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谈

历史|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

授权声明

本文首发于《澎湃》,作者朱诺。《微思客》经作者授权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图片来源:http://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4110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编者按
这篇介绍罗兴亚人与缅甸佛教徒之间历史冲突的文章,来自长期工作在中缅边境和缅甸境内的东南亚问题观察家、自由撰稿人朱诺。她旨在展示缅甸人对罗兴亚人的看法,提供了难得的不同于国际主流媒体的视角。小编建议你读完这篇文章后,点击“原文链接”阅读《经济学人》对罗兴亚人的一篇报道《The Rohingyas: The most persecuted people on Earth?》,感受一下缅甸国内和国际社会在罗兴亚人问题上的不同看法和立场。这不是为了辨别对错或站队,而是为了从上方对一些关键历史事件呈现和表述的不同(甚至是双方对Rohingya一词来源的解释),窥见国际事务背后,历史解读和国际政治传播的复杂性。

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是怎么发生的

朱诺

最近,缅甸的罗兴亚难民潮再次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一艘艘满载罗兴亚难民的船只在马来西亚、印尼及泰国海域被发现,这些偷渡船只在海上漂流了多日,由于食物和饮用水的缺乏,已有不少难民死于船上,难民中甚至发生因争抢食物而自相残杀的悲剧。然而,相邻国家的政府对这些难民却表现出异常的冷漠,马来西亚执政当局严令禁止他们登陆,泰国和印度尼西亚政府海军也只给予有限的人道救援工作,如修理船只引擎,提供燃料、食物、饮用水后,将船只拖离该国海域,拖入公海,让他们自由选择进入澳大利亚或新加坡。

面对这次难民潮,缅甸政府承受了巨大的、来自国际社会的压力。人权组织批评缅甸国内的人权状况,联合国呼吁缅甸给予罗兴亚人以公民身份。但是,缅甸政府一如既往地回绝了这些要求,仰光街头甚至出现了游行示威的活动,抗议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就罗兴亚难民潮向缅甸政府施压。

被西方看作民主象征、道义典范的缅甸最大反对派领袖昂山素季在被问到相关问题时,也没有为国际社会眼中的弱势群体罗兴亚人说话:“难民的问题,孟加拉政府也应该负一定的责任。”缅甸知识界、宗教界、朝野各党派团结一心地站在同一个立场上,不为国际压力所动。这不免让人感到惊讶,缅甸人肯定是觉得自己在道义上绝对没有问题,才能如此地坚定不移、寸步不让吧。

那么,罗兴亚人究竟是怎么回事?罗兴亚难民是如何产生的?一向主张平和向善的佛教徒为什么在缅甸跟罗兴亚人闹得不可开交呢?

2013年11月,我特意去了缅甸穆斯林与佛教徒冲突最激烈的若开邦,试图了解缅甸人的真实想法,了解他们到底是如何看待罗兴亚人的,同时也想弄清楚为什么缅甸人与中西方媒体眼中的罗兴亚人有着那样大的差异。

穆斯林占领佛教徒的家园

要想了解罗兴亚人,须得先从若开邦说起。

缅甸西部的若开邦,曾经是一个强大富有的独立王国,古称“阿拉干王国”,18世纪后期才被缅甸征服兼并。阿拉干王国自古以佛教立国,强盛时期其领土号称“横跨两河”,即覆盖从恒河入海口三角洲到伊洛瓦底江三角洲之间的广大地区,西面包括现在孟加拉国的很大一部分,东面一直到仰光附近。尽管现在的仰光已经不属于若开邦,但若开人仍会骄傲地告诉你,“仰光”的名称就来源于若开语。

阿拉干王国与西面的印度孟加拉地区相比邻,双方长期和谐相处。在阿拉干王国的古都妙乌(Mrauk U),至今还保留着一座几百年前的清真寺。不过,那个时候,定居在阿拉干的穆斯林人数有限,大多是从事贸易的商人。

