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

今日特稿| 许志永:堂堂正正做公民

★在这个特别的日子,我们推送许志永老师的这篇文章,希望给大家以启迪。很可惜,我们无法联系到狱中的许志永老师,取得他的授权。不过,我们相信,许老师可以理解我们的做法。

堂堂正正做公民

许志永

在一个呼吁官员财产公示就会被捕入狱的国家,在一个遍地屈膝的臣民社会,勇敢做一个站立的公民是危险的,可这个国家必须改变,必须有人率先站起来。

中国宪政文明转型不仅意味着政治制度变革——彻底告别家族或政党专制,确立司法独立、新闻自由、多党竞争等现代文明制度,还包括政治文化变革——彻底告别“枪杆子政权”、“打江山坐江山”、“成王败寇”的野蛮政治逻辑,确立公平竞争、公共服务、自由、公义、爱的美好政治信仰。必须改变土壤,宪政秩序才能良好运行,从个体做公民开始的新公民运动,在推动民主宪政制度建设的同时,奠基宪政文化土壤。

自己做公民

把这个强权横行、不公不义、自私冷漠的臣民社会,变成一个公平正义自由幸福的公民社会,是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使命。改变社会,首先从自我做起。我们不奢望民主自由人士皆为圣贤,但公民群体的个人道德会在相当长时间影响新生民主政治的品质,中华民族美好政治的梦想要自始奠基道义基石。

自2009年起我们推行《公民承诺》,倡导行为忠于内在良知,以合法方式和仁爱之心维护社会正义,彰显社会正气,在工作岗位上遵守职业伦理底线,拒绝公权私用、特权腐败,秉持理性、建设和非暴力原则参与公共事务,改良公共政策,监督公共权力,倡导公民文化……责任是公民社会的起点。

做公民,内心认同公民身份,确立公民精神——自由、公义、爱。公民不是臣民、顺民、草民、暴民,“公民”是一整套现代民主政治理念,它意味着现代文明国家和个人的正当关系,意味着真正的民主法治——直接选举、司法独立等普世制度,意味着宪政秩序保障的公民权利,意味着自由、公正、幸福的公民社会,还意味着责任担当——这是我的国家,我有责任让她更美好,意味着理性和建设性——推动中国以最低成本完成宪政文明转型。

做公民,追求自由。自由是权利,那些早已写在《世界人权宣言》中的普世价值——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游行自由、示威自由、迁徙自由、艺术创作自由……作为人类的一员,我们有责任追求当属于自己的自由。自由是真实,从自身做起,抛开专制潜规、虚假面具,回到自己的良心,活在真实之中。

做公民,捍卫公义。公义是公正,是责任。追求真正的民主法治,为被删帖、被拘禁、被剥夺宗教聚会、被“躲猫猫”死、被代表……而抗争。关心公共事务,关心国家未来,关心环境污染、暴力强拆、司法不公、社会保障、财产公示、《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财政预算、政治变革。当无权无势者遭遇不公深陷绝境,当司法冤案迟迟不得昭雪,当弱者的家园被拆迁队恣意侵占,当村民世世代代耕种的土地被野蛮抢劫,我们力所能及伸出援手,哪怕只是网络围观。

做公民,彰显爱。爱自己,远离肮脏潜规,清白坦荡为人处世,爱亲人,尽家庭社会责任,爱不幸的弱者,感恩他们受苦的担当,爱陌生人,放下无知的误解和敌意。爱每一个人,包括那些陷于隔离、恐惧、仇恨不可自拔的专制者,必须打破心的藩篱,唤醒中华民族心灵深处冰封的爱,让我们的社会充满信任与温暖。

团结做公民

新公民运动倡议做公民,不简单是个人道德建设问题,而是推动中华文明宪政转型的伟大事业。假设人人成了公民,享有普世的公民权利,中国一定发生了根本改变。可这假设不会凭空成立,公民必须团结起来,率先站起来的公民才可能得以持续坚守,正能量才不会被淘汰而是发展壮大。必须有体制外的健康力量成长起来,才可能推动中国变革朝民主宪政方向,也才可能以最小代价和平完成转型,我们才能最终实现做一个公民的梦想。

团结做公民,公开贴上“公民”的身份标签。

我们本来就是公民,可现实中大部分人没把自己当公民,也没有认真做公民,我们不需要改变自己的身份,不需要建立新的组织、团体身份,只要把公民身份当真,珍惜和践行公民权利,我们就在臣民社会中站出来了。我们在公民聚餐或公益活动时佩戴公民徽章,穿公民文化衫,微博头像和签名档加上“公民”二字,在公民联署或者向朋友介绍自己时名字前面加上“公民”……当我们公开彰显自己的公民身份,就会彼此发现,像我们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我们自然就是一个群体,我们都是这个群体的成员。

