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跟着电影去旅行

感谢《巷仔口社會學》授权同意微思客推送该文章。本文作者赖嘉玲 (台师大欧洲文化与观光研究所)。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该网站 http://twstreetcorner.org/2015/03/24/laichialing/。封面照片 http://cwhung.blogspot.tw/

盘古客| 编者按
1989年侯孝贤拍摄《悲情城市》,让九份成为国内外游客的一个观光景点。封面照片为《赛德克巴莱》拍摄场景,位于台湾桃园林口雾社街,电影杀青与放映后,开放观光,从2011年9月至2012年2月闭园,迎来40万游客。电影成功地营销城市文化与促进地方观光的案例,台湾各县政府机构开始透过电影置入性营销该地文化观光。然而,电影观光是否真是一门一本万利的生意,这门生意潜在风险是什么,这是本文作者所要探讨的问题。
回复G31 黃昱翰《KANO》:超越框架而和解
回复G30 赵恩洁〈选择死亡的方式 : 赛德克巴莱与台湾新记忆〉

跟着电影去旅行:电影观光中影像与观光的辩证

赖嘉玲

◎楔子

《达文西密码》一书拍成电影,将严肃高雅的罗浮宫迷样幻化成为了充满谜语的神秘宫殿,电影一出,顿时影迷抢攻已经是热门景点的罗浮宫,罗浮宫也设计了达文西密码参观路线吸引参观者。《海角七号》让恒春变身成为热门景点,《赛德克巴莱》不只让原住民的历史再度被重视,其于林口暂时搭建的精致场景也成为影迷游客造访的地点、《少年Pi的奇幻漂流》让台北市动物园成了观光点,也让台湾初尝电影后制与观光产业的连动、《Kano》揭起了嘉义与甲子园球场的旅游朝圣现象、《艺妓回忆录》重写了京都观光。《哈利波特》电影让英国伦敦的国王十字车站(King’s Cross St)为朝圣观光客特别订制了一个不会干扰火车旅客的九又四分之三月台,也让牛津大学基督堂学院观光客络绎不绝。巴黎有着与爱慕跟踪捉迷藏的《爱蜜莉的异想世界》、伍迪艾伦与历史相会的《午夜巴黎》、侯孝贤的《红气球》和蔡明亮的《脸》竞争着对巴黎的意象流连;《铁达尼号》建构了全球各地的相关地点,也重塑了被IRA占据意象的北爱尔兰贝尔发斯特;《贫民百万富翁》造就了泰姬玛哈陵之外对印度的孟买另类观光意象。

《澳大利亚》的殖民原野澳洲、《P. S. 我爱你》的田园爱尔兰、《猜火车》的反叛爱丁堡、《雷克雅未克》的派对冰岛、《窈窕淑女》的伦敦柯芬园、《真善美》的绿野奥地利,伊朗大导演阿巴斯的作品引起影迷对遥远伊朗的兴趣、《阿尔及利亚战役》与《卡萨布兰卡》的浪漫北非摩洛哥、《乌干达天空下》的乌干达与《追风筝的孩子》的阿富汗与新疆;《花样年华》与《一代宗师》所建构的视觉缤纷与武林盛事的香港与广东、《波米叔叔前世今生》描绘的秘境泰国。因瑞典天团ABBA捧红的舞台剧改编电影《妈妈咪呀》却引发的是蓝白希腊的观光热潮,英国古典小说《魔戒》在新西兰拍摄,则反倒成就了新西兰的观光市场摇钱树。

电影引动观光现象的例子不胜枚举,其已然成为地方营销的新策略,从城市发展局竞邀导演为城市拍摄电影,如《一页台北》与《露西》,到博物馆也竞请导演为其说故事,如故宫博物院的《经过》、罗浮宫的《脸》、隐士庐冬宫博物馆的《创世纪》,与纽约自然史博物馆的《博物馆夜未眠》。本篇文章企图以旅游社会学与媒介分析的研究取径,来谈谈电影观光现象形成背后的理论逻辑,以及其对社会的影响。首先我将从观光社会学角度谈谈观光凝视作为一种符号产业;其次谈及文学摄影到电影观光的连接与时代转变;再者、谈及电影观光的定义与目前研究的路径,从影像与景点织造,中介导览的剧情影音化,到参观者的参与剧目与主体建构;更进一步,我将探讨电影观光目前尚未发展的研究方向,如不同类型电影的观光影响;在媒体加速异质多元化时代下的电影观光,以及电影观光与城市文化营销背后的问题。