1826年,第一次英缅战争结束后,阿拉干被割让给了英属印度。英国人随之实施了沿海农业开发政策,同时将一批孟加拉穆斯林带到了阿拉干,并以99年为租期把土地租给他们进行耕种。随着农田的大量开发,需要越来越多的田间劳力。然而,这些租赁了土地的孟加拉人不仅没有雇佣当地的阿拉干人,反而把他们赶出家园,代之以大量雇用孟加拉的农民。当租期到期时,阿拉干的孟加拉人从1826年的3万增长到1925年的22万,而这些人当中,绝大多数都是穆斯林。

当时的英国驻阿拉干移民官司马特(R. B. Smart)记录道:“阿拉干人正在被来自西边吉大港(现孟加拉国靠近缅甸的港口城市)的移民挤出他们的原住地,不得不向东部迁徙。”

二战时期,为了阻断日军通过阿拉干向印度推进,英军成立了一支全部由孟加拉穆斯林组成的部队——孟加拉V支队。但是,当英国人撤进印度之后,这支武装起来的队伍主要精力并不是抗击日军,而是成了驱赶阿拉干佛教徒的利器。根据缅甸人和英国人的记录,数百个村庄被V支队烧毁,超过10万名佛教徒被杀害,仅边境小镇磨豆(Maungdaw)就杀掉了3万多佛教徒。说到V支队欠下的血债,若开邦人甚至用上了“种族清洗”这样的词。

二战结束后,英国人回到缅甸,并要求V支队将抢占的土地归还给阿拉干人。然而,这些孟加拉穆斯林不仅没有把土地归还原主,反而组建了“穆斯林解放组织”(MLO,后改名为穆斯林圣战党,Mujahid),并联络印度穆斯林的领袖真纳(巴基斯坦国父),试图“携”地加入不久后就要从英属印度分离出来的巴基斯坦。这一企图遭到英国殖民政府的反对,殖民政府的阿拉干行政长官说服了穆斯林领袖,希望他们与缅族、掸族、克钦等缅甸其他民族一起组成缅甸联邦。

从圣战士到难民

缅甸人认为,历史上从来就没有“罗兴亚人”(Rohingya),它是孟加拉非法移民自己造出来的,以求在字面和发音上与若开邦的英文“Rakhine”接近,给人以他们很早就生活在若开邦的假象。在英国殖民期间,他们先是被称为“吉大港穆斯林”,后来叫作“孟加拉穆斯林”,缅甸独立后,长期生活在若开邦的穆斯林才有了“阿拉干穆斯林”的称谓。

缅甸独立后,阿拉干成为若开邦。圣战党要求成立自治的穆斯林邦,结果遭到缅甸联邦政府的拒绝。圣战党随即发动了针对联邦政府的圣战,捣毁了若开邦北部幸存的佛教徒村庄,控制了整个若开邦北部和缅巴边境(当时孟加拉国尚未独立,属于东巴基斯坦),使得更多的孟加拉贫民得以涌入若开邦。缅甸政府军曾数次与穆斯林武装交火,圣战士们数度投降或被消灭,但总是在不久之后死灰复燃、东山再起。

随着印巴分裂、孟加拉脱离巴基斯坦独立建国,以及孟加拉国的经济长期处于每况愈下的状态,越来越多的孟加拉难民逃进了若开邦,进而蔓延到缅甸内陆。按照缅甸人的统计,现在,仅若开邦的已知孟加拉人口就超过了100万,而若开邦总人口不过300万。

在缅甸众多的少数民族中,若开族是仅有的几个曾经自己建国、后来被缅族吞并的族裔之一(克钦人、克伦人历史上都没有真正建立自己的国家),但是,若开人却是缅甸军政府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如此耐人寻味的一幕缘自于上世纪60年代,当时的总理吴努在参加选举时,为了获得若开邦非法移民的支持,曾许诺给予他们公民权,这遭到了军方的强烈不满,也成为吴奈温发动政变把吴努赶下台的原因之一。此后的军政府虽然把国内经济弄得一团糟,政治空气也极其压抑,但是,在对待穆斯林的问题上,却坚定地与若开人站在一起,这就是他们在若开邦得到大力支持的原因。

军政府上台后,奈温发动了几场平息穆斯林圣战的清剿行动,其中以1978年和1991年的两次战争最为猛烈。缅甸军队以奈温特有的铁血无情,将若开邦境内的穆斯林武装基本上剿灭干净,收回了大片土地,许多穆斯林农民也因失去土地而沦为贫民。所谓的“罗兴亚难民”就在此后越来越多地见诸穆斯林的媒体,进而逐渐被国际社会使用。

