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事件| 批评与侮辱之间

★本文原刊于“鱼之乐”博客,经作者授权推送,以飨读者。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完整保留此说明,并注明:本文简体版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王伟雄。

编者按
《查理周刊》事件触发了人们对言论自由边界问题的思考。有的人认为,虽然屠戮式的报复应当遭到一致的谴责,但是《查理周刊》的行为并不值得称道,因为它的漫画会伤及某种信仰者的感情,让他们感受到冒犯、伤害,甚至是侮辱。这样的言论应当受到限制。另外一些人认为,《查理周刊》的漫画是在进行调侃、讽刺,但是,我们是否应该因为社会上一些人会感到遭受冒犯,就得出结论,侵犯了他们的宗教感情,或者禁止这样的言论?其实,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值得大家深入思考。今天,我们特别推送加州大学哲学系王伟雄教授的文章。他在这篇短文中,提炼了一个很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应当如何对待宗教,宗教可以批评吗?在对待宗教的态度上,作者希望让我们了解,我们所面对的问题不是黑白分明、二元对立,作出更为细致的区分并且分别对待是重要的。 

批评与侮辱之间

王伟雄

对于宗教,有两种相反的极端看法:有些人认为批评某一宗教就是不尊重信仰该宗教的人,甚至等于侮辱他们;另一些人则认为任何宗教都可以用任何形式来批评或攻击,只要针对的是信仰的内容而不是信仰者,便谈不上不尊重或侮辱。我认为两个看法都不妥:批评不等于侮辱,但某些形式的攻击的确可以构成侮辱。

如果某宗教的教条或信念有不合理的地方,人人皆可批评,而重点应该不离是非对错。假设你的宗教说地球只有五千年历史或教导你男人有权随便打女人,我便有理由批评,指出其错谬之处。这样的批评,就像批评某一科学理论有错谬一样,一般而言是「对事不对人」(我说「一般而言」,因为人身攻击可以渗入是非对错的讨论里,例如说「只有愚蠢不堪的人才会接受这个明显错误的看法」)。

然而,有宗教信仰的人不只是相信一套教条或信念为真,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宗教信仰是一种指导人生方向的生活方式,是他们的主要身份认同,也令他们视某些人和物为神圣不可侵犯,从而巩固宗教的身份认同。假如我攻击你的教徒身份(例如说「所有基督徒都猪狗不如」)或对你视为神圣的人或物做出极其无礼之事(例如将模罕默德画成一条狗),你因此觉得受到侮辱,这是合情合理的反应,而且这里已不能分开受侮辱的是你还是你的宗教信仰。

如果我们认为人与人之间应该基本上互相尊重,而侮辱别人是不尊重的行为,那么,即使我们相信某一宗教的教条或信念完全没有理据,甚至是荒谬绝伦,不得不批评,我们的批评也不应该去到侮辱的地步。打个比方,假如你认为你的朋友拜祖先是迷信,你可以严厉批评他的迷信想法,只要讲道理便成;可是,如果你拿下他家的神主牌摔落地上,或拍下照片制成不雅图像放到网上,那便是侮辱,是太过份了(这只是个比方,因为拜祖先算不上是宗教)。

我这样分开批评与侮辱,似乎很清楚,可是,在批评与侮辱之间,还有讽刺。问题是,讽刺可以近似批评,也可以近似侮辱:不够尖刻的讽刺也许会被当作形象化的批评,但过份低俗的讽刺,却很容易会被视为侮辱。请别误会,我不是在鼓吹放弃讽刺宗教,我只是想指出,讽刺和侮辱的界线并不分明,而且讽刺不容易拿捏得恰到好处,我们不应该只视之为一种批评方式那么简单。

(王伟雄,加州州立大学哲学系教授)

相关阅读:《<查理周刊>的画笔为什么会惹到恐怖分子?》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