◎观光凝视与符号产业

当英国社会学家 John Urry 在1990年代初,将旅游建构为一种社会学的研究对象时,即提出观光凝视 (Tourist Gaze) 的论点,他强调观光产业为一种制度与系统,一系列一致的专业实践— 从历史文物与自然资产可供性 (affordance) 的存在,到支持景点得以维持与制造的政策与经援,包含古迹保存、环境维护、文创园区规划;古迹遗产与旅游专业论述的支持背书;好客产业 (Hospitality),如各式餐饮住宿服务的提供与其经济利益;中介导览系统 (guiding system) 的诠释介入,从交通运输、旅行社到地图与导览书;其他旅客的组成以及其与在地之关系─以及其相关论述,同时建构了一种观光的凝视以建构了特定地点、资产与展演活动成为有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景点。

这些观光凝视,提供且建构了受浪漫主义影响的消费文化中所需的幻想与预期,这些旅游制度的系统围绕也常建构其为与在地文化人群隔绝的环境泡泡 (environmental bubble) 或飞地 (enclave)。观光因之成为一种符号产业,提供与吸引游客纷至沓来的观光实践,同时让旅者进行着俱身 (embodied) 体验与符号的收集实践。美国社会学家 MacCannell 则更进一步地将符号学带入旅游产业的分析,观光景点总是在一组符号化的过程中被神圣化,每一景点都是与各式导览符号结构交织的相互认可,为了后台真挚性 (authenticity) 的追寻,旅者带着脑海中的意象与手中的导览媒介作为标记物和在地参访的景点作为被标记物交互印证,形成其旅游体验的心灵组织架构。除了一般的符号建构,诗歌、文学、故事、绘画、摄影、电影、音乐、舞蹈等艺术形式,都提供了旅游目的地的建构更多层次的丰富想象,当然也伴随着文本中所预设权力的社会关系,意即霸权意识型态或象征暴力,而这些艺文符号本身的时空特质,对景点建构也有着不同的影响。

◎从文学摄影到电影观光

从历史地理教科书中对异地的科学式论述,到随着十九世纪以降,世博会促销推展的旅行团图录与旅游明信片中的摄影,从寂寞星球 (lonely planet) 与罗浮指南 (rough guide) 等专业实用型导览书中的少许专业摄影图片,到近期各式明星名人导览书中,占据绝大部分版面的摄影,或个人风格独具的手绘导览图文书,都是对一景点造境吸引力加值的文化产业实践。

文学艺术故事则是另一种为景点创造吸引力的论述,通常我们不会将莎士比亚、张爱玲、福尔摩斯当成旅游论述之一,但其所间接形成对某一景点的文化造境,与其所揭起观光客的孺慕之情,却让景点熠熠生光,从对文学艺术家的故居生平之旅 (如莎翁故居与英国史特拉斯堡文学观光,张爱玲的上海) 到作者笔下人物与其所提及地方的想象之旅 (如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意大利维诺那 (Verona)、哈姆雷特的哥本哈根克伦伯格 (Kronborg) 城堡),都成了新的旅游形式。

然而除了静态的摄影与传统文学的叙事,专业电视频道,如旅游生活频道与大陆寻奇电视节目,到娱乐性较强的旅游节目,如冒险王等,也都参与了对景点造境与诠释中介的象征建构;这些影像「如实地」立体声地建构了旅程与经历,建构了视野观点与视听体验。然而近年来,除了以不同角度的空照与环保关怀影片,从吕克贝松的《抢救地球》到齐柏林自费空拍的《看见台湾》等纪录片式的另类环境观点建构,其激起大众对环境的重视,也同时建构了观光的另类视野与实践。另一种因着影像而产生对景点的建构,则属电影观光(film induced tourism, cinematic tourism) ,电视观光或媒介影像观光(media induced tourism)。

◎电影如何引动观光?