要地盘还是要民主

即使在圣战武装被清剿之后,若开邦民间穆斯林与佛教徒的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最近一次大的冲突,发生在2012年,是由三名穆斯林强奸一名佛教徒女孩致死而引发的,动乱持续了数个月之久,造成近百人死亡,众多清真寺和佛寺被烧毁。

冲突发生之后,西方的媒体和NGO组织一股脑地偏向罗兴亚人,在报道中异口同声地批评缅甸人民和政府没有给予罗兴亚人基本的人权。联合国也出面施压,三番五次要求缅甸政府给予罗兴亚人公民身份,否则,缅甸的改革开放就不能被视为彻底地走向民主。

这么大的一顶帽子,居然被缅甸政府毫不客气地给抵制了,总统吴登盛驳回了联合国的要求,异常决绝地表示,“请不要干涉我们的内政。”同时,缅甸政府正在酝酿立法限制罗兴亚人的出生率,新近通过的婚姻法中也着重强调了跨宗教通婚中不许强令一方改变宗教信仰的条款(与穆斯林通婚的缅甸女性此前都需要放弃佛教信仰)。此外,2014年,缅甸政府下令、要求媒体和出版物在全境之内禁用“罗兴亚人”这个词。

被美国《时代周刊》称作“佛教界本拉登”的缅甸僧人维拉督(Wirathu),不仅带领缅甸佛教界发起抵制穆斯林的运动,还于2015年年初出言不逊,将谴责缅甸人权状况的联合国特使李亮喜骂为“娼妓”、“婊子”。尽管维拉督的言行在缅甸佛教界受到了一些批评,却丝毫不能阻止这位言语激进的反穆斯林宗教人士成为缅甸民众拥戴的领袖性人物。

2013年,昂山素季在欧洲访问时,曾接受英国BBC的采访,当被问及罗兴亚人是不是属于缅甸国民时,她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回答:“我不知道。”为此,昂山素季不仅招致西方媒体的批评,认为她没有勇气帮缅甸的弱势群体说话;也导致很多缅甸人的不满,认为她在非法移民的立场上不够坚定,真是两头不讨好。

2015年5月19日,也就是最近的一次罗兴亚难民潮爆发时,昂山素季再次被媒体问及这个问题,她的回答变成了:“这个问题,应该由(缅甸)政府来解决,你最好去问政府,别来问我。”不管是从前的含糊其辞,还是现在的无可奉告,昂山素季必然清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她出面声援罗兴亚人,就违背了缅甸的民心所向,不啻于自动交出了竞争下任缅甸国家领导人的机会。

对于这个问题,昂山素季的发言人那温(Nyan Win)的说辞更为直截了当:“我理解,西方国家在罗兴亚人的问题上正在给我们施压,根据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法律,我们不能接受罗兴亚人。”这个表述代表的正是以昂山素季为领袖的缅甸民盟的立场。

两年前,我在若开邦与当地人交谈时,记录了一些他们的想法,在这里摘抄几句:

“他们从不节育,就会一个劲地生孩子,没完没了,人口很快就会超过我们若开人。”

“要自己的地盘还是要民主,一旦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民主恐怕就不是第一选择了。”

若开邦紧邻人口众多的穆斯林国家孟加拉,他们自知,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军队和政府在后面支撑,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被移民潮所吞没。若开人担心,如果昂山素季上台,会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拉拢穆斯林,给予穆斯林难民以公民身份,从而使若开人最终失去土地,流落异乡,这恐怕是若开人心里最大的恐惧。

眼下,如何处理罗兴亚难民问题,已经成了东盟各国间非常棘手的外交课题。罗兴亚难民在海上持续漂泊、当成人球被各国踢来踢去,这样的窘境,既有历史的成因,也有现实的因素。如何彻底解决罗兴亚人的问题,国际社会似乎很难找到一个一劳永逸的救助方案。

//

作者:朱诺,缅甸问题专家,自由撰稿人,作家编辑:朱李李,Marshland版块编辑

校对编辑:宋韬,法学专业在读研究所,微思客校对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