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回应| 嘿,司考只是一个资格考试而已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请完整转载,并注明:本文转自 “微思客WeThinker” 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杨林毅。

嘿,司考只是一个资格考试而已

杨林毅

前些日子,中国政法大学校长黄进教授因发表“司法考试应仅限法科学生参加”的观点,而引发争议。其后,黄进接受采访澄清,他只是提议将司考的参考条件限定为接受过系统法学教育的人群,这也是响应四中全会对加强法治队伍建设的要求。

为何引发争议?

通过司法考试是很多法律职业的入职门槛。目前,大陆多数法院、检察院招收书记员,均要求已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律所应聘律师助理,也多将其列为必备要求。所以,即便是非法科学生,有些人也希望借通过司考,让自己有更多的就业选择。显然,限制这部分人士参考,势必妨碍一些人的职业规划。

为一门国家考试筑起围墙,规定只有一部分人能够进入,也会引发人们对“职业垄断”下意识的反感。这种规定隐含着“差别对待”,被认为褫夺机会平等之权利,成为只让少数人受益的制度。黄进教授的政法大学校长身份,更让他被看作代表这些少数“既得利益者”,意见从一开始便被带上高帽,难以获得理性回应。

司法考试真的那么重要吗?

它只是一个资格考试罢了,至少对大陆而言是如此。它的作用,与注册会计师、建筑师考试等行业资格测试类同,目的在于设置行业准入的最低门槛,确保拟执业人士掌握基本的行业技术知识。

司法考试是一次专业技术能力测试——在输入案例A时,应答者是否可以得出答案B。至于案例A的多种复杂变体,A到B之间经历何种推理,B的理论支撑和争议是什么?等等这些问题,我们难以期待在一场考试中实现如此全面的考察。

360分(满分600分),是经估测得出的法律从业者所应具备的“硬性”法律知识的平均最低值。之所以如此严格限定这句话,是因为学术视角的法学知识与司考的指向相去甚远。一位经受良好学术训练的法科学生,若未经一段时间专注作应试准备(一般为两三个月左右),恐难通过或高分通过司考。而一位未经任何法学教育人士,若专注六个月至一年时间准备司考,则可能通过。

其实,黄进教授的建议,是一种期待,希望法律从业人员能够提高从业素质。改进司法考试的准入门槛,则是他想到的途径之一。

自实行统一司法考试改革至今,产生了一批满足最低技术知识标准的法律从业人员,充实各地方的职业群体。我父亲便是其中之一,从律师资格考试到司法考试,经历不下三次的洗礼,每次都拼尽全力,直至最后取得职业资格。期间,所在地级市每次通过人数也仅十数人。彼时,他还是小镇司法所主任,一直以“法律工作者”(而非律师)身份从事法律服务。

在我看来,父亲是掌握一门手艺的“工匠”,不会也不需要思考法学理论的解释和争议。他的关注点,在于如何为当事人争取最大利益。运用法律知识只是方式之一,如何与对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达成和解,如何与法官沟通等等,可能更为重要。在这些领域,“经验”占据主导。

对法律执业者而言,具备基本法律知识足以应对绝大多数法律问题。实践中所需的经验,则非通过司法考试所能获取。对于以学术为志业的群体,司法考试起到的作用,可能仅是全面夯实法律基础知识,于学术工作意义有限。

不要高估司考的作用

反驳黄进教授的文章,试图回答:历经司法考试能否获得法律思维和法治理想?文章提出:既然认为非法学教育背景人士仅通过司考无法获得,恐怕接受系统法学教育的人也未必具有。进而,以黄松有等一批因贪腐落马的法科出身官员为证。

但“历经司法考试能否获得法律思维和法治理想”本就是一个伪问题。

人们普遍承认,法律思维和法治理想,在从事法律职业的过程中至关重要。前者是从业人员借以谋生和发展学科的要素,后者则能提供持续求索的动力和对不良影响的抵御能力。而司考设立的目的,仅在于设定最低行业知识标准。A到B的答题过程,不是法律思维的全部。更不能期待,埋头苦读,能够从字里行间的微言大义,沉淀出法治理念。

司法考试仅是执业能力测试,不需也不能承担太过重要的目标。如果决策者认为,需要提高法律从业人群的知识储备,可以增加考试难度(增加法律知识的考察广度和深度)、降低通过率等。而对于“提高法治队伍的素质”的目标来说,增强知识储备仅是要素之一。

法律思维的启蒙,法治理念的熏陶,仍需依靠系统的法学教育

因此,考虑的问题应是,系统的法学教育如何能够做好法律思维的训练,如何让更多学生认识何为法治,以及意识到法治的重要性。

当然,法学教育不是面授机宜。我们不可能呆坐课堂,心中呐喊,“来吧老师,来教我法律思维,告诉我如何具有法治理念,让我学会独立思考!”这何尝不是缺乏独立思考能力的表现呢?

多元的学校教育,扎实的社会实践,在法学教育阶段都是不可或缺的环节。离开校园,有意识的自我培养,也同样重要。法律思维的训练,法治理念的坚守,是法律人需要终身投入的志业,不是通过一次考试,拿到一份学历,即可宣告完成。

如此说来,司考,只是一场专业技术能力测试罢了。

(杨林毅,供职北京某检察院,微思客编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