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盘古客| 走进社会学的艺术巷口(上)

★感谢《巷仔口社會學》授权同意微思客推送该文章。本文作者洪仪真 (东海大学社会学系)。如果需要转载,请联系该网站(http://twstreetcorner.org/2014/09/15/hongyichen-2/)。

【盘古客|编者按】

作者透过一位法国巴黎女性艺术家所处时代背景,社会脉络,她与巴黎艺术家朋友的互动,来分析她如何成为一位知名的艺术家,这样的分析方式与传统的美学分析方式是不同,是从艺术社会学的角度来分析艺术家及其作品。

艺术社会学的发展主要是人们对于艺术与文化的看法的改变,从菁英份子所欣赏的高雅艺术文化,到艺术更亲近一般社会大众,艺术社会学关注的就是社会大众对于艺术的看法,以及艺术怎么产生的,从艺术生产,创作,到大众是否可以欣赏与接受,以及艺术家怎么成名的等议题。

走进社会学的艺术巷口(上)

洪仪真 /东海大学社会学系

◎艺术街头

东海大学附近有一条艺术街,巷仔口社会学今日也来开辟一条艺术巷。用巷弄来形容目前艺术社会学的地位颇为贴切:它绝对不是社会学界的大街大道,亦即用中山或中正命名的那种主要街道,然而,艺术社会学是一条小而美的路径,看似幽静却充满生命力,应该就是会有很多个性商店的那种巷弄,或是不时可看到创意庭园或独特装潢的居家景致,其引人入胜之处不在它目前发展规模的大小,而在于它趣味丛生,饶富灵光—-虽然灵光也是艺术社会学欲解构的对象之一,然而,我相信没有一位艺术社会学家,不是因为被艺术的灵光吸引而投入该学门的耕耘志业。是的,我说的是志业,不是职业。

【有台湾风味的巷仔口艺术街景】

(图片来自: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7/70/东海艺术街商圈.jpg)

前阵子我抽空在台北观看了二十世纪法国女画家 Marie Laurencin (1883-1956) 的画展,这是一位在巴黎画派当中崛起的女性艺术家,当时女性要在画坛当中崛起是相当难得的,在哪一个年代里不是呢?画展文宣上写着:「由于 Laurencin 善于掌握女性柔美的风格,因此成为独树一帜的大师级的女性艺术家」。事实上,从「由于」到「因此」两个句子中间,应该还有非常多的中介因素与社会过程,不是单纯因为她掌握了女性柔美的风格,就因此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成了独树一帜的女性艺术家,而且还是大师级的艺术家。这些中介因素与社会过程的探索,便是艺术社会学所感兴趣的项目。

此外,什么叫做「大师级」的艺术家?谁可以成为大师?大师又是由谁来认定?艺术社会学相当关注价值被认定的主/客观条件,并且认为不仅是美学因素决定了艺术品的价值和艺术家的地位,还有许多相关的社会因素共同形塑了艺术家的声望。

◎为何 Laurencin 会成为艺术大师?

Marie Laurencin 展览的主题订为「唯美‧巴黎—罗兰珊画展」,让台湾民众能够将堪称陌生的罗兰珊,迅速与认知中典型的法国印象连结起来:为了让展出的艺术作品能够更顺利抵达社会公众的消费端/接受端,承办艺术活动的中介机构,总会设法在宣传当中运用公众容易解读的概念作为桥梁。至于罗兰珊的作品用「唯美」来形容是否贴切?是否仅能以「唯美」来形容?我只能说,任何出现在艺术活动文宣上的字眼—尤其是收费性质的艺术活动标题,都难免是策略性与商业性的。

【Laurencin在1928年的自画像】

( (图片来自c1.staticflickr.com/9/8156/7337364304_fa22d12f33_z.jpg)

我前往赏画的理由,除了是因为友人相邀之外,也因为学生时代曾经接触过 Laurencin 的画作。年少时期并非特别喜爱她的画风,然而却感受得到其风格与笔触的特殊性:非常女性化的粉嫩色系,或许是过于梦幻的缘故,人物的轮廓与服饰的边缘总是模糊的。而画家的女性身份及其活跃程度,自然也引发我的好奇心。

观画的过程当中,我的职业病会让我理性思考较多美学以外的问题,或说美学面向会同步以感性来经历。众多诘问当中,姑且就先不提我对于画家的中文名字被译成「罗兰珊」的质疑了; 这种把所有欧洲姓名一概采用英文发音的译法,总是令人感到郁闷。看完画展之后,我的初步心得是:这是一个有利于贵妇特质的时期—巴黎‧沙龙‧社交‧时尚‧男人都去打仗了,女性在社会中变得很重要。

二十世纪初对艺术家,尤其是女性艺术家而言,是一个什么样的特定年代?巴黎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场域?巴黎画派又是一个什么样的艺术世界,能够让 Laurencin 成为少数崛起的女性艺术家?Laurencin 的画风与特色,与那时期的主流画派关系为何?又有何相对特殊之处,使这位女画家既可以被既定的规约所认定,其独树一帜之处又得以取得正当性,成为一个独特的美学范畴?

