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 什么是自由主义左翼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特别推送。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作者

编者按

如果有人问起何谓政治的“左”与“右”,我们大概会简略地回答,“左”倾向平等,而“右倾向自由;“左”与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有关,而“右”则与保守主义、自由主义有关。

这样看来,自由主义左翼就显得陌生而奇怪。自由主义左翼的诉求是什么?它是否只是一种简单的“叠加”?它背后的道德基础又是怎样的?希望周保松老师的这篇文章能给读者们带来答案和启发。

什么是自由主义左翼

周保松

在网上读到稻草君的《关于民粹与左翼的几点观察》,很受益。这是相当到位的一篇评论,值得有兴趣的朋友认真阅读。

对于自由左翼是什么,我过去几年,写了差不多二十多篇文章来探讨,主要发表在《南风窗》,在大陆引起不少争论。这些文章都收在《政治的道德:从自由主义的观点看》一书,有兴趣的朋友可参考。

以下我承接稻草君的讨论,略谈我对自由主义左翼的一些看法,顺便对李达宁君的《论自由主义者之虚妄,兼论左翼道德》一文作部份响应。

1

在香港不同的政党和政团中,除了街工、职工盟和社民连,工党在理念上也是颇接近自由左翼的(当然他们自己未必这样看)。我记得大约两三年前,工党的朋友请我去做一次内部分享,我拿着工党的党纲逐点分析背后的政治理念,他们才知道工党的许多政治主张背后,其实预设了一种自由左翼的对正义社会的想象。

这多少说明,香港的政党普遍缺乏对政治意识形态及政治哲学的兴趣,因此对于政治观念/价值,及使用这些观念/价值支撑起来的社会想象(social imaginary, Charles Taylor的用语)不是太有自觉,更甚少意识到有必要为自己的政治立场做公共证成(public justification)。参与政党和社运的朋友,虽然对于政治及社会议题必然有种种道德判断,但不一定对支持这些判断背后的理由有充份认识,或者自觉地将这些判断放在一个更系统的政治道德框架中去做论述。

这部份和政治哲学在香港公共讨论中长期缺席有关。主导香港公共讨论的,最多是自由右翼经济学者及实证导向的社会科学学者,公共问题的规范面向常常被忽略,又或在一种强势的市场逻辑下被视为不需讨论的共识。就此而言,我们这些从事政治哲学的人有不容推卸的责任。但这又不是或不仅仅是个人责任问题。政治哲学在香港长期不受重视,这现象本身恐怕不是偶然。

相较于西方,甚至相较于台湾和大陆,我们关于政治道德问题的讨论实在相当薄弱。我在早前一文中,希望本土论者好好发展出属于它的政治道德,同时希望马克思主义左翼也能好好论述出它的政治道德,的确是我的心愿,因为只有通过这些努力,我们才能有足够的道德资源供我们去做自我理解,去做公共证成,以及寻找社会的另类想象。这些不同理论的理由是否成立,可以具体争论。但我们先要将这些理由好好放上桌面。香港年青一代有想法的朋友,值得在这方面努力,而不宜过于停留在非友即敌及情绪主导思考的状态。

2

说回理论和现实的互动,我可以用手上两本书作为例子。英国工党在1988年成立了一个智库(The Institute for Public Policy Research ) ,专门从事公共政策研究,并在智库下设立一个社会正义委员会(the Commission on Social Justice),然后在 1994 年出版了一个报告: Social Justice: Strategies for national renewal,在英国引起极大回响。然后到了2005年,又出版了第二份报告:Social Justice: Building a Fairer Britain。(网上应可找到)

这两份报告都已结集成书,里面有许多关于何谓社会正义的思考,既有原则性的政治哲学理论,也有将这些理论应用到不同社会政策的反思。这种视野和定位,值得我们借镜。思考一个社会,不能只问它是否够繁荣,增长是否够快,股市升到多高,而更需要问:它是否正义,是否道德进步,是否让每个人活得好活得有尊严。这正是广义的左翼传统的基本关怀。

3

正如稻草君指出,“左翼”和“左派”一词在香港通常指涉亲共的政党和工会,而在香港长期恐共防共的社会氛围中,“左”是政治毒药,基本上没什么泛民政治团体愿意和“左”沾上边。再加上香港长期受芝加哥自由右翼经济学派主导,在政府、媒体和教育等多重配合下,小政府大市场、积极不干预、低税制低福利,几成香港不同政党的共识,而这个共识又在社会取得极大支持。

于是,香港的政治光谱,基本上只是由政治立场上是否亲共和是否支持民主来定义,而在影响社会民生的种种经济议题上,大部份政党的立场是相当模糊和没有原则的,所谓的分别往往是在具体议题上基于选举策略而有不同立场,而不是有清晰的理念和价值在背后支持。(当然不同政党之间会有分别。例如社民连便较民主党清楚得多。)

