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媒嘈

吐媒槽| 六月传媒圈发生了哪些大事?

 

★本文原载于《新闻与写作》微信号,[每月传媒圈]栏目,经作者授权推送,如有转载需要,请联系作者或原微信号。

本栏目由《新闻与写作》与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合办

主 持: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范以锦

六月传媒圈都有哪些大事

范以锦

阿里斥资12亿元人民币入股一财,树立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标杆

2015年6月4日,上海文广集团(SMG)与阿里巴巴集团联合在沪宣布,阿里巴巴将投资12亿元参股上海文广集团(SMG )旗下第一财经,战略入股第一财经30%股份,且双方将充分发挥各自在传媒与大数据领域的资源优势,共同将第一财经传媒有限公司,打造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新型数字化财经媒体与信息服务集团。

这是上海文广集团在主导东方明珠与百视通合并后的深化自身改革的又一重要举措。在传统媒体发展面临挑战之际,SMG集团打造新平台加快了向互联网媒体转型,这些举措是否能够为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树立范本和标杆,我们拭目以待。

新华社同名新闻客户端上线 独家优势资源难以复制

6月6日,新华社出品的同名移动新闻APP正式上线苹果、安卓应用平台,开放下载。2014年差不多同一时间,新华社官方曾上线过一款名为“新华社发布”的类似app。此轮升级,最直观的改变是将红色logo设计变更为主体蓝色。除此之外,作为资讯平台,此番“新华社”APP的各项升级变化还包括:加入了算法推荐引擎,以更懂用户的具体阅读需求;将新华社“全球设站”的效应发挥至移动端,凸显“集群化”优势;尝试全媒体尝试,设置加入“新华全媒头条”、“H5轻应用”、“头条号外”,以及独家的“授权发布”等新形式。

移动互联网用户获取内容的渠道几经变迁,手机上读新闻已经成为潮流。当聚合类新闻资讯APP占据了用户入口的半壁江山,新闻传播的意义远远超过了“新闻源”。作为老牌通讯社,国社“新华社”在全媒体的互联网新闻时代,从未放弃争夺移动端的庞大用户群体。而且,在这场资源优势明显的争夺战中,新华社并非不能彻底翻盘。拥有覆盖全球的信息采集资源,新华社在原创内容生产上的优势十分明显。与此同时,加之重大消息的独家发布、授权发布,占有党政新闻服务的独家位置,也使得这一平台优势很难被同行复制。

媒体人转型又添新案例,一财总编辑秦朔离职

2015年6月7日,第一财经日报总编辑秦朔在其微博中透露,在新闻一线奋斗25年后,内心有种强烈的驱使,希望转向以人为中心的商业文明研究,推动中国商业文明的进步,并进行自媒体的新尝试。

这是继凤凰卫视主持人闾丘露薇在5月份宣布离职后,媒体人离职转型的又一案例。在互联网新媒体的巨大冲击下,传统媒体行业被唱衰,传统媒体人纷纷转型寻求自身发展新出路。媒体人转型寻求自身发展本身无可非议,但是这是否又是传统媒体下滑坍塌的又一缩影呢?传统媒体人如何提升自己的综合素质,经受新兴媒体发展浪潮的考验,才是关键所在。

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引发法律规范、道德伦理等广泛讨论

6月7日 是全国高考的第一天,南方都市报推出重磅新闻《南都记者卧底替考组织此刻正在南昌参加高考》。在引起众多人为之点赞的同时,另一场针对记者替考行为的讨论也在传媒圈中展开:卧底式采访是否违法、是否违背职业伦理。高考首日南都放出“记者参与替考组织”的新闻,立马成为社交媒体的头条。

其分化在开头就得以呈现:在传媒圈中,众多叫好与点赞;在微博微信上,既有赞扬也有质疑声。卧底式采访,究竟是技术规范问题,还是程序正当问题,正是众说纷纭,不同背景、不同体验,看法囧然各异,也难以给出定论。

眼下,讨论的相对分散,表明对新闻业操守规范上,迄今并无多少共识。没有相对夯实的法律标准,或没有道德伦理的前例研判,一场讨论像一场龙卷风,匆匆散去,下一场风来时,恐怕还是如此。

