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批评方法分享会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卡特陳。

【西洋•字花编者按】

最近,小编就个人学习文学评论过程中的所得所感进行了分享,发表了些许浅见。及后,收到了小伙伴提出的关于文学分析问题的一些补充及疑问。在此,我们把分享会内容及提问一同贴出,希望对此有看法或感悟的读者朋友能加入我们的讨论,为我们指点迷津。

文学批评方法分享会:文学评论者在谈论什么?

在分享之前,需要大家思考一个问题,大家平时是怎样解读文学作品的?有没有一个常用的思路?或是阅读时的关注点在哪儿?

文学评论者是如何解读文学作品的?

以下是一些学术文章的标题。从标题上可以看到评论者的解读角度(粉色字体是关键字)。

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几种解读方法。接下来,将会有关于“精神分析”、“女性主义”、“生态主义”、“后殖民主义”分析的简要介绍。其中,“精神分析”是这次分享的重点。

女性主义,作为一种文学批评方法,在20世纪六十年代开始盛行。女性主义评论者的关注点是文学文本中反映的由于性别差异造成的权力不平衡。他们留意文学作品中女性形象的表述,提出疑问:女性身份究竟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还是社会构建而成的(正如@法蘭蔻补充的,是sex与gender的区别),并挑战“正典”,既重新挖掘女性作家作品的价值,又重新解读经典文本中的女性形象。一般来说,在实际运用中,文学评论者会关注作者对于男、女角色的描写,以考察其中反映的权力关系。例如,是否把女性物化、他者化或表示了一种大男子主义的态度。

生态主义,是对人类中心主义的一种反动,它要引起人类重新思考人与自然的关系。据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岳川在一篇题为《生态文学与生态批评文论》的文章中说道,“一般认为,1970年在西方兴起的“生态主义”(Ecologism)开始了生态文化的艰难历程。生态文化和生态批评出现,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开始的。””米歇尔·P·布兰奇等人在《阅读大地》中说:“生态批评不只是对文学中的自然进行分析的一种手段,它还意味着走向一种更为生物中心的世界观,一种伦理学的扩展,将全球共同体的人类性观念扩大到可以容纳非人类的生活形式和物理环境。……(生态批评)集中在生命进程或者类似生命进程中的内在人类倾向,激发起我们与非人类的自然世界联系的想象和情感。在宗教信仰带来的安全感、现代性的焦虑、后现代的碎片与混乱之后,作家们开始探索人类归属世界的新途径,探索在我们与自然之间发展一种谨慎而互惠型伦理的新途径。因此,生态批评的一个重要驱动力就是定位、敞开并且讨论这种表现在文学形式中的渴求。”

后殖民主义,20世纪九十年代开始盛行。作为一种批评手法,它考察的是殖民主义与反殖民主义的内容是如何在文学文本中呈现的。评论者会重新解读一些文学经典,如莎士比亚笔下的犹太人,又如《简爱》这部作品,有人指出简后来继承的一笔遗产其来源是英国人对殖民地的剥夺。这种批评手法带有一种去西方中心主义的意味。在这个“主义”之下,有一些“明星人物”,如提出“话语”与“权力”的福柯,著有《东方主义》及《文化与帝国主义》的萨义德等。据萨义德的观点,西方与东方被看作是对立着的两面:西方是文明的、科学的、理性的、进步的、有秩序的、中心的,而东方则是野蛮的、迷信的、非理性的、落后的、无秩序的、边缘的。因此,使用这种分析方法的评论者会较为关注作品里面是否存在着种族优越性的描写。

接下来是这次分享会的重点——精神分析

在对文学作品里的人物作出精神分析时,其实背后预设了把角色当成是有血有肉的人。也许大家也会留意到,一些评论文章中常会出现弗洛伊德和荣格的名字。下面将介绍一些常见的精神分析概念。

弗洛伊德认为,性是一种本能,一种生存冲动的力量,一种驱动力,并称之为力比多(libido)。其“泛性论”体现在,他不仅认为这种力量是与生俱来的,还认为它渗透人类社会各个领域。如果受到抑制,就会产生一种神经官能症(neurosis),症状之一有“焦虑”。当然,当本能欲望的满足受到压抑的时候,人还是会启动“转移”、“升华”等防御机制的。关于“转移”,顾名思义,这里就不作解释了。“升华”则是“改换原来的冲动或欲望,用社会许可的思想和行为方式表达出来……一般总是把原有的冲动或欲望转向比较崇高的方向,具有创造性和建设性意义和价值”(百度百科)。在《文明及其不满》一书中,弗洛伊德就很精辟地提到,基督教所代表的文明及秩序就是用来克制人的本能欲望的。

