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台北西门红楼: 百年前的欧式贵妇百货?

★感谢微思客特约作者陈国元赐稿。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为陈国元。

台北西门红楼: 百年前的欧式贵妇百货?

陈国元 Willie Chen

图1:转型文创与休闲的西门红楼砖市场与八角楼

台北西门町圆环广场旁「西门红楼」,与附近距离仅有400公尺远的台湾总督府(现在的台湾总统府),都是建于日本时期,具有英国19世纪维多利亚红砖立面风格的古迹建筑。红砖白灰石相间的八角「西门红楼」与相连的十字型红砖市场是许多国内外观光客到西门町第一站。周末广场特有的文创小品市集,聚集来此逛街的年轻人潮,与周遭象征年轻文化的西门町徒步区串成一片,但这里多了一份怀旧与异国历史情怀。

见证二战后的大时代移民潮与美军消费文化

1949年,大量中国移民潮在台北中华路两侧搭起临时落脚之处,随着中华商场的兴建,原本西门町圆环一代聚集着新式电影院,再加上战后初期美军驻守台湾,带来西方消费文化与民生物资采买,西门町在二战后半世纪一直扮演着台北最重要的消费娱乐文化圈,其中西门红楼在老一辈台北人印象里却是一座放着二轮西片与古装国片电影的戏院-「红楼戏院」。

图2: 老一辈台北人对西门红楼是一座二轮西片戏院,在复原与再利用之前,西门红楼沦为招牌与摊贩包围的空间(照片: 数字典藏与数字学习联合目录,台湾典藏网站)

然而,随着1990年代台北市区逐渐往东区发展,西门町开始没落,红楼一度颓圮、惨遭遗忘隐身陋巷(请回复G29,阅读《东西方都市设计交融下的台北101摩天大楼》了解台北东区发展)。1997年因西门町开始规划徒步区,并重新审视西门红楼历史价值公告为古迹,将外表复原与再利用,红楼才以文创工坊市集与表演艺术空间身分,再度成为西门町重点地标。

图3: 西门红楼近年在当地人与观光客的印象为文创基地与象征年轻文化的乐团表演空间,图为内部商店街与后栋的河岸留言时尚音乐酒吧。(笔者摄2010年)

台湾第一座仿维多利亚公共建筑

溯源西门红楼身分,它可以算是大东亚建筑史中,具有相当独特的地位与价值。红楼落成于1908年,是台湾第一座英国维多利亚红砖风格,仿西式市集的公共建筑。建筑师为近藤十郎,1904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建筑科,与日本近代建筑始祖「辰野金吾」同样受教于英籍建筑师康德(Josiah Conder)。1906年,他来台湾担任总督府营缮科,是台北城都市与建筑欧化主要推手。他的第一份现存作品就是这座西门红楼,比起辰野风建筑颠峰年代的台湾总督府落成年代(1919年)还早11年,更是日本早期辰野风建筑浪潮里代表。(关于台湾总督府与辰野风建筑,请回复G15阅读《台湾总督府建筑的英式血统与日本「脱亚入欧」的企图》)

图4: 台北西门市场(Taihoku Market,Formosa) 百年前落成时英国维多利亚红白相间样貌(照片: Taipics 网站)

一世纪前的新都市计划与新购物中心

西门红楼原名「台北新起街市场八角堂」。清朝末年,西门町一带原是座落在艋舺、大稻埕与台北城(1875年后)所组成「三市街」中间的低洼地带与滥葬岗。1885年台北城西门宝成门外又筑一条「新起街」,用来连结台北城与艋舺。

图5: 日本进入台湾之后在1895年所实测并发行的『台北及大稻埕、艋舺略图』,其中现在的西门町一带(图中台北城外西半部)仍属低漥空地,红圈圈处为后来的新起街市场(西门红楼),蓝色三角形指着原来的台北城西门宝成门,连接到艋舺的道路为新起街(图资来源:中研院台北市百年历史地图)

1895年台湾岛纳入日本帝国版图,总督府开始进行大台北都市计划,将台北城西门外到淡水河之间低洼地填平,打造西方国家「棋盘式街廓」,建造新式住宅、店铺与清幽佛寺(东本院寺,西本愿寺,法华寺),供日本居民居住,购买民生用品及参神的场所,「新起街」就是代表这一新都市计划的街市产物。

