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影院 |和解VS疏远:一个小型人类社会舆论场

 

★本文由微思客首发,经作者授权推送,作者玉照。如需转载,请与微思客联系。封面图片来源:http://movie.mtime.com/203208/posters_and_images/7028968/

和解VS疏远:一个小型人类社会舆论场

——《闯入者》影评

玉照

无须多言,使人们噤声的方式本身,就常常以鸦雀无声的方式进行。

——Eviatar Zerubavel

王小帅的新片《闯入者》尽管没有如同期上映的《何以笙箫默》那样获得过亿的票房,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已经以另一种方式获得了成功。它引起了大部分关心这部电影、需要这部电影的人的热议和讨论。《闯入者》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几乎都被评论者、影迷们赋予了丰富的内涵,进行了深入的诠释,甚至是过度的诠释。在这场由《闯入者》所催生的热烈讨论之中,正因为有太多或严肃或调侃,或深刻或动人的谈论,以至于今天再去谈论《闯入者》就会变得矫情,甚至是多余。

影片的主线应该是老邓和老赵之间的矛盾与纠葛,这场跨越时空的纠葛背负了过多历史、时代和人性的重负,以至于任何一种对这场纠葛本身的言说都变得十分困难。而正是这种言说的困境本身制造了无数开放的空间,使得每一位观影者都能在自己的心中一遍遍地重写属于自己的《闯入者》和那些“多余的话”。

相比较影片中各位主角的利益纠缠、道德困境,本文关注的既非主角老邓,亦非石榴饰演的贵州青年,而是那些无名又无姓的三线工厂的同事们,这场事故亦或是故事的见证者,他们是如何处置自身的情感和态度的。

几十年前,为了争取从三线回京的唯一指标,老邓开始拼命搜集同事的黑材料,写信到北京揭发对方。最后终于获得了这个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老邓的所作所为就当时工厂的工人来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按常理,老邓离开三线,作为受害者的老赵一家应该得到大家的同情和关心,大家应该主动站到老赵一边,一起谴责老邓的罪恶。但是事实正好相反,老邓一家回京以后,其他人并没有把老邓看做一个恶人或者说罪人,敬而远之,相反老邓再回到老厂子的时候,其他人仍然热情相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老赵一家,当年的受害者,从影片可以大概看到,并没有与当年深知事件真相的人站在一条战线上。当年那些熟知真相的人何以与老邓和解?又缘何与老赵疏远?

当年三线工厂同事们对待老邓和老赵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个小型人类社会舆论场。决定每个人在这个舆论场中的态度和作为的,与其说这与历史有关,毋宁说它更与人性有关。它是无时无刻不渗透在我们生活之中的人情和杂糅在我们内心深处的人性。

首先看同事们对老邓的态度,为了获得回京名额,拼命地写揭发材料,这种背后做小动作的行为按理说应该是卑鄙的,应该被从人群中孤立起来的。但是没有,老邓和老黄长期保持了联系,并且再次返回三线小城市时,得到了老同事的热情接待。

从最功利的视角来看,群体总是倾向于与较强一方结成联盟,而对弱者则敬而远之,调回北京的老邓代表的自然是社会等级中的更高一级,老同事们都有借助老邓表达诉求的私心。尽管老邓通过不光彩的手段获得了回京的指标,但这并不妨碍他们与老邓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但是同事们和老邓的和解并不妨碍他们与老赵一家的亲近,为什么老同事们对老赵一家会疏远呢?相较于与老邓和解的功利心,与老赵家的疏远隐藏着更为复杂的群体心理。

人与人也许在智商、情商上相差甚巨,但是却常常有着相似的本能和情感。在人的无意识的深层结构中,往往包含着一个文化传统长久以来渗透其中的东西,这种东西往往对人的选择产生着持久、深入而又不自知的影响。

与老赵家的疏远并不代表同事们对老赵一家没有同情之心,也许大部分人都会对老赵报以同情,但是他们却不会将这种同情心外化为行动,更多时候,群体会对弱者的遭遇选择沉默。并且这种沉默并非有意识的,它往往是一种无意识驱动下的本能。

长久以来,我们以为在群体心理中处于主导地位的是革命、是造反的本能,所以我们想尽一切办法制止群体性事件的发生。事实上恰恰相反,群体聚众形成极端群体事件的案例往往是短暂的,这种群体的爆发和反叛总是暂时的。更多时候,受着无意识观念支配的群体更加倾向屈从于世俗的等级制度,大部分人更倾向于保守而非革命。因为对大部分人来说,按部就班的生活更加让人有安全感,对那些随时可能改变现有生活状态的新事物则存在着根深蒂固的恐惧。这种恐惧深植于人的内心深处,在这种无意识的恐惧之下,大部分人往往保守地采取从众行为,放弃个体责任意识,这种行为既可以保全现存状态,同时又能够免于承担责任。正是这种自我保护的需求使人自觉不自觉地融入自己所处的社会舆论场,坦然接受现状。

当然在这场小型舆论风暴之中,老赵一家也并非完全意义上的受害者。在影片中从未真正出场过的老赵,也是文革中的积极分子,都斗死过不少人。相信老邓回北京后,老赵应该也没少写信报复老邓。老赵在同事们的眼里也就成了受害者和迫害者这样一个复杂矛盾体。正是这种复杂的矛盾构筑了这个复杂的人情网络。网络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撕扯关乎历史,更关乎道德选择背后的人性,我们似乎可以谴责任何人,又能够原谅任何人。

相较于时代的悲剧,个体的人性更加令人唏嘘。每个人的选择都是复杂而难以解释的,不论是和解还是疏远都不完全是因为道德上的放弃,也未必一定是出于功利的目的。而是在我们的人性之中,在我们的传统之中,天然有着一份被我们熟视无睹的幽暗,我们远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理性和独立,我们习惯于站在多数人的一边谋求安全感。我们也没想过这种熟视无睹竟背负了无意识的盲从和道德责任,因为我们总能欣喜地发现,我们是大多数。

(玉照,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博士,微思客WeThinker团队林中路版块编辑)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