既然“性”作为一种本能是需要压抑的,那压抑着的东西会如何呈现给我们呢?于是,弗洛伊德把“意识”区分为“潜意识”、“前意识”和“意识”。而“潜意识”就是通过梦境传达给我们那些被压抑着的欲望究竟是什么。在《梦的解析》一书中,弗洛伊德给我们解了一部分病人的梦,并且很大牺牲地把自己的几个梦也告诉我们了。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有含义的。梦是对被压抑的愿望的实现。但由于有一种内在的审查机制的存在,梦的内容是被改装过的。这种“内在的审查机制”其实是人的意识中的防御功能,它会把令人不愉悦的内容屏蔽掉。尽管梦具有象征作用,但人还是能运用联想力把至少一部分信息解读出来。在文学评论中,评论者有时也是通过人物的梦境来进行分析。

关于“恋母”的概念,弗洛伊德是用俄狄浦斯王“弑父娶母”的典故介绍出来的,他于是称之为“俄狄浦斯情结”。评论者一般是根据文本里男性或者女性角色跟母亲或父亲的感情关系及他/她跟故事中其他异性角色的相处来分析他/她是否具有这种倾向。即便是对作者本人的分析亦然。

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就是,弗洛伊德对三个“我”的区分,即本我、自我、超我。位于潜意识中的本能、冲动与欲望构成本我(id),是人格的生物面,遵循“快乐原则”。自我(Ego):介于本我与外部世界之间,是人格的心理面。自我一方面能使个体意识到其认识能力;另一方面使个体为了适应现实而对本我加以约束和压抑,它遵循的是“现实原则”。超我(Superego):是人格的社会面,是“道德化的自我”由“良心”和“自我理想”组成,超我的力量是指导自我、限制本我,遵循“理想原则”。三者的关系始终处于冲突-协调的矛盾运动之中。本我寻求本能欲望的满足,是必要的原动力;超我在监督、控制自我接受社会道德准则行事,以保证正常的人际关系;而自我既要反映本我的欲望,并找到途径满足本我欲望又要接受超我的监督,还有反映客观现实,分析现实的条件和自我的处境,以促使人格内部协调并保证与外界交往活动顺利进行,不平衡时则会产生心理异常。(百度百科)

关于荣格,他的理论里面比较重要的是他对“自我”(self)的划分。与弗洛伊德不同,他把“自我”划分为人格面具(persona)、阴影(shadow)、以及阿尼姆斯(animus)∕阿尼玛(anima)。用最浅白的语言说,人格面具就是我们在社会交往中呈现出来的样子,就是在社会舞台上的角色扮演,一般是按照习俗、法律之类来塑造的;阴影就是真实的自己;阿尼姆斯就是女性的男性气质而阿尼玛就是男性的女性气质。有趣的是,荣格提到,人喜欢的对象通常是具有跟自己的男性或女性气质相似的。

此外,荣格区分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他认为,前者来自个人经验,属于个人习得,是被遗忘或压抑的意识。也就是说,那些内容是我们曾经意识到的。而后者的内容则是我们从未意识到的,是一大堆“原始意象”的储存库。它跟遗传有关,继承自所有的人类祖先,甚至前人类或动物祖先。例如,我们害怕蛇、害怕黑暗就属于集体无意识,尽管我们的经历可能会加深我们的恐惧,但它绝不是习得的。荣格把集体无意识的内容称作“原型”。他花了相当长的时间去研究“原型”,他发现,“原型”具有普遍性,我们每个人都遗传了相同的基本原型意象,如大地母亲、英雄、上帝、魔鬼、智者等。而且这些“原型”还可以相互组合。有一个很生动的比喻,这些“原型”就像是照片的底片,作为一个框架,它需要人类经验作为内容为它填上色彩。(APrimer of Jungian Psychology)文评家弗莱在1957年发表了《批评的剖析》,其中就阐述了神话原型的批评思想。“弗莱认为,文学起源于神话,神话中包蕴着后代文学发展的一切形式与主题。”(百度百科)由于弗莱的西方文化背景,他言下的神话指的是古希腊古罗马的神话及《圣经》故事。例如,荷马的经典史诗《奥德赛》,里面的英雄人物尤利西斯就经常被当作“原型”使用,甚至里面的“回归”主题也经常被当作母题使用。

简单介绍完文学评论界常用的一些精神分析概念,我们看一个用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来解读童话《小红帽》的例子。(《童话的心理分析》)

作者还把《小红帽》的故事联系到神话中大地女神德墨忒尔的故事,这其实运用了荣格精神分析里面的原型原理。

不过,作者马上指出两则故事的相异之处。

看完这个分析之后,不知道大家会否有这样的疑问:文学评论者是在瞎说吗?

坦白说,文学欣赏本身就是一件很主观的事情。同一个文本,有人觉得它小儿科,有人觉得它很深刻。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而文学评论作为一个学科,它如何让人信服呢?也就是说,文学评论者的根据在哪里?

