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周刊》第12期| 言论与恐惧

★本文出自第12期《微思客周刊》,本期编辑李汶龙。如果需要,请完整转载,并注明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欲读全刊,请登录“拇指阅读”,或直接下载微思客周刊第12期_言论与恐惧阅读。

(封面设计:微思客设计师刘彪)

言论与恐惧

李汶龙

二战期间,美国总统罗斯福曾在第77届国会咨文中提出四种基本自由:言论自由、宗教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以及免于恐惧的自由。在这一语境中,前后两者原本并列,然而二者却有紧密的联系。

言论自由本是一项普适权利。在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作为一项重要的基本权利,言论自由都会被纳入宪法,或者人权公约之中。但是这种宣誓与落实之间仍有很长的距离。如果宪法有成为一纸空文的风险,那么言论自由就很难保障。言论自由讨论的核心是反体制的,如果没有有效的救济途径,人们心中真实的声音就会在“沉默的螺旋”中销声匿迹,人们心中也会滋生恐惧,像寒蝉一样发不出声来。

一次机缘巧合,我接触了传媒与法律交叉的领域,而言论自由是其中最为核心的部分。探索得越深,越发现问题的复杂性和论证的挑战性。当我发现,这一领域凝结了众多卓越法律人思辨的智慧时,对这一话题的痴迷也就越发加深。在微思客,我曾发表过一系列粗浅的思考。一方面,我能够感受到读者对这一话题的关注,但另一方面,却感慨这一话题讨论的匮乏。在中国,恐惧让言论自由成为了“雷区”,而没有言论自由的保障却让很多中国人,尤其是担负着看门狗职责的记者陷入了发声的恐惧之中。

在中国,言论自由在中国一直是被回避的话题。在我看来,这其中的成因多半与恐惧有关。我本是一名法律人,平日讨论言论自由问题并无顾虑,在我看来这只不过是宪法问题而已。当我随后进入传媒领域,与人交谈时,我才发现并非所有人都如此认为。有趣的是,我发现尤其是传媒人对政治敏感的问题最为谨慎,最需要言论自由的团体最避而远之。这种畸形的现象值得我们反思。

引发对重要问题的讨论,在我看来,是一条有效的道路。在自己的探索途中,我也希望能够激发更多的人对言论自由的问题进行思考、形成讨论。庆幸地是,我的努力真的得到了回应,比如郭立特兄就曾对我的商业言论自由的文章进行了回应(收录于本刊中)。未来,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四中全会过后,我们已经朝着宪政的方向走了很重要的一步,未来正是需要继续探索宪法中重要条文的落实,而这有赖于良性的公共讨论。

言论自由的相关问题极为复杂,存在很多讨论的面向。言论自由并非绝对权利,存在其界限,而如何划定与其他基本权利的界限是讨论的关键,因此,对待言论自由需要站在一个更为全面的视角进行观察。本刊不仅收录了对一般言论自由问题的讨论,还包括一些具体的相关问题,诸如诽谤、色情文艺、政治漫画、网络舆论、与隐私的冲突、煽动言论等等。这些不同的面向,是划定言论自由界限的重要语境,值得我们一同探索。

言论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基础。言论自由方能让公民从恐惧中摆脱出来,发出自己的心声。克服恐惧,不妨从了解言论入手。本期微思客周刊,让我们一起讨论言论自由。

「微思客WeThinker」周刊编辑部

2015年1月6日

编者信息

总 编:冉夷侨

副总编:王庆峰

本期主编:李汶龙

执行编辑:陈燕怡

美术设计:刘 彪

校 对:李轶凡

博 客:https://wethinker.com/

新浪微博:@WeThinker微思客

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编辑部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如转载本期文章,请注明: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周刊第十二期,并附上微思客博客地址www.wethinker.com。微思客提醒您,尊重并保护版权。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