在电影的运镜造境中流转的视野 (mobile gaze),不只形成一种定格的观看,更是有着速度与美感的瞥见 (Glance)。影像所提供的立体声体验建构,如拉冈 (Lacan) 的镜像阶段之主体建构般,也提供了俱身化身分认同与社会关系之想象建构。

首先、场景调度中的实体地景的选择取景与观看视角,美化虚构造境与计算机绘图影音处理的润饰后制,让其所建构的地景,从城市到乡野,古迹到文创空间更有着想象力与故事性,增加了历史与文学想象的层次感,为了电影拍摄所临时搭建的场景或长期的影城布景建置与主题公园,也成为布什亚 (Baudrillard) 所谓的拟像 (Simulacra) 景点。更有旅者对电影的幕后制作有兴趣,从好莱坞电影城、宝来坞影城、哈利波特作者 JK Rowling 写作的爱丁堡 Elephant house 咖啡馆、《少年Pi的奇幻漂流》中制作海浪的工程团队等,都成了电影观光的朝圣地。甚至反对电影后置的前卫 Dogme95 电影拍摄在地运动,也引动了其对哥本哈根创意文化之旅,英国的复古电影院运动也让有着历史风华的老电影院再度成了影迷的新古迹。

其次、电影作为无数停格影像的串连,其视线以及富有想象力的故事情节,也串连建构了旅游路径的链接与交通的选择,配合着电影中场景的调度与跳接,更形成一种合于剧情的时间之旅。电影成为一种创意式的中介导览,让旅者带着剧情想象到达即使再也不存在的古迹所在地时,仍然得以顺着想象遥想过往文化遗产。而车站、机场、捷运、火车、电梯、走廊、公路等等流动非空间的观光对象再建构,《哈利波特》的英国之旅、《东方快车谋杀案》,《铁达尼号》之旅、《中央车站》的巴西里约热内卢车站、《航站情缘》的纽约肯尼迪机场、《咖啡时光》的东京地下铁等都营造了新想象的旅程路径。

更甚者、剧情中角色所提供的服装与仪式身体操演剧目,也成为参观观光景点的旅者所期待与模仿的身体操演仪式,或是嘲讽抵抗的剧目,而依着此操演形成特定的电影观光参观主体(Cinematic tourist)。不仅仅是电影研究者对观影经验对影迷的明星崇拜,观影凝视与性别主体建构之关系,电影观光提供的更是身历实境,Butler 式的换装操演 (performativity) 主体建构生成。从景点所提供的制式体验服务到影迷旅者自行创发的行程扮装操演,如《艺妓回忆录》与 cosplay 角色扮演与拍照,到哈利波特幻奇之旅的骑扫把飞翔,在魔戒博物馆中穿戴戏服装置幻想入镜,到维诺那朱丽叶家的阳台扮演朱丽叶被求婚,或寄一封电子信给虚构的朱丽叶,或在《赛德克巴莱》临时场景中穿着戏服游走,换装成主角感受电影情节气氛等等。

目前的学术讨论对电影影像与观光的辩证,强调的则是电影的虚拟性 (virtuality) 与观光的俱身性 (embodiment) 之关连性,一方面讨论的是电影移动影像的仿真性,某种程度可以取代了旅游移动的动机,特别是甚至可以提供对当地更深广的知识探索与捕捉特定时间才能经验的节庆仪式与观景角度,将信息送入家中,让躺在沙发上的观影者透过影像环游世界;另一方面讨论的是观光亲身真挚体验的不可取代性,特别是味嗅觉与视听感官交织的身体经验,以及在旅程中非典型的惊奇意外与日常经验。

就电影观光的真挚性与虚拟性的讨论,则在于当前电影拍摄已是一巨型文化产业,许多拍摄地点不只是虚构的场景或复制的影城,而是一神似剧情的其他景点,因着电影再现而声名大噪的景点,则可能是电影原著小说中所指涉的地点地景,或是电影所拍摄的地点。当此两者不一致时,就可能遭致争议与竞争,魔戒原著故事以英国中部为背景,但电影却是在导演的家乡新西兰拍摄,在新西兰政府的包装营销下,让观光客趋之若鹜,而原著英国则有着错失一电影观光商机的遗憾。

