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酷评| 天真的理性主义者

★本文原刊于“鱼之乐”博客,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简体版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伟雄。

天真的理性主义者

王伟雄

相信大多数人都同意,我们在思考和行事都应该尽量理性,因为不理性的想法很容易出错,而不理性的行为也很容易引致我们不愿意见到的后果。科学及其他知识学问的追求和累积,更非讲究理性不可 — 任何学术主张或理论都要合乎逻辑和有理据支持,否则便沦为空谈猜想,甚至连自圆其说都做不到。

然而,有些非常重视理性、开口闭口批评别人不理性的人,却对理性只有极其粗疏的了解;这些人基于自己对理性的粗疏了解,严重高估了理性的力量和作用范围。这些人还往往有另一个毛病,也是他们惹人讨厌之处,就是严重高估自己的理性程度;病情重的,举手投足和谈吐之间都彷佛自己就是人类理性的化身。这些人,我们不妨称之为「天真的理性主义者」。

理性这个概念,在日常对话里运用时,在特定的脉络有大家都大致明白的意思、或至少不会妨碍沟通,但这并不表示理性是一个简单或有清楚定义的概念,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哲学家和心理学家研究「甚么是理性?」、「为何应该理性?」、「理性可以如何分类?」、「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是怎样的一种理性?」等问题了。当然,不是人人都须要对理性这个概念有清晰而深入的了解,不过,如果是经常将「理性」挂在口边,而且主要是用来批评别人的,对理性的了解就不应该太粗疏。

天真的理性主义者对理性的了解真的只能用「粗疏」来形容,我就曾经见过有人写文章解释甚么是理性,不但说那是个很简单的概念,还说理性不外乎是思考基于事实,只要考虑事实之间的关系并让事实改变自己的想法,那就是理性了。须知道,单是「甚么是事实?」这个问题,已经没有简单的答案(可参考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里 ‘Facts’ 一条) 。就算撇开这一点不谈,假设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时已清楚掌握了所有相关的事实和它们之间的关系,我们还须要运用一些思考的原则或方法,例如归纳法(induction),才可以得出结论;基于这些原则或方法的思考,也因此是基于事实吗?

说到归纳法,可以带出重要的一点:理性思考里有些成份也许是没有充份理据支持的,归纳法就是一个好例子 — 我们有充份理据支持归纳法吗?至少不明显有,如果你尝试找理据支持归纳法,很快便会发觉也许只能使用归纳法来支持(「归纳法到目前为止都很可靠,因此往后也可靠」),但这明显是行不通的。

如果你认为理性思考不应该有任何没有充份理据支持的成份,你除了要停止使用归纳法(除非你能提出充份理据支持归纳法),你的所有理据也应该有理据支持,而这些理据的理据也应该有理据支持,如此类推。虽然你不必将所有这些理据一一列出,因为其中一些是你认为理所当然或人尽皆知的,但你应该有能力提出这些理据;问题是,你真的能够对所有理据提出理据吗?如果做不到,就是不理性吗?

天真的理性主义者还有一个天真的想法:掌握了相同的事实,明白它们的关系,就会达到相同的结论。不要说在哲学、历史、政治学、宗教研究、文学、艺术等人文学科的讨论里不是这样,就是在科学里,也往往并非如此,因为科学理论的结构复杂,面对相同的事实,就算是同一个理论,不同的研究者也可以有不同的取舍 — 他们可以同样地理性,却得出相异的结论(当然,科学理论不同于文史哲等研究,长远而言往往会达至共识,但这是另一点了)。

天真的理性主义者认定自己是理性的,如果他们遇上异见者,很自然便会有以下的判断:这些异见者一是还未掌握有关的事实,一是脑袋有问题,不是愚蠢,就是胡涂。有些天真的理性主义者,就是这样成了自大狂。呜呼!

(王伟雄,加州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