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田|达尔文比亚当·斯密更懂经济学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清木远。

理性之外(十五)

思验田/清木远

 

一百年后,谁会是历史上最受人尊敬的经济学家?不是亚当斯密,是达尔文。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在他的书中这样预测。

一百年太长,思想飘到何处,社会科学发展到什么位置,没人说得清。对这样一个预测是否会成为现实不必较真。有趣的问题在于,弗兰克为何会这样认为呢?

不妨从达尔文的老本行动物界说起。在动物界存在一种普遍的现象,雄性之间为了获得异性、占有生存资源往往存在激烈的族群内斗。每个个体尽一切努力将自己的基因留给后代。道金斯那本有名的《自私的基因》想必不少人已经读过。

通常的观点认为,族群内的竞争赢者王、败者寇,自有一套合宜的机制筛选出最优的个体,最终造福于整个种群。换句话说,族群内部的同类竞争与物种的最终进化利益是一致的,个体之间的生存竞争,最终实现群体最优的结果。这样的例子很多,豹子跑得更快是为了更多地获得猎物,羚羊跑得更快是为了更好地躲避捕猎者,围绕这些生存技能开展的竞赛,的确符合上述的特征。

但是,如果群体内的竞争是一场无谓的“军备竞赛”怎么办?麋鹿的鹿茸越长越大,为了对付有更大鹿茸的同类,但巨大的鹿茸也让它们行动不便,更容易成为狩猎者的目标;公牛之间的角斗要求自己更壮更重,但是体重太大却对它们对付敌人无益;雄性孔雀开开屏竞赛好不热闹,只为了证明自己比同类有更强的免疫系统,但是碳水化合物都消耗在开屏上却是某种形式的浪费。

类似的故事不胜枚举,在这些情景下,同类个体之间的过度竞赛对群体利益无益,而是有害。如此的竞争最终只以相对胜负结束,绝对的位置则并不重要。不加限制的个体竞争,只是不断推高了竞争的投入,却不会改变竞争结果。将所有麋鹿的鹿茸减少相同的尺寸,赢家还是赢家,输家还是输家,但是却让整个麋鹿群体更容易避免受到来自敌人的侵扰。

达尔文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但是他也意识到,对于个体最优的变异,或许无助于整个族群。在弗兰克看来,这是对真实经济世界的竞争规则更好的反映。亚当斯密相信,自利的结果是共赢,但是事实上,个体的利益常常与族群的利益背道而驰。竞争的结果是在耗费额外的资源而已。同类竞争者之间的角力只是不断地抬高了个体的投入成本,直到最终停在某个分出胜负的点上。这是生物界常见的现象,也是达尔文进化论中另一个十分重要的发现。

与动物界的故事无异,很多人类社会的竞争也符合相同的规律。拍卖场上的买家们竞相出价,不断推高了商品的最终价格,但其实他们本可以以更低的价格入手商品。工人为了赚得更多从事危险职业,但是当他们因为选择冒险获得额外的补偿之后,更多地人暴露在不安全的环境下。再一次,相对成本收益重要,绝对的成本收益不重要。

个体自由选择,整体最优,这是坚定的自由主义者的信念,但在弗兰克看来,真实世界并非如此。即便每个人都完全理性自利,而非像行为经济学家相信的那样短视、无知、感情用事,即便市场信息对称,每个人对彼此心知肚明,类似的群体行动困境仍然无法避免,在他看来,这是市场机制自身所无法解决的。市场充分竞争,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弗兰克的观点倒是颇具新意,没有诉诸个体的非理性、也没有归因于市场机制发挥的外在阻碍,一个全面运转的市场仍然有其内在的缺陷。“达尔文经济学”比“亚当斯密经济学”更好地描述了这种“市场失灵”。

不过将达尔文与经济学联系在一起,弗兰克只是提供了一个纬度。将这本书作为引子,可以引出不少有趣的问题。其实,正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说,在对人类行为的解释方面,达尔文式的世界观也有一把刷子。从进化的视角理解人类行为,有助于我们寻找到许多行为的深层动机和合理性。

为什么带有甜味的东西?你大可以简单地说是因为喜欢吃甜。但是这并非喜欢吃甜的真正原因。喜欢吃甜的真正原因是在人类在漫长的进化史中形成的:带甜味的东西含有更多的能量。

传统经济学囿于狭隘的理性人假设,遵从“行为-动机”的分析,相信人类做什么,都是成本收益考量或是偏好计算的结果。行为经济学和心理学虽然跳出了这一框架,但却在某些方面矫枉过正,简单地将传统理性人假设之外的行为冠以“非理性”之名。但事实上,正如我在此前的文章中讨论过的,理性VS非理性的二分法其实太过简单粗暴,也毫无意义。一个更好的区分,是理性VS理性之外。理性与不理性,界限不总是那么清楚的。社会科学研究在不断拓展理性的界限,但是人们仍然有诸多行为是理性框架所不能解释的。关键问题是不仅要发现理性框架解释不通的行为,还要解释,它们为什么存在?在人类行为的问题上,存在即合理。

无论理性,还是感性,无论是自利,还是利他,无论高尚,还是虚伪,都是人类行为的不同侧面,人性复杂多变,历史悠长,从个体和现世的角度理解人之为人,有其天然的局限。

另外,演化的视角也与人性的多元的态度更加兼容。生物界本多元,是多样早就了生机勃勃,今天的异类和逾矩者,明日或许就是主流。历史波澜壮阔的激变,常常是事故和变异罢了。

注:本文涉及的书如下,均有中文版。

  • Dawkins, Richard. The selfish gene. No. 199.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6;
  • Frank, Robert H. The Darwin economy: liberty, competition, and the common good.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
  • Kenrick, Douglas T. The rational animal: How evolution made us smarter than we think. Basic Books, 2013.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