电影所引动的观光现象也成为不少城市发展城市营销的策略。以英国为例,SPI 专责单位帮全国与伦敦为主的旅游局与影视部,在2007年出版了《国家吸引力: 如何让电影与电视节目促销英国观光》。北京奥运期间,北京政府也邀请十位名导为北京创作剧目,罗浮宫对蔡明亮导演邀约的《脸》,台北市政府重金礼聘法国导演吕克贝松让台北入镜的科幻大片《露西》,台中市政府提供李安导演《少年PI奇幻漂流》的制作团队场地,都是近期的电影城市营销案例。但这些以营销为导向的电影政策,却忘了种族、阶级、性别等社会关系,以及人文与自然关系,在以票房为依据的主流影视产业中的产品,总是简化与耸动,有时甚至以恶质的方式呈现,长期在好莱坞电影中的亚洲异国情调与功夫病夫意象的再制,西方科幻片中几近异形白痴的亚洲科学怪人呈现,种种为了让边陲国家意象在全球支配影视中出现,但不惜牺牲其所呈现形象的抢滩作法,是电影引动观光时尚需思考的议题。

影视所带动的大众历史,特别是不合史实被扭曲的故事,也常成为令严肃的古迹营运者极为头痛的问题,当参观者带着电影中的虚构或不实故事来寻访文化古迹时,其成为古迹论述必须去面对与矫正的对象。当然这些电影叙事也成为活化古迹激起参观者兴趣,甚至结合导览制作成为极佳的教材。就某种程度而言,旅游场景与场所也在电影观光潮流袭卷的影响下被迫作出因应。

◎电影的各种类型与异质媒介关连,形成了不同的观光现象

当前电影观光的讨论较为一般与广泛,但是事实上不同类型的电影产生不同的凝视与观光影响。比如说纪录片或写实主义的电影,从意大利导演狄西嘉的《单车失窃记》中的意大利、英国导演肯罗区《英伦绝路》中的马克思之墓、纳粹大屠杀相关的影片,引领观看的不只是绝美的地景、更是影像中的社会关系与历史记忆,对电影观光的期待则是与事实相符。而魔幻电影,如《魔戒》、《纳尼亚》、《哈利波特》都造就了对特定地景的幻化想象与参观旅者可操作参与的魔奇剧目。侦探电影,如瑞典的《被龙纹身的女孩》、英国的《福尔摩斯》影集,都建构了特定地景的神秘感与故事性,伦敦贝克街上的福尔摩斯博物馆也成了吸引人的参观景点。电影观光则在虚构性的创造力期待下,仍对地景呈现与原剧本一致性有所要求。

电影观光也从好莱坞式的主流电影,如讲述澳大利亚殖民史与各地方的《澳大利亚》、英国浪漫爱电影《爱是你、爱是我》、到较为另类或艺术电影的描述屋顶上爱丁堡风情的《在屋顶上流浪》(Hallam Foe)、威斯忌酒与苏格兰阶级社会的《天使之泪》(Angle’s Share)、东伦敦文创族裔地景《砖巷》(Brick Lane)、《冬日苏醒》(Winter sleep)的土耳其安那托利亚。甚至政治实验型的艺术电影,亚兰雷奈的《夜与雾》(Night and fogs)中的集中营、娄晔的《颐和园》、《爱的十个条件》(Unconditional love)中的东突厥(新疆)风情,都透过电影让争议性的地点成为吸引力景点。近期艺术与城市的电影,从《碧娜包许》(Pina) 的伍珀塔尔(Wuppertal)舞蹈城市、温德斯的《里斯本故事》(Lisbon story)中的声音、到蔡明亮的《郊游》(Stray dogs)中重新发现高俊宏的废墟壁画,都藉由电影让城市有了不同的意象与记忆。