上述几项社会学式的提问,我们从 Laurencin 的人生际遇和艺术历程中多少可以获致初步的答案:Laurencin 父亲的经济能力,使其有机会接受教育和艺术研习(但她是私生女)。在1907-1913年期间,她因着在绘画学校缔结的人脉,得以进入蒙马特的「洗濯船」画室(Le Bateau Lavoir) 的艺术圈里,该画室是毕加索、布拉克这两位立体主义创始人与当时巴黎艺术圈活跃的文人艺术家之大本营, Laurencin 与这些人共同在此消磨青春,激荡灵魂,这是对画家而言相当关键的一段经历,其画作风格从力图跟随野兽派及立体主义风格,到后来因为感受到自身体质与这两个画风的不合,因而改为遵循自己的内在声音与生命特质,走出了掌握女性特质的独特美学语言。

◎Laurencin 的伯乐贵人们

这中间有几位 Laurencin 的贵人不可不提:贵人在艺术家的生涯中总是关键的,否则光凭纵横的才气,还是不足以提升社会能见度。

第一位是「曾经是」 Laurencin 情人的艺术收藏家兼画商 R. Roché,他不但购买了 Laurencin 的第一件作品,并以自身其社会地位及人脉,大力介绍 Laurencin 认识当时艺术界重要的画家、画商和知名人物,并将她的画推广给德国画商,协助她与某些画商签订契约,帮助她进入画坛,被画廊所认识。

另一位更关键的贵人,则是 Laurencin 在洗濯船画室邂逅的诗人Apollinaire。 Apollinaire 不但成为 Laurencin 热恋的对象,更是以其身为画室理论指导者的身份,给予 Laurencin 绘画上的指引与启发。相较于 Laurencin 在艺术界尚称浅薄的资历,Apollinaire 当时已经是颇具声望的前卫艺术领袖之一,更被喻为法国新诗的始祖。两人的亲密关系,加上 Apollinaire 的艺术地位,无疑直接影响到 Laurencin 的艺术发展。前辈对于后起之秀的扶持总是关键的:即使 Laurencin 自己已经明言与立体主义体质不尽相契,因而打算在艺术风格上另辟他途,然而爱情的力量,却促使 Apollinaire 仍在1913年出版的《立体派的画家们》一书中,将 Laurencin 纳入成为立体派的一员,目的无非是为了奠定她在立体画派当中的地位,至少证明她与这群引人瞩目的前卫艺术家是同一挂的。

【Laurencin 与 Apollinaire 的画像】

(图片来自:wikimedia.org/wikipedia/commons/f/f6/La_muse_inspirant_le_po%C3%A8te.jpg)

除此之外,版画家 Laboureur 也在1912年开始指导 Laurencin 的版画创作,并且在往后的艺术生涯当中屡次协助与提拔她。这些艺术家的重要他人(significant others),是他们得以与既存艺术世界产生有利关连或重要断裂的桥梁,绝对是为艺术家才情加分的条件。而就整个艺术场域的发展看来,十九世纪以来法国艺术场域的自主化,以及画商、艺评家等新兴艺术职业的兴盛,艺术市场的蓬勃,都是在考察艺术现象时不可忽视的重要社会条件。

◎艺术社会学是什么?

很多人会问我:艺术社会学是什么?一般人连社会学都有些搞不清楚了,何况是艺术社会学。有时候跟社会学界以外的朋友约略解释艺术社会学大致是在做什么,当下对方似乎是听懂了,然而下次见面时,朋友可能还是会混淆地说:「妳研究的那个…『社会艺术学』真有趣!」怎一个冏字了得?艺术社会学的内涵自然不容易三言两语道尽,在本文当中,我尝试先从艺术社会学在知识界的生成,以及社会学如何看待「艺术」和「艺术家」这两个概念谈起,以作为引言与入门。

简单来说,艺术社会学是社会学的其中一个分支,亦即以社会学的观点进行艺术研究,而不是以纯粹美学的视角来切入。研究的对象不只包含艺术作品,也包含艺术家、艺术活动、艺术现象等等。

