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博物馆里的人类学家

*本视频与文字,感谢作者张经纬授权微思客推送。若需要转载,请联系作者。封面照片:文匯報。

编者按/ 法兰蔻 之前盘古客撰写博物馆文章大都与博物馆理论与实践有关,鲜少谈到博物馆研究部门与研究者。读者或许会好奇:是谁在做研究? 做什么研究?为什么要做研究?研究时所遇到最有兴趣或挑战是什么?基本上,研究是博物馆的中枢神经、是博物馆经营管理的智库。今天推送上海博物馆人类学家的亲身经历与五分钟视频(阅读原文),让我们透过文字以及影像,了解博物馆后台工作者搜集资料与研究历程。

相关阅读:

博物馆参观指南

西方博物馆发展历史

博物馆转型 : 新博物馆学的兴起

风华再现:荷兰国立博物馆

以客為尊: 美國克利夫兰美術館馆

博物馆里的人类学家

张经纬

我是张经纬,现年32岁,我是一名供职于上海博物馆的人类学家。在上海市中心,游人如织的人民广场上,有我闹中取静的办公室。

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博物馆工作者的形象。或者是这样,在堆满书籍的研究室里,端详罕见奇特的文物。或者是那样,在考古工地上不知道想些什么,可能是在琢磨墓地中遗物摆放的结构。

我的工作和这些想象的形象有些出入,因为我是一名人类学家,也是民族文物的研究者。我不但需要探索这些,博物馆展柜中,静止不动的文物,还需要前往那些文物在他们主人手中,生产、使用和传递的过程。这意味着,我需要经常离开大门紧闭的办公室,背起行囊,前往江河上游、高山深处的民族地区,去一探那里的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生活。

有时候,这个月里刚刚克服“高原反应”,在青藏高原的村落,观察藏族工匠的制陶手艺,看着手工制成的陶罐、陶瓮在牛粪柴堆中熊熊点燃,烧成了一个个造型独特的美妙陶器。下一个季度,可能就要在“台风”刚过后,马不停蹄跑去海南黎族地区,在芒果树和槟榔树的荫凉下,观看黎族制陶女的“泥条盘筑”技艺。等着这些大大小小的陶器,在露天柴堆的火光辉映下,变成一个个实用、美观的陶器制品。这些不同的手工艺技术,散发着传统的味道,让我仿佛穿越回到武陵山中的“桃源深处”。

当然,我的人类学研究并不是走过、路过,拍照、睡觉。为了弄清这些工艺的具体技法和步骤,我往往需要在一个通信、交通都不太方便的村落中,一待就是好几天,有时甚至是一个多月乃至数月。不但要跟着当地人聊天、询问、侃大山、摆龙门阵,还要跟着他们上山、下乡,看着工具和材料,是怎样一点一点制备起来的。我就曾在云南大理的剑川县,调查过当地的造纸技术,从工匠上山砍伐的树种、砍树的季节,都要一一问清,有时还得自己山上砍上几根树枝,这让我差不多能把树林里的树木认个大半,也算人类学研究的附加技能。砍了树枝回来,还得学着他们怎么剥下树皮,浸泡、发酵,放在大锅里蒸煮多次,变成真正的原料。每一道工序,从抄纸,到把纸张上墙,都得上手试试。最后,把烘好的纸张,从墙上一张张揭下,是对我辛苦劳动的最大表彰。古人说“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说的就是我们人类学家这种通过“田野调查”方法获得知识的方式。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是一个博物馆里人类学家的真实写照。有人会觉得我们好像“说走就走”的背包客,其实,我去过的好些村寨往往会遇到无路可走的窘境。为了体验当地典型的生活,我作出的选择会很特别,往往和游客相反。为了体验东北民族在严冬下经历的萧萧风雪,松花江畔迎接我的,从来不是夏季的清凉,而是冬季大雪纷飞、冰冻三尺。对我来说,可能只有这样,才能贴近寒带生活的真实一面。为了了解四川凉山地区,夏季农闲时展开的毛毡制作,我偏偏选择了最容易发生滑坡、泥石流的雨季,进入凉山调查,那次经历,等待我的,不仅是和彝族村民手足并用,奋力挖掘陷入洪水的班车;和几个当地乘客一同涉险度过滚滚滑坡,几乎落入金沙江里的记忆。但更重要的收获,是我途中结识的彝族朋友,当时给我的无私帮助,和我离开险境后,对生命的敬意。

研究少数民族,研究人类的文化,是我的工作和职责。我特别想和大家分享的,是对中国民族文化的体验。不夸张地说,我曾走过了无数的村庄,借宿过数不清的当地民居,也和部分年龄、性别的民族同胞举杯共饮,分享食物,不论他们是瑶族、苗族、纳西族,还是维吾尔族、哈萨克族或赫哲族。他们身上有着自身文化的痕迹,但这些特殊之处并不比我们更多或更少,说一句心里话,我们所有56个民族都共享着中华民族的所有优点和缺点。 身为人类学家,我真心期望自己能做一个合格的“文化翻译者”,帮助我们每个人,透过他人认清自己;透过不同民族的文化,将他人作为我们思考自己的一面镜子,改变我们自身文化中的不足之处。使我们共享一个更加自由、平等的时代。

 

作者:张经纬,上海博物馆的人类学家

编辑:法兰蔻,盘古客版块编辑

校对编辑:宋韬,法学硕士在读

wethinker2014@163.com

微思客重视版权保护,本文首发于微思客,转载请联系微思客团队。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