于是,问题出现了:香港的政党如何面对一百多万人活在贫穷线之下以及坚尼系数上升到0.537这个现实?如何面对这个机会极度不均、社会流动缓慢、跨代贫穷严重的事实?难道香港人还会相信,只要香港继续拥抱市场至上、低税率低福利少干预的放任政策,继续拥抱狮子山精神,问题自然会解决?当然不能。

那么出路在哪里?当然需要政府介入。只有政府更积极的介入,才有可能改变许多人眼中极不正义的社会现况。(但为什么不公义,需要实质的道德论证。我们不能简单地说,贫富差距本身就必然不公义。原因很简单。如果某人纯粹因为个人努力而赚取较他人更多的财富,许多人会认为这种差距没有问题。换言之,平等或接近平等并不必然等于正义。)

4

那么,政府应该如何介入?一种相当传统的社会主义左翼观点认为,问题根源在资本主义的生产和财产制度。只有彻底消灭市场经济,改行计划经济,彻底消灭私有财产制,改行财产公有制,才能从根本处整体地解决问题。只有如此,人民才会有真自由、真平等、真公义、真解放。而要实现这个理想,就要无产阶级团结起来,进行阶级斗争,推翻资本主义制度。阶级问题,遂成问题核心。因此,所有在资本主义生产制度下的改良,都是虚伪的,也是虚假的。

今天还有多少人相信这个姑且称为教条马克思主义的左翼立场?我估计不多。社会主义的大实验,经历了苏联和东欧的社会主义阵营解体及资本主义转向后,经历了中国过去三十年的市场经济改革后,基本上已经难以为继。最少到目前为止,我相信大部份相信社会主义的理论家,都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计划经济和公有制,在历史实践中被证明为不可行不可欲,而市场的确有它的作用和位置。(当然,有人会说,以往所有社会主义实践都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但这种辩护,恐怕没有太大说服力。)

1989年后,有许多市场社会主义(market socialism)的讨论。但历史发展到今天,全球资本主义经济体系成为几乎牢不可破的霸权,而且仍然享有相当高的正当性。(想想2008年金融海啸后,整个资本主义体系基本上不受到任何根本的挑战即可见一斑。)

于是,我们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既不想要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和计划经济,又不想要放任自由主义(或新自由主义,或自由右翼)所鼓吹的那种无约束的资本主义,那么有没有别的出路?这是我们的问题。

5

自由左翼在此提供了一个可能。事实上,这个可能基本上被大部份今天的民主国家接受,也就是所谓的自由民主制下的福利国家模式(liberal

democratic welfare state),在欧洲则往往被称为社会民主主义模式(social democracy)。

在制度上,自由左翼有四个相当核心的主张。

第一,每个公民享有一系列平等的个人权利。国家最重要的责任,是充份保障公民能够行使和实现这些权利。这些权利包括第一代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例如言论思想信仰的权利,组党集会结社参选的权利等,也包括第二代的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有人称第一代为消极权利,第二代为积极权利。详细的内容,最好是参考联合国的《公民权利和国际权利公约》、《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如果我们留意罗尔斯的正义原则的第一条,即清楚说明公民享有一系列平等的基本自由(basic liberties)。

我们可以说,这是自洛克、康德以降,再到当代自由主义左翼共享的一个基本立场。大家有兴趣,可以去读读美国的《独立宣言》(1776)及法国大革命的《人权和公民权宣言》(1789),里面即承载了这个自由主义的理想:每个公民享有一系列不可让渡的基本权利,这些权利保障了人的自由自主和尊严。如果国家不尊重这些基本权利,人民便有公民抗命甚至革命的权利。

自马克思以降,不少社会主义左翼朋友总对自由主义这个权利原则不屑一顾,甚至以为这只是徒具形式,又或只是自利主义的体现。(马克思的观点,可参考他早年的《论犹太人问题》一文)这是大错。原因如下。

(1)这些权利最重要的作用,是在宪制上保障个体的基本自由和根本利益。它绝对不是徒具形式,因为它写在宪法上,且具有优先性,且可通过法治和司法复核等制度来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试想像如果你活在一个个人权利得不到任何保障的社会,你将活在怎样的境况,当可明白。

(2)这些权利是所有公民都可享有的,而不是某部份人的特权。难道民主国家的穷人就没有信仰自由和平等投票的自由?!难道这些投票的自由,都是形式的虚假的?显然不是。穷人手上的一票,恰恰是捍卫他们的权益最有力的武器。

(3)有效实践这些权利的确需要经济和社会条件配合,所以自由左翼会主张一系列相应的社经及福利政策,来避免这些权利最后只是富人的特权。例如罗尔斯主张相当大程度的社会财富再分配的一个很强的理由,正是确保每个公民的政治自由的公平价值(fair value of political liberties)得以实现。

(4).这些权利不仅只局限于法律形式,而是具体实践于公民生活。想想雨伞运动争取的真普选,难道不是在争取所有香港公民都可享有平等地参与政治的权利吗?想想香港的义务教育,不是在确保所有孩子能够享有同样的受教育的权利吗?想想过去数十年在世界各地争取的种族平权运动,两性平权运动等等,不是在实实在在改变许多受压迫受歧视者的处境吗?