专制特权者可能不愿看到独立存在的群体,但也不大可能把“公民”二字彻底从宪法和网络上删除,不大可能说我们不能做公民。我们每个人都是公民,和在一起也叫“公民”,这既是我们每个人的身份,也是我们的集体身份,特殊标识的“公民”就代表我们这个群体。就好比在一个混乱的战场上,突然发现上天早已在我们每个人的包里预备了一副盔甲,穿上它,我们的队列自然就成了。

团结做公民,在自由民主规则下联合。

“公民”群体不是传统黑帮式的秘密组织,那种组织固有的特征如老大专权、层级关系决定其很难成长为民主政治的健康力量,但“公民”群体也不是无规则无责任一盘散沙,“公民”是我们共同的理念和身份,在自由民主规则下团结协作,在服务社会中健康成长。

自由规则是指公民群体每一个成员都是独立自由的个体,公民为理念而聚合,基于自愿而工作,不存在对“组织”的人身依附;加入公民群体不需要批准——没有谁有资格批准别人,只要认同公民理念,愿和大家团结协作,跟大家分享个人基本信息就算加入,不高兴了随时退出,不存在背叛和惩罚。

自由公民的联合是否过于松散缺少效率?不必担心。当今世界绝大部分国家政治团体都如此,为理想和信念而志愿工作,无需物质诱惑,个个热情高涨,大选就是一场狂欢,这才是现代文明政治。再说,独立自由的个体并不背离规范的团队建设和高效的分工协作,公民群体成长需要一个过程,现在是打地基阶段,地基必须是健康的。

民主规则是指大家平等参与,共同决定做什么不做什么,公民行动不是基于上级命令,没有上级,而是当地公民民主自治决定。各地公民群体自发成长,自治做事,群体之间有信息分享和民主规则下的协作机制。公民群体成长过程中不以特定个人为中心,而以议题为中心,哪个城市的公民群体有好的议题,比如王全章律师被拘留,全国其他地方的公民都是协作志愿者,没有老大,不论资排辈,未来的民主政治家在这个统一的平台上在服务社会中自然成长。

团结做公民,从公民同城聚餐起步。

公民团结需要从网上走到网下交流相识,同城公民聚餐是公民相识、联合的重要一步。多年来到处都有饭局,对于促进公民社会成长也都有其意义,但缺少协同,公民社会仍是一片散沙。自2011年底我们开始推动各地公民在同一时间聚餐,这是走向联合的第一步。

公民同城聚餐形散而神不散:第一,共同的公民身份,参加者公开彰显自己的公民身份,不是小圈子私人朋友聚会,而是公民就公共议题的聚会。第二,同一时间,每个月最后一个周六,如果同一时间遭到全面阻拦可以调整,但仍以既定的同一时间为目标。第三,同类议题,公民聚餐讨论时政或既定议题,比如3月倡议讨论当地的环境污染问题。第四,平等参与,遵循民主规则平等发言,比如第一轮每人两到三分钟自我介绍,第二轮讨论既定或临时议题,第三轮自由发言,然后总结或者表决要做的事情。第五,开放参与,与大家交流个人的姓名、职业、所在城市、电话、邮箱等基本信息,倡导下次聚餐每人带一个新人加入。

公民同城聚餐意义不在于吃饭,而在于公民定期聚会讨论公共议题,聚餐过程是民主规则的训练,聚餐讨论可能是新的行动的起点。各地公民聚餐模式可以自发创造,这一天,可以到公园捡垃圾,可以组织慈善救助,可以开展读书沙龙,可以围观公车揭露腐败,可以穿公民文化衫使用“公民”头像传播公民理念……同一天,惦念自己的公民身份,积极服务社会进步,打造公民共同体。

行动做公民

公民群体不是空谈的小圈子,各种小圈子多年来一直都有,空谈久了,小圈子缺乏社会根基,会逐渐消亡。幻想着悄悄聚集越来越多的同道不现实,人气一定是在行动中积累起来的。公民群体必须做事,在行动中成长。

公民共同体的成长可能是一个长期过程,当下,同城公民主要是做当地的事,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问题,比如启东环境污染、长沙野蛮强拆、周口平坟、司法冤案、贪污腐败抗震救灾等等,我们要善于发现真问题,努力解决问题,帮助弱者,维护正义,扎根当地社会谦卑服务,做一个免费的议员,赢得当地民众的广泛支持才有力量。有些议题是全国性的,比如教育平权、官员财产公示、反户籍隔离、反计划生育、社保基金账目公开等,无论全国性议题还是地方性议题,都需要各地公民协同努力。

公民行动分很多种,比如论坛发帖、微博转发、公布身边事件真相、随手拍等等,个体就可以做。同城公民聚餐是简单初步的集体活动,法律上没有把柄,但规模大了也会遇到压力,有必要顶住压力继续,当然不需每个地方的公民聚餐都如上海一样高调进行,有的地方高调带动更多人参与,有的地方低调力争更多体制内公民加入。街头围观、拉条幅、集会抗议、游行示威等要谨慎,关键看议题类别以及是否得到公众的广泛支持。