电影也不再只是电影院放映的专利,透过网络, Line, Youtube, App、DVD、电视中的电影频道、租借、影展、交通工具上的播映、与展演结合的电影、为特定营销而结合的微电影;与文学、展演、事件,城市营销整合的改编与共构之电影,都成为电影观光的新现象。电影叙事所形成的集体记忆因之也全然不同,片段零碎地既断线又重复地飘摇在影迷的心中。与旅游摄影 (snap shot) 一样,旅者的DV录像创作,也随着手机录像功能的更新与传递上流行方便化的社会媒介,颠覆了电影的生产垄断,让人人得以成为导演与制片,形成新的旅游意象的再现循环 (Circle of representation)。不仅景点营销运用业余风景影片来推广自身,旅者也乐于寻找各式造访旅客的第一手影片,来认识地方的当今真实面貌。当然这些业余者制作的影片,也在各式影像侵入后,酝酿再制,或者复制前人的意识型态陈腔滥调,或者提供一种另类突破的可能性。

◎电影观光的永续性与社会关系的再制

电影作为一种流行媒介,作为集体记忆的一种媒介,时间性与流行性极快,没念过电影史的二十岁年轻人,不太有人知道媒介文本研究课本图片上,欧洲第一大美女明星凯瑟琳丹妮芙 (Catherine Daneuve) 是谁,同学们只认识还当红的妮可基嫚。当现在念幼儿园的孩子长大了,她们还会去造访哈利波特主题乐园吗? 经典故事的重新搬上屏幕,如新版安娜卡列尼娜、孤雏泪,以及电影的续集化,十集哈利波特,跟着影迷成长的007,都是让电影与其带来的观光效应延年益寿的方式。商业化十足的迪斯尼更深知此道,结合多角化经营的影视、主题公园、玩具产业等等,让其影响力持续几世代不坠,经典翻新不断与时代俱进,整编跨国文化故事进入其叙事结构,招揽世界各国的观众与参观者。虚构的故事王国于是成了普世实体的共同记忆,谁若不知米老鼠是谁,或许不能称作地球人了。不知何时,迪斯尼王国或会歩上退休的宫崎骏王国的后尘,让一代人的记忆成为绝响,电影观光的永续性仍是一大难题。

而观光对环境破坏的宿命,也常在电影引动的观光现象上发生。比如一卖座电影常意外迅速地让拍摄地点爆红,成为观光景点,或是当地发展部门为了开发,将地方削足适履地与电影情节相适应,或者一开始被电影情节引发观看地方的新视野,但渐渐地过度商品化的餐饮、住宿与纪念品商店,挤爆的外来观光人潮,让一地引发电影情节的原始风情不再,丧失其吸引力;而逐渐地随着电影过气,原来热门的景点也随之被旅客抛弃遗忘,而相关的硬件建设于是成为新废墟。正如吴念真导演曾在一公开演讲中提及,他常后悔拍了某些片子,其随着电影观光兴起,间接破坏了他深爱的美丽景点。

◎结语:小心过度电影观光化的危机

电影观光已经成为一种新社会现象,电影产业与观光产业的合作,或因电影的风行,意外地让其所拍摄的地景与故事蔚为流传,引动观光朝圣;或城市主动营销,让地景入镜,令地方历史与故事成为情节,塑造在地人物成为演员明星。因系统性的观光制度所建构的观光凝视,是一种符号的织造提供与收集实践,电影整合了文学影像与声响,成了新型态的流动符号文化产业。电影的情节重新塑造了地方的吸引力,建构新的观看角度,述说新的大众历史故事;从地景到交通的连动,甚至让电影的运镜与剪接提供了景点串连的新行程;中介媒介的影音也常与旅游导览的媒介共构,剧目中提供的服装道具与身体操演性想象,也让参观者在特定地景中进行主体的制作与操演。

【电影营销虽然带来观光人潮,但人潮过后呢?】(参考书目www.khcc.gov.tw/PhotoData/000_10.jpg)

不同的电影类型,从魔幻、侦探、写实、浪漫、生态,在电影观光运用的过程与要求期待也有所不同。电影也在新媒介时代,附着在各种新媒介上传输,与各种事件共构,集体记忆的组构也产生了新时代的意义,其衍生的电影观光动态也有所不同。当城市创发与电影观光共构时,不只是启发新创意,也可能是为了抢滩让城市意象进入全球媒体而扭曲自贬身价,更总是在影像充满社会权力关系的论述中再造景点与观光社会关系。电影作为一种快速化与全球化的文化产业,也是一种快速遗忘的产业,一时热度的电影观光,时常凸显观光对在地的负面冲击,总在极盛之时过度拥塞,而电影过气之后,观光产业也随之被遗弃而废墟化,以上总总是在颂扬电影观光作为文化产业与消费文化的新现象之余,尚值得进一步研究的新议题。

---

参考书目:

Augé, Mark. 1995. Non-Places.London: Verso.

