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 互联网思维究竟是什么?

image/wsj
编者按
互联网思维曾一度充斥于商界和媒体。但是,人们都热衷于将自己的事业贴上时髦的标签,却很少有人能明确表达出这个词究竟意味着什么。互联网着实有不同于传统媒介的独特传播方式,提到“互联网思维”似乎隐约指代着什么,但是在网络中举目四望,却无法发现正本清源的文字。于是,此次我邀请了张永奇先生撰文,专门谈论一下“互联网思维”是否真的有意义,又是在什么样的语境下表达什么样的理念。

互联网思维究竟是什么?

张永奇

 

互联网思维,百度百科网站定义为:“互联网思维,就是在(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科技不断发展的背景下,对市场、对用户、对产品、对企业价值链乃至对整个商业生态的进行重新审视的思考方式。”互联网思维是目前非常流行的一个词,同时,它也是争论很大的一个词。争论的不仅仅是互联网思维应该包括哪些内容,甚至更包括它是否存在。那么,互联网思维究竟是什么?或许,我们可以放开眼光,从更高的角度、更宽广的视野中去探讨它。

一、目前关于互联网思维的争论

根据百度百科网站所述,最早提出互联网思维这一词的是百度公司创始人李彦宏。2013年11月3日,新闻联播发布了专题报道:“互联网思维带来了什么”,让这个词汇开始走红。

肯定互联网思维的观点是占绝对多数的。在互联网思维所包括的内容方面,和君集团合伙人赵大伟在其所著的《互联网思维“独孤九剑”》中将互联网思维总结为九大思维,分别为:用户思维、简约思维、极致思维、迭代思维、流量思维、社会化思维、大数据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作者对这九大思维做了论述,并进一步展开为若干行动法则,本文对其概括如下:

(一)用户思维。是指在价值链各个环节中都要以用户为中心去考虑问题。

(二)简约思维。必须在短时间内抓住用户。

(三)极致思维。就是把产品、服务和用户体验做到极致,超越用户预期。

(四)迭代思维。小处着眼,微创新;精益创业,快速迭代。

(五)流量思维。目光聚集之处,金钱必将追随。

(六)社会化思维。社会化媒体,重塑企业和用户沟通关系;社会化网络,重塑组织管理和商业运作模式。

(七)大数据思维。是指对大数据的认识,对企业资产、关键竞争要素的理解。

(八)平台思维。互联网的平台思维就是开放、共享、共赢的思维。平台模式最有可能成就产业巨头。

(九)跨界思维。很多产业的边界变得模糊,互联网企业的触角已无孔不入,要敢于跨界。

《互联网思维“独孤九剑”》出版后,网络上论及互联网思维的内容,基本上是在这部著作所论及的内容上照抄或者演绎。也有人将这些互联网思维进一步进行体系化,例如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思维”2014年12月26日所刊载的未署名文章《不是因为有了互联网,才有了互联网思维》中将这九大思维在企业中的分布进行了总结,认为战略层的典型思维是用户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业务层后端的产品研发及供应链的典型思维是用户思维、简约思维、极致思维、迭代思维、社会化思维;业务层前端的品牌及产品营销的典型思维是用户思维、流量思维、社会化思维、大数据思维;而组织层的典型思维是用户思维、社会化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又如微信公众号“先锋互联网金融”2015年1月19日所刊载的署名为傅志华的文章《互联网思维UFO模型》中将互联网思维简化为“UFO模型”,即U代表User experience,即极致用户体验;F代表Freemium,指的是用免费服务吸引用户,通过增值服务或广告实现收入;O代表operation,指Product Operation,即进行持续的产品精细化运营。并认为许多企业借着互联网思维来炒作,他们往往只强调某一方面如产品品质或者用户体验,实际上并不是完整的互联网思维。互联网思维是一套完整的思维体系,包括以上三大方面。仅仅强调或者实施其中一方面都是不够的。