潇湘晨报划入湖南日报集团,文化资源整合迈出重大一步

6月12日下午,湖南省属国有文化资源整合重组交接仪式在长沙举行,潇湘晨报社和长株潭报社由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整体划转至湖南日报报业集团。

去年年底,湖南省《深化省管国有文化资产管理体制改革方案》出台,近一年以来,省内国有文化企业改革合并不断持续。今年4月,湖南广播电视台与芒果传媒有限公司整合组建湖南广电,湖南广电完成转企改制。未来,湖南广电与湖南报业的一体化运作也将逐渐深入。

此次并入,这标志着湖南省属国有文化资源整合重组取得阶段性成果,也是湖南省为进一步优化文化资源配置和文化产业结构所迈出的重大一步。如何将原有品牌优势、人力资源、内容特色通过兼并重组实现规模效益,同时提升专业化水平,成为其管理体制改革后打造“文化航母”的攻坚所在。

天猫与南周合作推出盒子报 多家媒体内容印上快递纸箱

2015年6月,自阿里巴巴收购第一财经之后,关于阿里系进军传媒领域的传言便纷至沓来。这一次,轮到《南方周末》“中枪”。6月中旬,互联网上多个渠道均传出消息:阿里系将与南方周末合作办报。随后双方纷纷表态予以否定。6月18日,事件的正确结果终以《南方周末》发布的半版广告、天猫的官方微博上得以确认:双方合作推出盒子报,即将媒体内容印上快递纸箱送至买家手中。此外,合作媒体还包括知乎、《ELLE》、“一个”app、《钱江晚报》在内。

至此,虽此前阿里巴巴大举进攻传媒行业,但此番入股《南方周末》的传言并没有下文,联合办报在业内人士看来也绝非易事。盒子报作为宣传、营销手段,也还看不出双方进一步的合作意向。现实是,盒子报的买家是否为此创新叫好、点赞,能否借此提高纸箱的使用率和传播度,才是快递纸箱营销的关键。而该创意的存活期,唯有在盒子报的多轮试水后,方能通过用户的数据反馈揭晓最终答案。

360诉每经判赔150万,成为中国法制史上名誉侵权赔偿的最高罚单

近日,“奇虎360诉每经侵害商誉”一案二审最终维持原判。一审判定涉案报道构成对两原告名誉权的侵害,判决每经公司、经闻公司登报道歉,并赔偿奇虎公司、奇智公司150万元,成为中国法制史上名誉侵权赔偿的最高罚单。

2013年2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第1-5版刊登以《360黑匣子之谜—奇虎360“癌性”基因大揭秘》为题的报道,称360植入非法程序,粗暴侵犯网民权益。文中将360比作小区免费“保安”,“不仅可以欣赏夫妻行房,还在业主室内秘密安装监控器”。为此,360公司以商业诋毁为诉将《每日经济新闻》告上法庭。

传播“人贩死刑”实为微信营销,新媒体商业炒作之余如何实现自律

一条“拐卖儿童一律死刑”的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走红。虽然媒体已经证实这是某婚恋网站的商业炒作,但是其何以引爆传播热点,引起传媒圈人士的观察。

人贩子要不要死刑?分派、站队、辩驳说理,既有口水之争,也不乏科普论证,朋友圈里沸沸扬扬、好不消停。传播爆点的背后,追根溯源去看,竟是无心插柳的微信营销。其实,事件之所以大热,营销不过是导火线,也算无主观恶意——要是一味为追求眼球,拿公共事件开涮,不惜剑走偏锋,就算不得是良性传播了。

这正是社会化媒体的隐忧,传播和营销的界限趋于消失,商业炒作的门槛就一再降低。所谓道德血液、自律感,在市场面前并无优势,因此,如何重建自律的传播伦理,还要从门槛和标准讲起,像造传谣、恶意中伤之类的营销手法,就绝不能姑息。

本期执笔:

王 悦: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级广告学博士生

王庆峰: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级传媒经济学研究生

周林桐: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级新闻学研究生

王 乐: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4级新闻与传播学研究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