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改变了我| 精致的平衡——美国一年访学感悟

*本文为微思客主题策划“留学改变了我”系列文章之一,原载作者博客@阳杨得一,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编者按
本文作者李新阳是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上海分院高级规划师,在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的访学经历让他受益颇多。作者通过(1)各级政府之间(2)各级规划之间(3)政府公众之间,这三个层次来反思城市规划。是一篇很专业,也很有反思力度的文章。鉴于原文篇幅较长,并包括丰富图表,这里仅截取部分原文推算。有兴趣的读者,欢迎点击本页面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查看全文,或点击文末链接阅读。 

精致的平衡——美国一年访学感悟

李新阳

2013年9月至2014年9月,我被我院派往波特兰州立大学作为访问学者访学一年。在去美国之前,对于美国规划的认识是基于表面的,无非是知道一些有名的人、有名的理论以及有名的城市而已。

但是一年的访学所给与我的,是我对城市规划这一学科的颠覆性的认识。在这儿写下来与大家分享,说的不对的地方请大家批评指正。

先简要说说美国城市发展的历史吧。其实美国在过去的历史发展中也遇到很多与当前中国城市发展相似的问题,甚至更加严重。

比如由于工业粉尘等导致的环境污染,为了炫耀而建一些奇奇怪怪的建筑,由于一个项目的成功而导致其他城市纷纷仿效直至破产,以及由于自上而下的社区更新运动而导致的社区破坏、社会动荡等等。

这一切的问题大多发生在20世纪30-60年代,这一阶段美国的城市化水平已经超过50%,但是城市规划还是秉持一种自上而下、精英规划的模式,虽然在各级政府的文件上逐步强调公众参与的重要性,但是更多沦落为一种选择式的参与,没能考虑到社会底层或者弱势群体的利益。

在物质决定论的影响下,认为复制一种物质形态就能带动和其他成功案例一样的成功,而不考虑物质形态对于该城市的适应性以及公众的接受度

美国城市规划的重大改变是与当时的社会经济背景密切相关的。60年代以后对于环境问题的重视,以《美国大城市生与死》为代表的对于传统规划模式的反思等都导致美国城市规划范式的改变。

人们认识到城市与规划是两门不同的学科,对于城市规律的把握以及如何做规划是截然不同的。

对于城市规律的把握可以归纳出城市的原型,是一种理想主义的情节,田园城市、光辉城市、广亩城等都可以归纳进这一类,但是好的模型并不必然带来好的现实。

雷德伯恩的人车分流体系是规划界的经典,但是作为一个项目来看其未必成功,忽视了项目资金、项目运营等关键性要素,最终也仅仅建成了很小的一块。

另一个例子就是美国60年代的新城运动,同样出于美好的愿景,但是最终也仅建成3个新城。

因此,如何做,对于我们规划师来说更为重要,一方面当然是对城市发展规律、经典案例的把握,但更重要的是如何促进理想变为现实,哪怕是部分变为现实,如何坚持,如何妥协,如何协商,如何正确把握市场与规划之间的边界,把握各级政府事权之间的边界。

……

阅读不同章节,请点击:

各级政府间的平衡:http://t.cn/RZ5mulM

各种规划间的平衡:http://t.cn/RZ5m3oS

政府与公众的平衡: http://t.cn/RZ5m1Ie

(李新阳,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上海分院高级规划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