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酷评| 苏格兰狮吼:苏格兰民族主义与2015英国大选

★本文首发于微思客。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简体版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曲蕃夫。

苏格兰狮吼:苏格兰民族主义与2015英国大选

曲蕃夫

“苏格兰雄狮已发出怒吼,再没有哪个政府可以充耳不闻!”——Alex Salmond,苏格兰民族党前党魁

轰轰烈烈的2015英国议会选战已经落幕一月有余,但评论家惊愕的下巴和赌徒的荷包一起,时至今日大概依然难以恢复。选前舆论纷纷预言的“二战后最具悬念的一届大选”最终在5月8日凌晨演化成了“二战后最具戏剧性的大选结果”,保守党最终击败了所有选前民调和所有赌博公司的赔率(选前各大赌博公司对于保守党拿到过半席位的赔率都达到8赔1甚至更高),以12席的绝对多数拿到单独组阁的权力。而纵观选举地图,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是英格兰的蓝红相间,恰恰是小岛北边那一统天下的明黄色(苏格兰民族党的代表色)。

2010年(上图)与2015年(下图)英国大选结果地图(来源:维基百科)主要政党图例:蓝色为保守党,红色为工党,橙色为自由民主党,明黄色为苏格兰民族党

一年前,“苏格兰”对于普通天朝子民而言,可能只是个有些熟悉却又陌生的地名。说到熟悉,大家在英语课本上都曾闻听其名,足球迷们大都可以如数家珍为你讲讲为啥世界杯上没有一支球队叫“英国”,电影爱好者更可以说说梅尔吉布森的名作《勇敢的心》以及英苏两国的爱恨情仇。但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对于“国家统一”和“政治正确”有近乎偏执爱好的民族来说,今天的苏格兰在政治上是个奇特而又陌生的存在。

直到2014年9月我们突然在新闻上读到,这个奇葩地方居然要“闹”独立公投,英国可能要分裂了!米字旗上也许再不会有深蓝色,那个长到绕嘴的“大不列颠……王国”也许要变得更长以至于英国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一时间,天朝网民忧心忡忡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更多的带着疑惑和不解看热闹:英国咋连个《反分裂国家法》都没?英国的祖国统一咋能就由苏格兰的公民投个票就决定了?那不是乱套了吗……

作者无心对比天朝和小岛,本文首先试图为读者简单梳理一下当下苏格兰民族主义的特点,仅做引子,供知识普及,不做过多的理论分析。而第二部分从苏格兰独立公投到2015年英国大选的半年多时间里,苏格兰民族党(SNP)从公投失败起步,但利用自身的优势和大党之间竞争的机会,走向大选完胜的故事,则是笔者最想要讲述和分享给读者的。最后一个简单的展望和总结,供读者思考。

一.苏格兰民族主义之特点

事实上,《1707年联合法案》签署之后,苏格兰议会取消,英苏合并,从那开始的几百年里,对于英国人来说,所谓的“祖国统一”本就不是一个多么严格的概念,“联合王国”更像是一种团结在同一位立宪制君主和君主的议会下的地区共同体。如果不是两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和全球民族主义势力的迅速兴起,大英帝国千秋万世,今天我们也就不可能触及到这个所谓苏格兰民族主义的问题。

但是,正如微思客去年推送过的“公民民族主义”一文所指出的,苏格兰的民族主义,和20世纪初大多数新独立国家的民族主义根本不同。这不是一种基于种族的(ethnical)的客观存在,而是基于公民(civic)或者说社会(social)意义上的一种主观的概念建构。笔者更倾向于使用“国族主义”来翻译nationalism,“国族”可以很好地解释这种并非人种、肤色、语言有别,而是由政治学社会学概念衍生出的“民族”(比如“中华民族”)。但是鉴于在中国大陆使用的中文语境中,“国族”这个词汇尚未得到广泛应用,本文只好勉强继续使用旧词。说到种族民族主义和公民民族主义的区别,理论分析就变得很复杂,也不是本文的重点,对这个概念我们仅以语言文化为例略加阐释。

苏格兰本身在地理上也分为两个历史文化各不相同的部分,今天大致以克莱德河河口,到大名鼎鼎的水怪出产地,狭长的尼斯湖(Loch Ness)的北端分界,西北称为“高地”而东南称为“低地”。严格意义上说,高地苏格兰人和低地苏格兰人是不同的种族,前者是凯尔特人后裔,使用苏格兰盖尔语(Gaelic),天主教传统深厚,以畜牧为主,彪悍善战。后者是盎格鲁撒克森人以及北欧人的后裔(和英格兰平民的种族相同),使用低地苏格兰语(其实只是拼写不规范的并带有口音的英语方言,类似普通话和天津话的区别),宗教改革后信奉新教长老教派,历史上半耕半牧,在工业革命后则多以参与工厂生产为生。两者的民族语言文化都存在相当差异。下面用格拉斯哥一个火车站牌举个例子,读者可以直观感受一下:

汉语:欢迎来到皇后街。

标准英语:Welcome to QueenStreet. (伦敦腔)

低地苏格兰语:Welcum toQueen Street.(有啥区别?)