由此可见,互联网思维肯定论者的思维路线是从最初提出“互联网思维”这个词,到总结互联网思维的内容,再到将互联网思维内容体系化,直到现在的探索互联网思维的模型并将标准化,以判断企业是否具有互联网思维。通过对这一过程的梳理,我们看到了互联网思维这个词的成长过程,它符合人类大脑思维的成长递进规律,它还处于成熟的进行性当中。同时,通过对一些著名互联网企业的发展来看,它也与这些互联网企业的实践情形相符。

对于互联网思维,也有否定论者。例如网上刊载的作者王紫阳的文章《别再用互联网思维装神弄鬼了》认为互联网思维的意思就是快速致富思维,文章大体上的意思就是企业用互联网思维这一术语进行炒作,以达到快速致富的目的。此外,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思维”2015年1月22日转载自豆瓣网站署名为“留一手”的文章《一篇被枪毙的演讲稿,几乎看透了整个互联网行业》认为:“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互联网思维,所有所谓的“互联网思维”,都是其他传统行业千百年流传下来的各种坑蒙拐骗的招数,披了一层互联网的外壳而已。”

那么,是否有互联网思维?我个人认为,互联网思维是存在的。实际上,正是因为对这一思维的运用,令很多企业迅速壮大,受到消费者和公众的认可,包括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小米、360等等。同时,很多新出现的商业模式,也是互联网思维付诸实践的结果,例如O2O、互联网金融等。这些现实的存在,是互联网思维存在的最好例证,无法抹煞。此外,从另一方面说,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代,实际上仅仅是互联网思维滥觞的时代。也就是说,互联网出现之时,互联网思维并未出现,而是直到现在这个互联网所依赖的硬件以及人们的思想受到互联网影响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出现的一种思维方式。从这个词的第一次出现到现在,也才只有短短的不到四年时间。由此可见,对于这一新出现而又令人感觉到突然间莫名其妙大红大紫的术语而言,有争论,也有人滥用炒作它是很正常的。但是,不能因此便否认它的存在,否则那就犯了以偏概全的逻辑错误。相反,滥用和炒作,从某种意义上,反而能证明互联网思维的存在。

二、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和缘由

由目前所总结的互联网思维的内容看,我们可以看出它的基本思想只有一条,那就是以消费者、以用户为中心。即,在商业领域,在买方和卖方之间,以买方为中心,卖方通过“处心积虑”地考虑满足买方的各种需求、各种体验来提供产品和服务,通过买方的满意来黏住买方,由此或直接或间接地创造利润。企业挖空心思地主动去琢磨消费者在生活中会遇到哪些不便、哪些麻烦、哪些需求,若能满足消费者的种种甚至在以往来看是很过分的需求,那就是利润。为了黏住客户占领市场,企业不惜免费甚至倒贴。而如果因为某种原因得罪了消费者,那可能就是灾难性的结局。这样的思维与以往大不相同,以往传统的商业模式是生产者和销售者提供什么,消费者接受什么,卖方是处于优势地位的。而现在,卖方的优势地位被打破,买方的地位大大提高,买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拥有如此广阔的选择余地。

从法律上讲,以往的时代,在市场经济贯彻契约自由原则的情况下,由于消费者一方实际上处于弱势地位,市场并不能解决经营者以自己的优势地位对消费者恃强凌弱的不公行为,因此在法律上不得不通过规定诚实信用原则、制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范格式合同、规定强制缔约等办法来向消费者倾斜,以强制经营者的行为,保护消费者,以达到契约正义。但是,如果在互联网时代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本身就能解决这个契约正义的问题,那当然就不必由法律越俎代庖,狗尾续貂。就互联网思维的内容看,至少在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期待这样的趋势能够实现。

由此可见,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在目前其所适用的商业领域,就是平等,就是以人为本。这在哲学上有个名词,叫做人文主义。人文主义符合人性,所以它能够所向披靡。

那么,为什么在互联网时代才能在买卖双方间实现这一人文主义呢?

