友们,

我是多么急迫地,想把我们微思客的一切快乐和喜悦分享给大家。

我们唱着诗,谈着远方,目睹着这个世界的种种乱象,依然能自在地弹奏起属于我们的青春赞歌,叛逆也好,谈和也罢。

到了今天,公号解封,收拾了悲戚,带着生活气息的喜悦,让我们重新上路吧。

但有几点,读者朋友们,你们还需要了解:

首先,选择了和时代握手言和,并不代表我们就放弃了独立思考。

在这里,每一个微思客的个体,依然是最独立的个体,一切判断都从个体出发,以个体为准;我们不仅会质疑观点,还会质疑观点背后的学科逻辑与学术规范,毕竟没有什么假设,是生而权威的。

但与此同时,我们又都抱着沟通的心,和学科对谈的意旨;我们反对学科的分类是理所应当的,我们确信思想的碰撞是其持续发展的生命力,同时我们确信,不是某一显学构成了百家争鸣,而是百家争鸣下,儒法道墨才能在不断被质疑中持续发展。

其次,在这个失声的月度,我们也在改变。

更多的学者同行选择加入微思客。他们遍布在海内外的著名学府中,在行业里早已备受瞩目。他们讨论的专业性、思考方式的创新性、以及相互间交流产生的思想碰撞,乃至自身的阅历和社会观察,都将促使微思客的内容,提升不止一个档次。

更多著名媒体的编辑同伴们,也将用他们对理想的坚守和努力,为微思客保驾护航,用心呵护她的成长。以后在不同媒体的平台中,都将会更多出现微思客的声音;我们将一同努力,让高质量的内容,得到更为广泛的传播。

另外,微思客的专题性和统筹性也将变强,未来其分工将更加明确和细致,不仅文章的原创性得到保证,原有定期的周刊、沙龙,我们也会不断探讨其在形式和内容的创新,以适应大众阅读、思考和交流的需求。

5. 最后,微思客的全体成员,感谢读者朋友们的坚持和守护。

你们作为这个社会的亲身参与者,在这1个月的时间,没有被时代的压力与快速的节奏击败,丧失对我们的信心。对于这份弥足可贵的坚守,我们无以为报。所以这封信,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你们。

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以实际行动,努力回报大家的信任和坚守,为大家提供深刻而高质量的思想和观点交锋。

接下来的日子里,让我们一起风雨同舟,继续任性地独立思考,在这个真正荒谬的世界里,做着所谓“不合常理”的白日梦吧。

“献给最亲爱的读者们!谢谢你们的守候!”
“微思客”团队
2015年8月6日

(编辑/法兰蔻 校对/宋韬)
作者@杨松林 海外汉学与反思版块编辑,多伦多大学东亚研究硕士在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