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影院

故事| 我也曾是一名群众演员

★本文作者智翔,微思客经授权推送,如有转载,请务必注明:本文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智翔。封面图片来源:http://movie.mtime.com/207207/posters_and_images/7038094/

编者按
最近尔冬升的《我是路人甲》上映了,有人说它是心灵鸡汤,有人说它是横国群演指南,相信很多人都会对影片中所描绘的演员生活好奇。本文并非影评,是一位朋友写的关于他当群众演员的真实经历,带大家去感受当群演的苦与乐。

我也曾是一名群众演员

智翔

每次看综艺节目的时候,我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年轻人如此渴望出名,而且他们的梦想大同小异,无非是自己多么地热衷唱歌、表演,而且每到谈及自己的追梦经历的时候不无潸然泪下的。有梦想是好的,对于他们我不作评价,因为我也算是个有过“表演经历”的人。

我的从艺之路还得追溯到我上大学的时候,所谓“从艺”就是当群众演员。那时我们学校的旁边有一个西北最大的影视城——镇北堡西部影城,这个影视城的影视产出量相对于横店这些影视城来说那可是微乎其微,一年只有两到三个剧组到那里去拍戏,这个影视城更多的是扮演一个西北著名旅游景点的角色,而我们学校的学生就成了西部影城最主要的群众演员来源。群众演员不需要选拔,数量不定,也没有专业的从业机构组织,每次剧组需要群众演员给他们在学校的“内线”(大三或者大四的学长)打电话,然后由学长组织我们到达剧组。同学们的工资也是由组织他们的学长开,基本上拿到手的就是经层层克扣所剩下来的残羹残水了。比如说剧组给群众演员100元/天的工资委托影视城,影视城以90元/天转包给群头,群头再以70元/天每人的工资委托院校负责的学长,学长再发给同学们手中就是40到60元不等。

2011年,《雪狼谷》剧组走进西部影城,我没经受住同学的“怂恿”,出于好奇便加入了群演的行列。也就是那天开始,我第一次有机会看到银川郊外的风景,茫茫的戈壁滩,浑浊而缓慢流动的黄河,富庶的河套平原,巍巍而苍凉的贺兰山,经历过无数次风霜雨雪洗礼过而只剩下断壁残垣的万里长城,以及有着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漫漫沙漠。我利用拍戏的机会,几乎不用花一分钱,看遍了所有宁夏著名和不著名的风景,这也算是拍戏给我的一点福利吧。

群众演员在电视里,大多数时候充当演员的背景和陪衬,除了少量角色有台词,很多都是默默无闻的小兵小将,因此也不需要什么演技,从现场手中拿一套戏服就可以拍了。像日本鬼子、民兵、八路军、土匪、尸体、乞丐、家丁我都演过,都是比较模式化的东西,慢慢地,大家都会偷懒,只想快点结束。有一次,我们在贺兰山拍戏,我演一个汉奸,很困,在山沟里睡着了,大晚上听到狼嗷嗷地叫,还挺吓人。


(《我是路人甲》剧照,来自豆瓣)

原先以为,自己的形象还过得去,只要稍微修一下边幅在体重正常的情况下还是一个外表不错的小伙,但是剧组的现场导演透过他们专业的艺术眼光很凶残地告诉我,自己与靠脸吃饭还差了很长一段距离。那天需要扮演土匪,需要化妆,站好队后,现场指着我旁边的小鲜肉同学说:你去化妆….你去化妆…,旁边所有同学都被点完了,我是最后一个,他直接跟我说“你不用化妆了”。

