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法| 美国联邦最高院的判决给我婚姻生活的启示

★本文楊林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美国联邦最高院的判决给我婚姻生活的启示

楊林毅
作为法律人,面对联邦最高院103页有关同性婚姻的判决,本该秉持法律思维,概览全文,并观察大众的反应。但许是所处情境改变,这次反思更多的,竟是我该如何过好必将到来的婚姻生活。

因为,此番判决和相关争论,让我比较清楚地意识到,之前关于婚姻的成见中,一直习惯以“男女结合”作为思考的出发点。判决提醒我,这个前提必须更往前置——以“两个独立的人的结合”为出发点,反思一些习以为常的婚姻观念。

这种反思为什么重要?

在预设“男女结合”的思考中,我不得不顾及传统的婚姻家庭观念,且无法保证不受其干扰(常来自长辈的言行)。还要在传统与现代理念的冲突中,努力寻找其中的平衡点。试图理解所谓男权与女性主义的观念在日常言行中的冲突,并做到“知行合一”,以行动表示对女性主义的认同。

这种方式形成了较大的认知负担,“知行合一”变得困难。而且,有关婚姻的成见无处不在,很多早已成为下意识的想法和行为,避之不及,难以逐一反思。

如果婚姻不以“男女结合”为思考与争辩的基础,那么,婚姻观念中的核心问题——如何过好婚姻生活——将摆脱那些根深蒂固的性别偏见(及歧视)。我可以清楚地思考,不同性别组合的婚姻生活中,需要坚持哪些共同的原则,以使这种亲密状态互利且长久。

我珍视的三项原则

我倾心的婚恋状态,建基于独立、平等、坦诚三项原则之上。

实际上,这三项原则可以扩张适用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不过,在我看来,婚恋关系的亲密无间,决定了这些原则必须更被珍视,且细化为具体的言行,在婚恋存续期间积极施为。有时候,“性格不合”非是婚恋失败的真实原因,相处时的惫懒与怠慢,才是罪魁祸首。

何谓独立?在我看来,婚姻是两个互相独立的纯粹的“人”(个体),基于自由的合意,结成生命中的亲密伴侣。在这个意义上,婚姻只能是两个人的事情。只要无损他人,不受到不当干涉。而在关系内部,由独立原则衍生的互相尊重(比如性爱时尊重对方的感受)、自爱(比如通过锻炼保持健康的体魄)等观念,都有助于维系婚恋关系的高质量。

何谓平等?婚姻无关乎家庭、性别、民族、国籍、经济条件,保持亲密关系的两个人,在形成合意结成伴侣后,即可共同面对生命中的酸甜苦辣。在这段关系里,不分主从。在任何条件下,谁也不依附于谁。但必须承认,我们会受到前述因素的影响,形成不同形态的婚恋观念甚至偏见,干扰着我们与谁恋爱,找谁结婚,以及过怎样的婚姻生活。

何谓坦诚?实际上,坦诚本可以作为独立原则项下的一个衍生原则,但是,坦诚沟通是那么的重要,以至于我倾向于将其作为一项独立的原则提出。经历婚恋关系的人们,可能都意识到,有效的沟通在解决婚恋问题时的奇效。不过,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那么容易,需要双方克制情绪,克服成见,理清问题的关键,并互相给予表达的机会。

原则如何成为细则

自婚恋关系抽离出的诸原则,与性别无碍。婚恋中的行为,可直接以诸原则为指导,并受审视。

比如,在家务方面,传统的性别组合中,女性不再具有“天然的义务”负担大部分家务,而是基于平等原则,配偶双方根据具体情况,基于合意实现合理分配。男性不值得因承担家务被贴上所谓“好男人”的标签,女性也不因削减家务责任(有时为了工作不得不如此)而受指责。“巢穴”要由两个人共同拾掇。

再比如,财务方面,男性并不必然要优越于女性,需要通过经济上的强势地位建立“自信”;或者恪守“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经济结构。双方首先是互为独立的个体,理应拥有自己的追求与事业,任何人(包括社会观念)不得强迫任何一方,非出于自由意志放弃。然而,传统的社会观念影响根深蒂固,以致让男性或女性以为“本该如此”,从而做出许多“牺牲”,甚至耽于其中。

以及,养育子女方面,基于平等原则,女性并不必然承担主要责任,男性必须收起怠惰,较之当下普遍的情况,承担更多责任。

以男性与女性来表达上述内容,系出于便利的目的,以及,“男女结合”的婚姻模式在社会中较为常见。而由此形成的许多观念或偏见,也需要基于“男女”来反思。

实际上,不同性别组合组成的婚姻家庭,都应适用独立、平等、坦诚三原则(本就是超越性别而抽离出来的)。多种性别组合里(男男、女女、男女等),双方或可基于前述基本原则,通过沟通合意,共同经营好家庭。而正如前文所展示的,超越性别观念,能够抛弃一些固有的婚姻议题(包括偏见),重新讨论婚姻中双方的责任,确实让原本“清官难断”之“家务事”清晰不少。

对婚姻与爱情的反思

我们往往不习惯于反思自己正在经历的爱情或婚姻,甚至呲之以鼻,仿佛思考太多,便是对婚恋的亵渎。我们似乎更提倡从“心”出发,爱的“天昏地暗”、“死去活来”,方可自诩经历过“美好而难忘”的爱情,进而外化为诗歌、散文和音乐(如果算得上的话)——或铭记或祭奠。所谓的自我神伤,也多少透着“爱过”的骄傲。

然而,所谓从“心”出发,往往夹杂着自己不堪甚至晦暗的一面。我们的行为,时常被潜意识所控制。而有些潜意识,有可能形成自过往不好的习惯或想法(比如由于家庭原因造成的不安全感)。所以,比如说,当你认为,“我一直在用’心’爱你,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未必真能让你立于道德的制高点,从而获得谴责对方的正当性。我倾向于认为,应当首先反思自己的观念与行为,再以坦诚沟通的方式,交流双方的问题,进而解决矛盾。

婚姻双方(无关乎性别),执手偕老,以独立、平等、坦诚的姿态,面对纷扰的外界,陪伴,经历,感受生命。性别之于婚姻,已然变轻、变淡了。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