技术上讲,互联网只有一个功能——传播。但是,有了互联网之后,人类首次在信息传播上实现了以往望尘莫及的无以伦比的效果。信息能够海量和极速传播,打破了以往信息不对称的局面。这在商业领域意味着消费者有了大量选择,而大量选择意味着消费者有了用脚投票的能力和资格。因此,互联网颠覆了以往的买卖双方的实质地位,迫使卖方以买方为中心进行思考,实现了平等和以人为本。这样的局面是自然发生的,是卖方自觉去做的,在实质效果上,这比法律的强制要好得多,是以往卖方宣扬“顾客是上帝”所远远无法企及的,这在农业时代和工业时代根本无从实现。这样的局面不可逆,而且对卖方来说,不尽早采纳互联网思维,就意味着出局;而尽早落实,则意味着占领市场夺得先机。这就是互联网思维能够仿佛一夜间风靡全球的缘由。而互联网思维落实所带来的种种效果,也促使参与其中的人更围绕着这些后果思考问题,形成一个因果不断循环的思维模式,使互联网思维不断趋向成熟。

三、互联网思维的未来

既然互联网思维的本质是人文主义,那么可以期待,互联网思维的将来会在更多领域发挥威力,而不仅仅是目前的商业领域。互联网目前正在重塑商业领域,在商业领域大显身手,这是因为创造和占有财富是人最具敏锐性的动机。但是,人类的追求目标是多元的,以人文主义为本质的互联网思维势必会进入其他领域,经济领域、政治领域、文化领域,不一而足。互联网思维的影响现在仅仅是开始,未来各个领域以及信息时代中的每个人都将受到它的影响。

以政治领域为例,我们知道人文主义思想发端于欧洲,是启蒙运动中针对中世纪天主教神学统治倡导的一种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它肯定人的自由意志、人的平等和人的权利。正是因为启蒙运动的这种人生观、价值观,在工业时代促成了以代议制政体为形式的现代民主制度的诞生。在如今的信息时代,一方面,人文主义的互联网思维内容在商业领域的发展,将最终促使其影响其他领域,因为参与商业领域的人习惯了这种人文主义的美妙感觉,就会希望在其他领域同样也存在这种感觉。这就像在法律的民法领域,尽管民法是调整民事主体之间私权利的规则,但当保护自己私权利的意识形成后,作为民事主体的人同样在乎和关注公权力对自己私权利的侵犯和影响,从而促使公法体系,包括宪法、行政法、刑法、诉讼法的完善。另一方面,互联网的信息传播功能又同时为其自身的人文主义思想的传播提供了便利。在工业时代,人文主义思想虽好,但是由于信息传播的限制,也使其影响效果大打折扣。但是,在信息时代,有了互联网,传播则不是问题。最后,互联网思维所导致的种种客观结果,也对人文主义产生客观效果发挥逼迫作用。例如2015年1月26日上海市委书记韩正发言说:“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创新的活力和动力不是靠管出来的、不是靠政府的计划排出来的、不是靠财政资金扶持出来的。如果我们依然停留在过去的思维上,改革就不可能成功。比如互联网金融,是管出来的吗?是计划出来的吗?是财政资金扶持出来的吗?它们的出现,是对政府传统管理模式的一种颠覆性挑战,将倒逼政府加快转变观念、深化改革,不断创新管理体制和监管模式。”由此可见,互联网思维所产生的客观结果会导致政府改变自身,然后再产生另一个结果,就这样循环下去。

由此,我们可以总结出互联网思维未来在任何领域的影响原因:(一)自身内容的符合人性的人文主义本质;(二)互联网对互联网思维内容的传播能力;(三)产生客观结果后会改造人的思维,之后再产生另一个结果,如此循环往复。

因此,在信息社会,与其将互联网思维称之为互联网思维,还不如将其称之为信息社会思维。他的浓厚人文主义本质有别于以往的农业社会和工业社会的思维,它有自己独特的性格和特征,有自己独特的塑造世界的能力、愿望和条件。它的影响力非常大,大到目前我们还看不到尽头。

作者张永奇,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法博士生,拟任深圳市三维度科技有限公司法务总监。本文经作者授权首发于微思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