Baudrillard, Jean.1994. Simulation and Simulacra. Translated by Sheila Faria Glaser.Michigan: Michigan University Press.

Beeton, Sue. 2005. Film-inducedTourism. Bristol: Channel View Publications.

Bryson, Norman.1986. Vision and Painting: the Logic of the Gaze. Yale: YaleUniversity Press.

Butler, Judith.1990. Gender Trouble. London: Routledge.

Couldry, Nick.2005. ‘On the Actual Street’, in The Media and the tourist imagination. Editedby David Crouch, Rhona Jackson and Felix Thompson.

Crouch, Jacksonand Thompson, 2005. The Media and the tourist imagination, Editedby David Crouch, Rhona Jackson and Felix Thompson.

Doane, Mary Ann,2003. ‘Film and the Masquerade: Theorizing the Female Spectator’, in AmeliaJones edited The Feminism and Visual Culture Reader. London:Routledge.

Gibson, Sara.2004. ‘A Seat with a View: tourism, (im)mobility and the cinematic-travelglance, Tourist Studies, Aug, (6): 157-178.

Olsberg/SPI. 2007. StatelyAttraction: How film and Television Programmes Promote Tourism the UK: reportto UK Film Council, Scottish Screen, EM Media, East Midland Tourism, ScreenEast, South West Screen, Film London and Visit London.

Robinson, Mike.2012. ‘Tourism, Popular Culture and the Media’, in Tazim Jamal and

Lee, Christina.2012. Have Magic, Will Travel: Tourism and Harry Potter’s United (Magical)Kingdom. Tourist Studies, 12(1): 52-69.

Robinson, Mike andHans Christian Andersen (eds). 2004. Literature and Tourism.Cengage Learning

Jamal, Tazim andRobinson, Mike (eds). 2012. The Sage Handbook of Tourism Studies. London:Sage.

Mulvey, Laura.1989. Visual and Other Pleasures. London: Routledge.

Roesch, Stefan.2009. The Experiences of Film Location Tourists.Bristol: ChannelView Publications.

Stacey, Jackie.1994. Star Gazing. London: Routledge.

Tzanelli,Rodanthi. 2004. Constructing the ‘cinematic tourist’: the ‘sign industry’ ofThe Lord of the Rings. Tourist Studies. 4 (21): 21-42.

Tzanelli,Rodanthi. 2007. The Cinematic Tourist: Explorations in Globalization,culture and resistance. London: Routledge.

Tzanelli,Rodanthi. 2013. Heritage in the Digital Era: Cinematic Tourism and theActivist Cause. London: Routledge.

Tzanelli and Yar,2014. ‘Breaking Bad, making good: notes on a televisual touristindustry’, Mobilities, July.

Urry, John. 1990. TouristGaze. London: Routledge.

Urry, John. 2002. TouristGaze, 2nd edition. London: Routledge.

Urry, John andJonas Larsen, 2012. Tourist Gaze 3.0. London: Routledge.

Wasko, Janet.2001. Understanding Disney. London: Polity Press.

庄丽薇 2006 《自助旅行观光与文化想象: 以台湾的自助旅行论述为例》。台中: 东海大学社会学硕士论文。

刘佳玟 2008. 《旅行图像的制造: 以旅游图文书为例》。台北: 淡江大学未来学研究所硕士论文。

孙嘉穗 2010〈出版地方与文化想象: 魔戒故事的媒介空间与文化地景〉,《思与言》,台北,四十八卷一期,页103-130。

骆彦伶2014. 《哈利波特的电影观光: 台湾观光客的魔幻凝视》。台北: 台师大欧洲文化与观光研究所硕士论文。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