日本人并不选择与汉人聚落为主的艋舺(现在万华)与大稻埕(现在大同区)作为日本人居住邻里,而选择住在新重划区(当时的西门外,东门外,南门外与城北),并以台北城城内作为日本人主要行政机关与总督府办公场地。

图6: 日本时期仿19世纪欧洲的新都市计划下的台北西门町椭圆公园,照片正中远方即西门红楼(照片: Taipics 网站)

日本人刚来台湾时,因当时台湾公共卫生条件极差,许多日本人水土不服而致病。先进的医疗设施与具卫生质量市集,都是提供日本人能在新天地,安心居住的必备公共设施。日本人先在台北城内东边盖起东亚第一座全西式医院(1895年的总督府病院,之后变为台北帝国大学附属病院),解决医疗问题;随后在台北城西门外盖第一座市场与商品交易市集,作为日本移民的主要消费市场。

图7: 台北西门市场1939年的摊位图,图片: Wiki

十字型西门市场内设计为传统市集之外,八角堂建筑的一楼,共八间小店铺,分别贩卖休闲文教用品与西药等用品,二楼贩卖台湾土产、明信片及日本土产。后来,市场外围陆续增建多处私人平房店铺与摊贩。1911年,日人在市场内的八角堂北侧建造稻荷神社,供奉仓谷神魂,信者多为日藉商界人士。(图7)

图8: 1935日本在台湾举办万国博览会,其中一个展场就在西门圆环一带,空拍博览会照片下方可以发现西门红楼的八角楼屋顶与一旁的稻荷神社(照片来源: 始政40周年台湾博览会画册,东京国际情报社发行。)

定位在台湾岛上第一座市集空间,是专门为来台的日本人与城内总督府办公人员等主要消费族群打造。与其用现在「市场」概念来说明,不如说是一座高档现代化仿欧洲时髦购物广场。当时日本帝国正值全盘西化浪潮,想打造一座国家级购物中心,多少会从当时欧洲先进购物广场典范里找寻可以在台湾落实的设计概念。

然而带着中世纪教堂十字型平面的西门红楼市场与八角楼,是怎么来的?

承接欧洲中世纪的教堂与受洗堂

西门红楼建筑群最醒目的特色,就是入口红砖八角楼与十字型平面。二战后,因政权改变,以华人自居的台湾当时文史学者,对此建筑物造型与配置的解读是当时西门城外皆是墓地,打造八卦造型角楼可以避邪。然而。考究当年因明治维新而彻底西化,日本总督府东京大学派的建筑团队与西方都市计划思维,台北城内新机关建筑未考虑当时中国风水理论,华人思维的避邪镇煞看法或许只能当作茶余饭后的去位讲法。

图9:台北西门红楼-『十字型市场』复原图,1997,李乾朗绘

设计者建筑师近藤十郎或许没有亲自到英国,但他的教育过程深受当时英国建筑学派影响,他来台的第一个作品或多或少延续在东京大学里所学,英国因政教合一而非常普遍的十字型教堂建筑是一个基本空间学习范本。1906年,来到日本帝国新天地的台湾,对他而言是一个完全陌生蛮荒之地,在心灵归属上或许从大教堂空间得到慰藉与启发,透过比较他设计的八角堂造型与西方大教堂附属的洗礼堂(Baptistery)或议会圣殿(ChapterHouse),几乎是同个模子打造出来(图10)。

图10: 台北西门市场八角楼的比较: (1)台北西门红楼八角楼(笔者摄); (2) Florence Baptistery,佛罗伦萨圣若翰洗者洗礼堂,(照片:Wiki); (3)台北西门红楼八角楼内部屋顶结构(照片:台北市文化局) ;(4)LondonWestminster Abbey,Chapter House,伦敦西敏寺的洗礼堂兼议会圣殿的天花屋顶(照片: Clive Dawson 网站)

近藤十郎打造的台北西门市场,带有西方大教堂十字平面轴线,隐隐约约地指向英国而非日本(图11),他心中建筑典范祖国或许就是英国,而他接下来的许多在台湾的公共建筑作品都一脉相承,透露着他传承自英国血统的讯息,如台湾总督府,台大医院旧馆,建国中学红楼,建成小学校(今台北当代艺术馆等等)(请回复G4阅读《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

