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聊天室

爱情聊天室| 所谓爱情

*本文由读者刘翁余授权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刘翁余。

所谓爱情

刘翁余

从人类掌握了音节、字符、吟唱时起,爱情就随之永恒。古往今来,唱不完的是情歌,传颂不完的是爱情故事,憧憬不完的是爱情梦。

但是,什么是爱情?

人类在学会了直立行走、产生了语言、脱离了群婚制之后,爱情必定也开始产生,让我们设想一下,最初的智人如何的感受到爱情?

也许,歌手李玟的《好心情》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一见你就有好心情,不用暖身就会开心,因为眼睛耳朵都有了默契“,或者张惠妹的《一想到你呀》:“一想到你呀就让我快乐,就好比蜻蜓呀看见绿草的油亮,像妈妈轻柔的歌唱,一想到你呀,情不自禁的笑……”古人的表达,要含蓄些,如《诗经》中《采葛》写到:“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子衿》中也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一日不见,如三月兮!”的诗句。

这种感受,应该就是人类最原始的爱的感觉:基于性需求层面上的对异性的喜欢之情。

因此这种爱情,是广泛的爱情,它让人疯狂的喜欢另一个人,思念他(她),渴望和他(她)融为一体,在这种基于性吸引力驱动的爱情表层下,潜藏的其实是人类和其他物种一样的想传续 DNA 的欲望,是“繁衍后代”这个生物生存下去最根本的功能。

所谓的“一见钟情”、“一见倾心”、“朝思暮想”、“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等情绪,都属于这个层面,只是谁都不想承认所谓爱情就是性的互相吸引,因为这太浅薄了。可是,原始的爱情,就是如此的浅薄。

“娇滴滴玉人儿,我十分在意,恨不得一碗水吞你在肚里”(《挂枝儿•调情》)。

“平空里撞着你,引得我魂飞。无颠无倒,如痴如醉。往常时心似铁,到而今着了迷—舍死忘生只是为你!”(《劈破玉》)

“俏冤家扯奴在窗儿外,一口儿咬住奴粉香腮,双手就解香罗带,哥哥等一等,只怕有人来。再一会无人也,裤带儿随你解。”(《挂枝儿•调情》)

“一把抓住妹妹的手,有两句话儿难开口。抓起胳膊拉起那个手,扳转肩肩亲上一个口。把住情人亲了个嘴,肚里的疙瘩化成了水”(陕西信天游)

……民间情歌更是赤裸裸地表达了这种浅薄的爱情。

“爱”这个字,涵义太过于宽大和深厚了,所以“爱情”很难精确的定义。

为了区别,我将上述的被生物的性本能驱动的两情相悦或单相思都可以定义为“即时的爱情”,或者是“小爱”,因为这样的爱情,最浅薄,最不易长久,常常是火山爆发一样的奔来,满天焰火一样的散去,时间是它最残酷的裁判师,经得起时间考验的,才是另一种爱情,我叫它“深沉的爱情”,或者“大爱”,唯有长情大爱,才可以突破时间的考验和悲喜的磨炼,使两个相爱的人,像一杯清水倒进另一杯清水里,融合得浑然一体。这样的爱情,其实就是一种非血缘关系的亲情。它使两个人互为对方骨中的骨,血中的血,灵魂中的灵魂。

孟姜女哭长城,是大爱;

焦仲卿与刘兰芝黄泉相见,是大爱;

南朝陈太子舍人徐德言与妻乐昌公主各执破镜相约重圆,是大爱;

陆游与唐婉儿的《钗头凤》苦恋,是大爱;

苏东坡与王弗的“十年生死两芒芒”,是大爱;

归有光思妻移情“今已亭亭如盖矣”的庭中枇杷树,是大爱;

金岳霖一世独身苦守林徽因,是大爱;

杨开慧对毛泽东的两未相见的表白:“天哪,我总不放心你!只要你是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罢”,是大爱;

焦波的《俺爹俺娘》摄影里记录的几十年相守至死的老父老母,是大爱……

所谓大爱,乃是剥去了所有的附载于情人身上的美貌、财富、地位、能力等附属品,唯独是真正的爱这个人,不论他(她)美貌还是丑陋、贫穷还是富有、高贵还是低贱、能干还是平庸,他(她)都认定这个人,是自己终身想互相搀扶着共同走过漫漫人生长途的那一个。

因为大爱不是占有,是给予;大爱不是剥夺,是成全;大爱不是要求对方为自己改变,而是要互相妥协和进步;大爱也不是要追求两情相撞的轰烈,而是在乎执子之手的平淡的天长地久。

大爱长情,不在朝夕;大爱也深邃,现于生死;大爱更是尊重,谁都不是对方的附庸。

大爱超越了时间限制,两个人的感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越来越淡,反而是如醇酒陈酿,越久越浓,最终把情人修炼成了亲人。

大爱也不需撕心裂肺的表白,不必用《上邪》那样的腔调大喊“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者是“要分离,除非是天做了地。要分离,除非是东做了西……就死的黄泉也,做不得分离鬼”(《挂枝儿•分离》)这样的起誓发愿,这些表白,抵不住情人生活中的一场痛彻心扉的风雨侵袭。

大爱就是潺潺流水,淡而无味,却奔流不息;大爱就是长篇豆腐帐,一分一厘的实在生活;大爱就是漫不经心的一瞥,虽然也有走神的时候,但你总在我的眼里。

大爱是亲人般的相守,它脱离了即时爱情的低级趣味和短暂相悦,它使真正相爱的人在精神的层面上无法分离,无论身在何处,两人之间的丝线,都会牵扯不断,无论经过多少争论与吵嘴,依然是雨过天晴,总有彩虹。

我不否定即时的爱情,它是深沉的爱的基础,如果小爱经受住考验,历尽磨难依旧不舍不弃,那么它就会向大爱进军。但是不能说因为小爱可以转化为大爱,就认为小爱都是值得歌颂的,恰恰相反,小爱要时常警醒,因为它常常是一时的兴之所至或心血来潮,它的生理机能大于智力机能,多数情况下,它是荷尔蒙驱动下的情感迷醉和头脑发昏,是丧失道家有云“物壮则老”,浅薄的小爱最易带来激情,也最易到达“情浓最深处”,但巅峰过后,激情很容易就会变成激愤,因为这爱情的根基太浅,它成长不了参天大树,反而会在暴风雨来临时拦腰折断。

因此要慎谈爱情,要懂得什么是即时的爱情,什么是深沉的爱情。

所以,奢谈爱情的人一定要知道,不经过独立思考的爱是冲动的爱,不经过考验的爱情是脆弱的爱情,不经过互相成全的爱情是自私的占有,无论它的爱的名义是多么的冠冕堂皇。

阅读微思客【爱情、婚姻聊天室】主题策划,请到微思客博客(http://wethinker.com)查询,或到微博(微思客WeThinker)微盘下载《微思客周刊》第06期 (http://www.weibo.com/u/5043717441?from=feed&loc=nickname)。

作者:万和道道家文化研究者 刘翁余。

编辑:@法兰蔻,「微思客」微信公号总监。盘古客版块编辑。微博:@法国蔻。

校对:宋韬, 法学专业在读研究生,微思客校对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