6

就此而言,自由民主国家在历史的实践上,证明较社会主义国家更能保障每个公民的基本自由和权利,这是非常重要的判断两种制度优劣的标准。

有些朋友或许会说,马克思主义追求的是真平等真自由。那么我们就必须追问下去:这些真自由是什么?如何实现这些真自由?这些真自由在什么意义上较自由主义所保障的基本自由和基本权利更为可欲?这需要实质的道德论证,也需要足够的历史反思和知性诚实。事实上,自十九世纪末以降,西方社会主义左翼传统已十分重视这些自由主义主张的权利,并努力为穷人和受压迫者争取这些权利,并希望在一个自由民主的框架中通过选举去争取执政权,从而实践其政治理念。就此而言,自由左翼和社会民主主义有许多共同的主张。(里面具体的证成理由当然会有不同。)

但大家必须留意,以上所说并不意味自由民主社会已经完美,已经充份保障公民平等的权利和自由。绝非如此。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自由左翼同样面对许多困难。

例如我们在谈自由(liberties)时,我们是在谈一张清单,那么什么样的自由最为重要?如果不同自由之间发生冲突,应该如何取舍?如果实践某些自由需要大量社会资源,谁来承担提供这些资源的责任?如果某些自由和其它价值产生张力(例如教育消费的自由和机会平等),如何平衡这些诉求?更为根本的是,自由左翼真的有能力驯服资本主义这只大海兽吗?这些都是自由左翼必须面对的挑战。

大家须留意,在响应这些问题时,自由左翼和自由右翼也有许多实质的分歧,例如自由左翼一般不会接受有所谓先于制度的拥有私产(尤其是生产工具)的绝对权利。自由左翼的权利观,也不会限于个体不受干预的消极权利,而更多地主张通过社会福利来确保公民的权利得到有效实现,例如教育权。

7

第二,自由左翼主张主权在民,并要求权力的正当性行使必须得到平等公民的投票授权。因此,它主张一人一票的民主政制。正如我之前不少文章指出,民主背后的基础,是个人自主和政治平等。而为了实现这两个理想,自由左翼不会说,只要在形式上保证每个公民享有相同的投票权即可。因此,财政上补贴小政党,监管及限制政治捐款及政治广告,有效的民主教育及公共商议,合理的财富分配等等,都是自由左翼十分重视的问题。

第三,自由左翼基于对平等的政治自由、教育和社会竞争上的机会平等、人与人合理的社会生活关系、照顾弱者及不幸者的基本需要等考虑,主张国家有恰当的角色去为所有公民提供基本的,甚至相当完善的社会福利(教育、医疗、房屋、失业及退休保障等等),从而使得每个公民有合理的机会和条件过上自由自主的生活。

为了满足这些目标,国家有权约束市场,有权通过税收去限制财富的过度累积(例如累进税和遗产税),也有权在不同领域采用不同的产权制度(例如在关乎基本民生的水电能源交通方面,由国家拥有、生产和分配这些资源),而不会一刀切地主张私有产权至上。(同样道理,自由左翼不会轻省地否决市场的重要性,无论是工具性价值(效率、生产力、创造力、有效调配资源),还是内在价值(市场本身包括了就业、消费、生产和选择的自由。这些自由对人的福祉重要。)

当然,如何具体落实这些理念,很难有一刀切的公式,而往往需要因应不同社会的具体政经发展,通过民主方式去进行各种探讨尝试。事实上,民主社会无日无之的政治争论,都和如何合理分配社会稀缺资源息息相关。在这些争论中,我们往往会看到不同政党政治道德上的分别。

第四,自由左翼重视人的自由自主,因此主张政教分离,鼓励文化多元,反对家长制,不赞成国家动用权力和资源去宣扬某种特定的宗教,或强加某种生活方式于人们身上。自由主义认为,我们应该尊重人的独立性和主体性,因此国家最重要的责任,是确保每个公民有充份的自由和相应的社会经济条件,去追求和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8

以上四点,大略勾勒出一个我理解的自由左翼的政治蓝图:重视个人权利、争取民主普选、支持社会福利、鼓励文化多元。这样的理念,是否值得追求?它真的在理论上和实践上能够走出社会主义左翼和资本主义右翼的第三条路来吗?这需要大家一起来思考和辩论。但通过以上说明,我希望大家能够见到,自由左翼和社会主义左翼,自由左翼和自由右翼,的确有许多理念上的差异。如果一旦说起左,就以为只有社会主义式的左,一旦说起右,就以为只有无条件拥抱市场资本主义的所谓新自由主义或放任自由主义的右,那实在是个不太美丽的误会,并会导致许多思想混乱。

去到最后,我们或许会回到稻草君文中触及的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好好地将问题弄清楚,那么在政治光谱中,香港会有多少人愿意承认自己是自由左翼?这个问题很有趣。最少就我个人来说,自由左翼是香港进步政治的一个出路。

(作者周保松,香港中文大学政治与行政学院副教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