苏格兰盖尔语:Fàilte guSràid na Banrighinn.(神马鬼!)

高地苏格兰人和低地苏格兰人的恩怨几乎主宰了整个苏格兰王国的历史。我们不论胜败,但时至今日,低地苏格兰人占了苏格兰人口的80%以上,地域上也囊括了苏格兰前四大城市格拉斯哥、爱丁堡、阿伯丁和邓迪。那么我们不由得假设,如果苏格兰的民族主义是基于种族的,我们可以明白高地苏格兰人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苏格兰,但实在无法理解与南边邻居语言文化都十分相近的低地苏格兰人会叫嚷着从英国独立,他们理应坚定和英格兰站在一起才对。可是在2014年的独立公投中,我们却恰恰看到了最传统的高地苏格兰人,至今仍坚持在生活中使用盖尔语的西部群岛的居民,用超过七成的否决票坚定地选择了拒绝独立,反而是格拉斯哥和邓迪这些低地城市成为了苏独大本营。所以我们只能明确一点,苏格兰的民族主义,或者苏独运动,都和种族无关。

笔者认为,苏格兰的民族主义者,其矛头针对的是伦敦,或者说是联合王国的议会和政府。究其原因,首先,欧洲各国政治近十年来全面右转,保守党自2010年起执政英国,但其势力却长期无法染指苏格兰政治。去年公投前,“苏独之父”Salmond的名言就是,保守党在苏格兰只有一个国会议员席位,甚至少于爱丁堡动物园里的大熊猫,实在无法相信一个保守党政府可以照顾到苏格兰的利益。苏格兰自从工业革命后,迅速转型工业化,工会力量强大。时至今日苏格兰政治依然受左派思潮影响,民主社会主义基础深厚,社会福利体系直逼北欧,尤其是免费的教育和医疗系统更是苏格兰的骄傲。苏格兰的大学本科教育施行世所罕见的“远交近攻”的学费体制,苏格兰本地学生和欧盟其他国家的学生享受政府高额补贴,学费仅为1000英镑左右,但英国其他地区的学生却要交纳每年9000英镑的学费,换言之,在苏格兰,连法国人德国人罗马尼亚人都比英格兰人享有更优惠的待遇。至于医疗,苏格兰的国民健康服务(NHS)系统效率大大高于英格兰,甚至牙医都完全免费,羡煞英格兰人。苏格兰还在国防、环境、北海油气田的利益分配等等方面和英格兰存在龃龉,对于英国近年来越来越强的退出欧盟的呼声,苏格兰也强烈反对。但苏格兰人口仅为英格兰的十分之一,在伦敦的议会里话语权不足,想要主宰自己的命运,只能争取更多自治权力,或者干脆兄弟分家单过。

二、2014独立公投到2015大选的华丽转身

相信读者从上文可以理解苏格兰民族主义的特征,尤其是这种脱离了种族区隔,仅基于公民社会的价值取向还有地区现实利益考量的“公民民族主义”。那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什么2014年9月苏格兰会走向独立公投,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苏格兰人民最终会用集体意志否决自己成为独立的国家:分手的价值取向不够强,独立的现实利益也无从确定。苏格兰的财政受英格兰补贴,苏格兰的高福利多少还是依靠英格兰纳税人的钱,本地最大的财政来源北海油气田究竟还能坚持多久更是个巨大的不确定因素。分家之后,玩好了可以成为瑞典,玩砸了却可能变成希腊,苏格兰人理性考虑之后,还是选择了留在联合王国中。

2013年,苏格兰民族党(SNP)推动公投并和伦敦方面确定公投日期后,几乎所有政治评论家都认为这对于SNP的政治生命是一招险棋:这是用一个地区党派之力,对抗保守党、工党、自民党这三个国家级党派。一旦公投不成,SNP将走向边缘化。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这次失败的公投最终却成为了一次成功的民族主义自治运动的范例。