公民行动的底线。一个基本底线是非暴力,暴力不现实,而且结果可能更专制,今天我们能做的是非暴力推动社会进步,假如我们的温和理性没有了空间,暴力会出现,那是国家的不幸。至于行动是否违反法律,这要具体分析,我们崇尚法治精神和宪法,然后才会考虑具体法律法规,有些行动,比如倡议个人点蜡烛祭奠,完全合法,有些行动,围观、集会游行示威等合乎宪法和法治精神,但违背《游行示威法》等恶法,多数情况下我们的行动要完全合法,议题不很敏感且公众广泛支持情况下可以考虑突破恶法。

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承受能力选择行为模式。不需要每个公民都公开行动,不需要大家都冲在第一线,比如有些律师适合后援,当有人被捕他们以职业身份走上前去,有些公共知识分子适合作为“亲友团”,在关键时刻微博上含蓄地说句话也是参与,有人在微博上关注转发,有人捐款支持。

公开集体行动的风险。公开集体行动必然遇到压力,哪怕是环境污染、教育平权等非政治议题,只要以团结施加压力的方式推动,都会面临压力。健康力量成长不可避免遇到保守势力打压,要学会在压力中成长。我们尊敬那些勇敢的先驱者,但公民群体成长需要一点一滴的胜利鼓舞人心,所以议题选择尽可能有公众的广泛支持,比如打破户籍隔离教育平权等,推动起来相对更安全,当然,后极权时代没有绝对安全的底线,做公民,随时可能要为社会进步承受代价。

堂堂正正做公民

认认真真做公民,团结起来认认真真做公民,在捍卫自由、公义过程中成长壮大,“公民”群体自然就会成长为约束权力的政治力量,这对于中国民主化进程至关重要,但也会遭到保守势力打压,但我们堂堂正正做公民,怕什么呢?

堂堂正正做公民,是我们纯真的信仰。爱中国,努力让她变得更美好,我们的终极目的不是为打江山坐江山,不为财富和权势,而是为自由、公义、爱的梦想。这个强权横行遍地贪腐的特权社会必须改变,这个诚信缺失道德沦落的丛林社会必须改变,必须结束专制,建设真正的民主法治,建设一个自由、公义、爱的现代文明中国。这场伟大的历史变革必须有一群坚定的理想主义者担当责任,成为公民楷模,我们就是这样一群理想主义者,努力奋斗是为每一个中国人和子孙后代的平等尊严、自由幸福。做一个公民,这不是策略,而是一生的信仰,当我真正成了一个公民,享有直接选举、言论自由、信仰自由等普世的公民权利,我的国家也一定变了。

今天,在体制外成长为公民社会健康力量是我们必须肩负的历史责任。“公民”群体不是体制内改良派,专制体制必须结束。“公民”不为“打江山坐江山”的丛林政治,理念没有推翻、打倒、敌人等专制话语,我们以建设的心态推动国家进步,建设民主法治,建设公民社会,以建设的方式结束专制,完成中华宪政文明转型。“公民”不是一个政党,她的使命超越政党,当中华宪政文明完成转型,这个群体的很多人会成为民主制度下的政治家,也会有很多人继续从事教师、律师等原来的职业。“公民”不是专制意义上的政治组织,为避免“组织”这个词在中国特定语境下的污染,我们更愿意称自己是公民群体或团队。“公民”是我们共同的理想,共同的身份,是泛民主派的公民共同体,是团结推动社会进步的共同平台。

堂堂正正做公民,是我们共同的责任担当。大变革时代,健康力量必须团结起来,我们找到了团结的方式——共同的公民理念、共同的公民身份、自由民主规则,我们找到了公民力量成长的道路——服务、担当、放下——以行动服务社会努力帮助最需要帮助的人,勇敢担当责任追求民主自由挺直脊梁,放下自我的偏见、自大、名利、地位,遵从民主规则,以虔诚的信仰担负历史责任。

无论面临什么压力,请告诉自己:我是公民,追求一个现代公民应有的普世权利,我是公民的一员,和其他公民一起推动国家民主法治,建设自由、公义、爱的美好中国,谁也没有权力剥夺我的公民身份,谁也没有权力剥夺我做一个中国公民的梦想。

公民:许志永

2013/4/23于不自由的家中

作者:许志永,中国河南人,公盟创始人之一,新公民运动的主要创始人和标志性人物,中国著名青年法学家、宪政学者和公民维权的领军人物。北京市海淀区十三、十四届人大代表。倡导公民以非暴力的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要求当局给予国民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要求官员公布财产,并惩治腐败。2014年1月26日上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为名,判处许志永有期徒刑四年。4月11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许志永的上诉,维持原判。

编辑:在远方写作,微思客逻各斯版块编辑

校对:宋韬, 法学专业在读研究生,微思客校对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