图11: 1958年西门红楼空拍图,十字型的教堂平面很巧妙地遥指英国,照片:台北市都发局历史图资。
图12: 伦敦19世纪的维多利亚红砖大教堂建筑: 西敏寺大教堂(WestminsterCathedral,London),红白相间的DNA,几乎是台北西门市场的预想典范,照片来源:www.guide-london.net

19 世纪的欧洲帝国购物时尚

仿自大教堂十字型平面空间,又如何变成生活采买的空间,可以从当时欧洲的一些转变看出轨迹。

1869年北意大利米兰(Milano),建造第一座新式购物广场──艾曼钮二世拱廊街(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为世界最早的华丽商场之一; 具有仿中世纪大教堂平面十字型空间,在中央处用圆顶交接,原本教堂代表上天的壁顶(Vault),摇身一变成自然光线玻璃天花拱顶,彷佛在近代欧洲新帝国兴起的19世纪里,帝王贵族走出宗教治国的「出世」修士年代,透过华丽的公共市集,走入「入世」的物质文明。

图 12: 十字平面的意大利米兰艾曼纽购物广场(笔者2011摄)

时间再往前推到1851年,英国在伦敦海德公园内举办万国工业博览会(Great Exhibition),搭建伦敦水晶宫(Crystal Palace London),容纳来自各国与英国境内展现科技与商业创意实力各种大小摊位,其空间配置也延续欧洲中世纪大教堂十字平面与透过自然采光,让参观者沿着大教堂参拜的敬畏动线,两层楼廊道的商场,开阔与四方皆有入口的空间配置,让观众充分享受参观时,兼有对强大日不落帝国的震撼与崇敬。

图 14:伦敦在1851年的万国博览会主要展览空间-水晶宫内部空间想象图 (图片: http://thecharnelhouse.org/2013/05/15/paxtons-crystal-palace-at-hyde-park-1851/victorians109-tl/)
图 15:新的商业展览空间承袭了大教堂的十字平面,1928伦敦水晶宫空拍,照片: http://www.ibtimes.co.uk/,A History of Britainfrom Above

这具十字平面与中央自然光的商场配置,在欧洲四处扩散,半世纪后走进远东,来到台湾,成为台湾因明治维新西化的模范标杆。建于1908年,具十字型平面的台北西门红楼市场与台北2006年开幕的Bellavita 贵妇百货,多少都可以从这里看到部分的影子!

日本摆旁边, 欧洲摆中间的明治维新建筑家思维

台北西门市场在当年是日本人西化之后,实践欧洲贵族品味的一种空间揣摩,把当年流行于欧洲时尚圈的建筑品味,带进它的新天地国度,台湾似乎在这个欧化模式,打造出凝结在如19世纪欧洲新文艺复兴氛围的国度与模范街道,打趣的说,正逢明治维新发酵的年代,比起更早纳入日本帝国版图的北海道(1868年)与琉球(1872年),台湾更像一座19世纪欧洲为主题的迪斯尼乐园,在日本本岛无法将传统建筑打掉重建成新都市风貌,台湾却实现了。

台北西门市场肩负着当年全盘西化的使命,作为服务日本移民第一座仿欧洲的高级商场与具备卫生条件的采买市场,或许在台湾是第一,在日本可能当时也是典范,这市集空间高耸通风明亮,绝对不是现在人对于市场,那种湿黏臭脏的质量印象。

台北城在1930年代进入装饰艺术(Art Deco)建筑风潮,仿巴黎拉法叶百货(Galeries Lafayette)的台北菊元百货等陆续展店,让西门红楼这座精品商场,只好交棒给城内荣町(现再的重庆南路与博爱路)商家,西门红楼市场才逐步走进公共市场功能,化贵妇为家庭主妇。但她迷人建筑风采,百年不褪色,在公元2000年之后的台北古迹活化浪潮中,首度与年轻文化结合展现她百年前贵妇风貌。

(作者简介:陈国元, 英文名 Willie CHEN,出生于台北万华,就读国立台北工专 (现台北科技大学) 电子科及建筑科,并且在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 (Universityof Glasgow) 取得信息科技及考古应用硕士。多年在信息科技软件功能的规划领域工作,喜欢建筑及都市空间摄影,踏足台湾及欧美亚许多城镇的古老脚落,是业余城乡空间影像及文字工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