但这样说可能仍旧有些抽象。我们先从艺术社会学作为一个学门的发展渊源谈起吧。法国当代的艺术社会学家 Natalie Heinich 曾说:艺术社会学启程的关键时刻,来自于智识界艺术研究观点的两个转变:不再将艺术视为纯美学的范畴,以及,不再认为艺术的价值是绝对的。也就是说,当人们开始思考美学以外的社会因素对艺术发展和艺术评价产生的影响时,这就是一种艺术社会学的初步思考模式。

◎艺术史学的转变与艺术社会学的发展

艺术史学界和美学界的文化转向及社会学转向,滋养了艺术社会学本身的发展。早在十七、十八世纪,已有思想家指出艺术与社会不可切割的关连,例如,孟德斯鸠曾经在 1748 年出版的《论法的精神》中主张,人民的生存和环境条件,会影响国民的精神,包含艺术发展的状态。十九世纪诸如 Taine 等哲学家及文学评论者,也只出种族、环境与时代这三元性条件,如何影响文艺的变迁。

奠定于十九到二十世纪交接之际的艺术史学,到了七O、八O年代则开始出现「艺术的社会史」或「新艺术史」的转向,重视艺术发展的社会面向与文化面向的考察,特别留意社会因素如何对于艺术风格造成影响。艺术史学本身的社会科学转向,也带领我们检讨,艺术的史观不该只是单一绝对的论述,而是要反省任何一个特定艺术史观的建构性。

【为何梵谷的画作生前没人看得起,死后没人买得起?】

(图片来自:b1.rimg.tw/lionart/4477651d.jpg)

传统的艺术史可说较偏向精英主义和人文主义,重视人的精神价值与才能,看重艺术家的天份,并将杰出的艺术品视为人类重要的精神产物。艺术社会学则欲探讨艺术在特定历史阶段与既定社会当中历经的社会过程,从生产到接受,从创作到欣赏,从无名到有名,或是从有名到无名。社会学关心一件作品如何被社会认可为艺术品,一位创作者又如何被社会认同为艺术家。从生产道接受端似远则近,似近则远,这些社会过程有待艺术社会学加以厘清。

以此模式作反向思考的话,一件作品不被社会认定为艺术的原因,或是一位创作工作者为何不被认定为艺术家,也是艺术社会学所好奇的课题。一项「艺术品」被生产出来之后–或者我们用更广义的「文化对象」(cultural object) 来取代艺术品的称谓—当一个文化对象被生产出来之后,它是如何被社会所接受与扬弃(social reception/ rejection),这当中没有什么理所当然和一蹴可及之事,总有些社会基础和条件需要我们进行分析。

因此,当美学与艺术史学界慢慢带进社会面向的考虑之后,这些新思维遂成为酝酿艺术社会学的养分。当然,艺术社会学的主体学科是社会学,它仍是社会学领域的分支,只是早期的社会学发展当中,没有太多学者探讨艺术的主题,或是研究篇幅有限,并非该学者专攻之领域。社会学古典四大家皆曾触及艺术的课题,但是一般社会学者更关注的是他们对于艺术以外课题的洞见。然而,到了六、七O年代,由于实证研究方法的进展、人类学等其他社会科学发展的刺激,以及社会学本身方法论及问题意识的逐渐成熟,社会学界内部遂产生分殊化,越来越多的次领域相应而生,艺术研究便是其中一个领域。更由于西方的艺术市场在六O年代以后日趋理性化、艺术家的职业化与专业上的制度化趋势日益显著,甚至政府公部门也欲透过学术研究来进一步掌握日渐蓬勃发展的艺术场域,法国政府即是一例。上述因素吸引越来越多社会学家投入艺术研究,使得艺术社会学发展在七O年代以后渐渐脱离文化社会学的范畴,成为一个独立的社会学次领域。(待续)

盘古客| 后记

最近刚好正在研究艺术市场这门学问,也非常好奇文章所提的艺术家Marie Laurencin 作品的市场价格。她在拍卖市场最高价纪录是130万美金(约4千4百万台币)。根据Artprice.com网站分析,过去三年全球拍卖会上的罗兰珊油画价位都在45万美金以内,即不超过1千5百万台币。(数据源RavenelInternational art group 网站http://t.cn/R7lEqbK)。

艺术市场如何去操控艺术作品的价格,这或许也是值得艺术社会学家另一个研究的领域。我自己关注的议题包含: 谁决定艺术作品的价格? 谁操控艺术市场的运作? 艺术作品的价值真的那么高?

另外,关于这位艺术家,日本成立的Marie Laurencin专门美术馆? 好奇在于为何日本人特别喜欢她的作品?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