在外行人看来,能够进入演艺行业就很光鲜亮丽,仿佛一只脚已经站在明星的队伍中了。事实上,类似于我们这种群众演员,所做的工作其实跟农民工在建筑工地上是差不多的。吃的是7块钱一份的又硬又难吃的盒饭,厕所一般就在现场旁边不远的大树或者山岩旁边。有时候为了拍一个打枪的镜头,需要趴在被太阳晒得很烫的砂石地上两三个小时。记得有一次拍炮火炸点,因为摄像位置没有调对,同样的炮火场面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一个群演所站的位置刚好在一个土炸点和一个火炸点旁边,在开机后先被大火猛烤,后被土埋掉,经历过两三次之后他烤得受不了了,直接把枪甩在地上哭了起来,想起来很好笑,却也很艰苦。

每当群演都受不了的时候,总会听到现场指导的扯着大嗓门喊“做好标准的姿势,坚持住,说不定你就是第二个王宝强”,后来想想,其实我们与第二个王宝强没有任何关系。曾经好多群演一度备受他的鼓舞,想成为第二个王宝强,因此在拍戏的时候格外用心,比如说在拍死尸的时候故意摆出一副惨烈的姿势,在被炮火炸了之后故意翻两个跟头,在拍行军的时候穿着两只不合脚而且还不一样大的布鞋,扛着子弹箱努力做到齐步走或者冲刺。后来,电视上映的时候,一大伙围着电脑期待在里面找到自己的镜头,结果发现,那些“良苦用心”都被剪掉了,或者拍半天的戏只有5秒钟的播放时间,在屏幕上一闪而过。要是能给你一个一百八十度的侧脸就算是走了大运了。尽管如此,那些想通过群演成就明星梦想的哥们儿还是一如既往地坚持着,不离不弃,回回到场,次次用心。

刚刚谈到王宝强,其实成名前他不是群众演员,而是跟组演员,跟组演员有服装、摄像、后勤、道具、化妆、武行还有部分特约,他们除了做好自己本职工作,有的时候还会充当群众演员,不管是在烈日当头还是寒风刺骨,都会扛着繁重的设备翻山越岭,风雨无阻。有时候为了抢特殊的天气早晨三点钟起床,凌晨才收工。在剧组,也会遇到一些主演耍大牌的情况,有一天我们在贺兰兵沟的一场戏,在没有一根树,全是黄土烈日当空的情况下等了一个演员足足5个小时,之后拍了不到10分钟就走了。导演和主演是剧组最为核心的人物,有的拍摄场次根据主演的档期安排,导演对表演或摄像不满意,就得重来一遍,或许,这就是好多人都向往着当主角和导演的原因吧。当然,大部分演员都比较随和,在现场没什么架子,就跟普通人一样,比如说李小冉—冉姐,就特别温柔、有气质,也因为牵着她的手让我那天在大雪纷纷的贺兰山顶,内心涌入一股暖流,感受到被鼓励和尊重。

后来,我也有机会成为学校的群头了,也成为了剥削阶级,主要负责与剧组洽谈车辆安排、现场管理、结发工资的相关工作,只要有戏,一天很少睡足五个小时。剧组是一个比较混乱的地方,聚众闹事,打得头破血流的情况不足为奇,我曾被几个混混威胁,挨了他们两个耳光。我见过不少明星,在我眼里,他们也是普通人,跟常人没什么区别,只是工作不同而已。在此之间,我遇到一个很能干的女孩,她帮我打点过很多的事情,也是因为她,我觉得我应该成为一个有担当,有开拓精神的男人,应该有更好的未来,我感激她。

我很佩服那些不计酬劳而甘愿在影城打拼的年轻人,不管他们是想成名还是想通过电影向世界展现美,展现艺术。在很多人看来,他们的梦想很廉价,但正如梁朝伟在电影《我是路人甲》影评里所说,“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这段群演经历,直到现在回想起来,还让我难以忘怀,至少它让我明白,人生的舞台不仅仅只有荧幕,只要脚踏实地,努力进取,在哪,每个人都能成为主角。

作者:智翔,生于巴蜀,求学西北的一名南漂
编辑:惜时,微思客影院版块编辑

校对编辑: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