在公投前半个月,因为独立派民调支持率的突然飙升,原本稳坐中军帐的反独阵营彻底陷入慌乱。首相卡梅伦近乎于声泪俱下地恳求苏格兰民众留下来,因为“我们曾一起缔造了这个国家的辉煌”。毕竟,一年前正是卡梅伦主动提出尽快公投,想趁独派势力尚未坐大,用一次公投换之后十年二十年的安宁。可是一旦玩火自焚,他就成了直接导致国家分裂的罪人。当然,仅靠眼泪和回忆也许可以挽回想分手的恋人,对于国家独立这样的议题来说就过于廉价了,卡梅伦几乎给出了他所能给出的所有实惠,苏格兰将获得比从未有过的更大的自治权力。这一下,独立派拿到想要的各种甜头,虽败犹胜,反独派虽然守住了联合王国的牌子,却在苏格兰沦为笑柄。

独立公投失败当天,苏独运动之父Salmond宣布辞去SNP党魁和苏格兰首席大臣职务,由他的副手Nicola Sturgeon女士接任。一时间坊间纷纷传闻,Salmond将淡出政坛一线,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将进入低潮期。进入2015大选年,英国逐渐淡忘了苏独这个议题,因为反苏独而暂时团结起来的三大党又开始相互攻讦,再加上来势汹汹的以退出欧盟为诉求的英国独立党(UKIP),一时间苏格兰退出了舞台中央。但是随着大选临近,保守党与工党民调不相上下,似乎谁也拿不到议会多数单独组阁,这时SNP在议会里的力量就至关重要。SNP与保守党的价值取向大相径庭,不大可能联合组阁,这就给了左派的工党相当好的机会,即使席位少于保守党,只要可以获到崛起的SNP的支持,工党依然可以组成联合政府上台执政。不甘寂寞的Salmond又一次站了出来,宣布自己参选国会议员,俨然一副要进军伦敦,做到联合王国副首相的架势。

但是这样的联合政府一旦组成,就意味着工党必须在诸多重大问题上对SNP妥协,而这种妥协就不仅仅限于有关苏格兰的问题了,哪怕是英格兰自己的事务,也要听从苏格兰人的摆布。否则SNP只要稍有不满,就可以用倒阁相威胁。这个问题恰恰是英国现行议会体制的一个大漏洞,即所谓“西洛锡安之问”(West Lothian Question):经过20世纪末的议会权利下放,苏格兰威尔士和北爱都有了自己的议会,唯独英格兰却没有对应的立法机构,大本钟边上的议会大厦里既讨论联合王国的政策,同样讨论仅涉及英格兰的事务的政策。一名来自英格兰的议员显然不可能去到爱丁堡的苏格兰议会里发表看法,而来自苏格兰的国会议员坐镇伦敦,却有权对英格兰的事务发表看法并投票。本文碍于篇幅无法赘述这个问题,对政治制度设计问题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西洛锡安之问”获得更多信息。

保守党迅速开动自己的宣传机器,明着反对SNP,实则针对老对手工党。保守党在YouTube上发布了一个动画视频,Salmond西装革履意气风发地登上阿伯丁开往伦敦的火车,直抵议会大厦,然后只见议会大厅里,工党党魁米利班德像一只木偶一样随着苏格兰风笛的声音起舞,背后拉线的人恰恰是一脸坏笑的Salmond。

倒霉的工党一时间被夹在中间,百口莫辩。首先,工党在英格兰要面对保守党的竞争,对英格兰选民必须解释清楚自己不会甘心做一只苏格兰人的提线木偶,必须和SNP的立场作出明确的切割。可是票数不足的工党又无法让选民相信自己能不依靠SNP单独组阁,面对质疑只能含混其辞,丢掉了不少摇摆不定的选票。其次工党和SNP在苏格兰更是直接对手,两党意识形态接近,区分恰恰就在于面对苏格兰民族主义的态度。简单说来,如果工党宣布自己站在苏格兰的利益一边,和SNP联盟,则丢掉英格兰的选票,保送保守党上垒;而一旦切割对苏立场则无疑会激怒苏格兰民族主义者,丢失苏格兰票仓。

这个由苏格兰民族主义问题引发的两难局面,最终给选前呼声甚高的工党带来了灾难。5月8日凌晨,随着开票结果一个个公布,工党在苏格兰各个选区纷纷惨败:苏格兰工党的党首Jim Murphy输掉自己连任18年的议席,工党的影子外相Douglas Alexander更是输给了代表SNP参选的年仅20岁的女大学生Mhairi Black。笔者当时一直关注着BBC的开票直播,英国各界媒体人惊呼不断,工党在苏格兰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滑铁卢,他们丢掉了自己原有41个议席中的40个!