就我个人来说,我是信奉“文学即人学”的理念,所以我会比较关注相关的辅助资料。如作者的个人资料(从传记、书信、对话/访谈、作者的其他作品中获取),以了解作者生平经历、灵感来源、思维方式等;关于作品所处时代的社会历史环境,因为这是作者的“生产环境”;相关的一些评论文章,这是前人的分析成果。其实,文学评论者就像一名私家侦探,要尽可能地把各个方面调查清楚。

针对这一点,这里再举一个小小的例子。大家还记得《了不起的盖茨比》这部电影么?它其实是由一部短篇小说改编而成的(小说作者是菲茨杰拉德)。有一些从女性主义角度对该小说进行解读的评论者提出,该作品里的女性形象都是“自私、空虚、金钱至上”。然而,从作者生平资料入手,可以发现,黛西这个角色,除了有作者妻子的影子之外,原型是他的初恋女友。当年,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菲茨杰拉德还是一个穷小子,而这个女人家境富裕,喜欢开派对。在他们分开一年多后,她嫁给了一个钻石王老五。可以说,这成为了菲茨杰拉德心里的疤。他深深地体会到贫困与社会地位卑微之苦,并对财富充满敬畏与渴望的矛盾心情。在他的作品中,好些女性角色都带有他的初恋女友的影子。

另一方面,有些电影观众可能被影片中的奢华震撼到,觉得太浮夸。当然,这是编剧和导演在拍摄过程中据其对这部小说的解读进行的呈现。但从时代背景来看,这是20世纪20年代的美国,属于“喧嚣的一代”(The Roaring 20s)。当时,美国是一战的最大得益者,战后国内经济爆炸性增长,国内市场充斥着大量消费品,如电影中明显出现的汽车。汽车在战前还是一种奢侈品,战后因为批量生产,销量大增。不过,自1920年美国社会实行了禁酒令之后,走私行为猖獗。因此,盖茨比卖酒致富才变得如此地不正当。其实,盖茨比与汤姆在争夺的不仅仅是黛西这个女人,他们之间的斗争在深层意义上是暴发户与旧贵族之间的斗争。而故事的结局比较悲观,是暴发户的失败。我们可以留意到,盖茨比整天看着河对岸的那盏绿灯。其实,它是有象征意义的,从字面上是green light,引申为go ahead,即“畅通无阻地前进”。它在黛西家那边,可以代表着黛西,一份远在彼岸的爱情,一个触不到的恋人。也可以象征着美国梦,对于像盖茨比一样的暴发户,他们的美国梦就像泡沫一样,一点即破。

互动提问

@王菡:

我觉得,文学欣赏是一种“感受”,有些是针对文本的分析,有些是写作人对作品的一些感受

文学评论采用的框架和理论是有时代和国别限制的。比如,中国八十年代的文学评论,很多时候用的都是去分析一个作家的政治立场。比如丁玲、胡也频、萧红、萧军,他们是不是左翼、他们的作品中的人物在抗战中的角色。

萧红南来香港并在香港病逝,在香港完成《呼兰河传》。她和她的作品也被很多香港的文学研究者关注。例如,有人会从女性主义的角度来分析,跟此前大陆的研究者有很多不一样的看法。但回顾萧红的生平和受到的思想影响会发现,她其实不是一个坚定、明确的女权主义者,有意识的要抗争、像娜拉一样出走。她性格中天然带有倔强、随性,但同时也无法摆脱女性对男性的精神崇拜、依赖,她不是一个性格独立的女人,几段感情都未有善终。所以她作品中如果有女性主义关怀或者视角,是她抗争精神的表达,还是她直觉的感受到这种压迫而去进行刻画描写,都是可以再探讨的。

还有卡夫卡的例子,因为里奇•罗伯逊的德语知识背景,让他研究卡夫卡的时候,看到了很多英美学者看不到的意涵,也纠正了一些牵强附会的联系。

@卡特陳:

在利用各种“主义”的批评方法时,需要灵活使用,提防“硬套”的风险,并要因应情况,将不同方法结合利用。评论者必须紧扣文本进行分析,若加入其它一些个人感受有可能使评论文章变成读后感。毕竟,文本具有开放性,而且,正如某些论者所讲,读者也参与到文学的生产过程。那么,是否有一个可以言说的“度”来区分文学评论文章与读后感呢?

另外,有一个很核心的问题,我们现在接受的“批评”其实是“西方”的概念,本身就是一个“西方中心主义”的产物。那么,在“去西方中心主义”的语境下,可以如何进行文学评论?

@法蘭蔻:

从女性主义进行解读,评论者有转变成女性主义者的风险。

我比较注重历史思考,会留意当时的社会环境(包括政治经济文化状况等)。但文学作品的作者有可能对当地历史有很局限的理解

此外,根据后现代主义的角度,在阅读文学评论的时候,除了考虑文本本身,还必须注意评论者本身的学术背景,最起码就是两层分析

文学作品,对不同的人生议题都有所关注,若从相关的角度,或许可以用这些理论来分析,但也应有其局限性。文学批评的局限性是什么?哪些作品很难用文学批评的角度进行分析?

(针对上述或相关问题,欢迎发表您的看法,我们的邮箱是wethinker2014@163.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