SNP势如破竹地横扫苏格兰,读者可以回看一下前文那张明黄色一统北部的选情地图:苏格兰总共59个议席,SNP豪取56席,仅剩三个安慰奖分给自己的三个对手。工党党魁米利班德,自民党党魁、上届副首相克莱格随后都宣布为败选负责,黯然辞职。而电视上不断重放的,恰恰是Salmond在胜选自己选区后的豪言,也就是本文开篇时引用的那句“The Scottish lion has roared, and no government will be able toignore it.”

三、苏格兰民族主义向何处去?SNP未来的再思考

通过上文的故事,相信读者可以感受到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以及SNP这个党派在英国政治中发挥出的巨大能量。我们虽不能说保守党胜选和苏格兰有太大关连,但工党的惨败则和他们在苏格兰议题上的举措失当有着莫大关系。

SNP在苏格兰的横扫,让自己一举成为英国国会第三大党,但是可能细心的读者也会发现,因为保守党拿到多数席位组阁,SNP也就失去了进入联合政府执政的良机,只能和工党一起成为在野党。日后在伦敦的议会大厦里,究竟SNP可以为苏格兰争取多大的利益就变得扑朔起来。不过,有着上届联合政府中自民党失败的前车之鉴,笔者认为SNP对于联合政府应该还是存有一份警惕的,毕竟作为联合执政的小党,稍有不慎就会丢掉自己的基本盘,得罪铁杆选民;而仅仅依靠倒阁威胁来绑架自己的搭档,也绝非长久之计。因此这次虽然大胜,却未能进入政府,应该也是SNP可以预料并且可以接受的结局。SNP现在的着眼点应该在于2016年苏格兰议会的改选,毕竟只要暂时做不到苏格兰独立,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的一切成效就都会反映在权力下放的苏格兰议会上。目前工党和自民党都处于惨败后的阵痛之中,群龙无首,SNP如果可以乘胜追击,就将彻底奠定自己在苏格兰政治生态中的领导地位。

本次保守党单独组阁,英国政治进一步右转的趋势无法避免。原本打算在2017年推出的退欧公投,很可能在2016年提前举行。为了减少政府赤字,保守党进一步削减福利开支和推动私有化,也势必让英格兰和苏格兰在意识形态上渐行渐远。如果这种情况持续,苏格兰再次举行独立公投应该是一个必然事件,只是时间上的早晚问题。而且随着苏格兰民族主义的进一步深化,对于北爱尔兰甚至威尔士,还有有类似问题的其他国家都是具有相当的参照价值的。北爱尔兰问题是英国战后政治中最大的隐痛,夹杂着复杂历史和宗教情感的矛盾不知道何时又会爆发。而加泰罗尼亚和魁北克的独立派人士都盯紧苏格兰这个榜样,伺机而动,甚至法国的科西嘉,意大利的威尼斯都爆发独立呼声。西方发达国家不断高涨的分离主义情绪,已经超越了政治教科书的理论,不断刷新大家对于国家和民族概念的认识。

不过,我们在本文第一段,将苏格兰民族主义和大家惯常理解的“种族民族主义”做了区分,也正因为这样,苏格兰民族主义也不一定会长久持续下去。中央政府政策的一次转身也许就会让独立的呼声减弱许多,何况这种“公民民族主义”往往也并不以独立为最终诉求,只要意识形态上可以做到“心往一处想”,在利益上可以做到“有钱一起赚”,地方上的公民民族主义运动并不天然成为中央政府的包袱。

笔者写作此文,除了为感兴趣的读者简要介绍苏格兰民族主义运动,并分享关注2015年英国大选的心得之外,还希望读者可以进一步理解民族主义的区分。可以说,每个国家都或多或少存在这种地方民族主义的情绪,只要差异还存在,这种情绪就不可能消除。历史上,一切试图用意识形态宣传或者武力强权压制这种情绪的尝试,无一例外都失败了。随着人类社会逐步走向政治文明和公民社会生态,如何面对如何处理地方民族主义的诉求,是每个政府都必须考虑的问题。谨以此文抛砖,愿吸引更多读者探求璞玉。

作者:曲蕃夫,本科毕业于英国约克大学政治、经济与哲学(PPE)专业,现居伦敦,长期关注英国政治及在英华人参政,英国保守党华人之友成员,曾任“英国华人参政计划”研究员。微信号:wolfonisland

编辑:孙金昱,微思客言之有物版块编辑

校对:宋韬, 法学专业在读研究生,微思客校对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