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辩场|吸大麻,道德吗?

★本文系作者投书,由微思客独家首发。本文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作者胡好。

  • 编者按:在柯震东吸毒被抓的日子里,微思客刊发了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生李丰的文章《吸毒做错了什么吗?》(回复0813可见),文章指出,“吸毒者就吸毒行为本身无须对他人有任何道德亏欠,他人更无权就吸毒行为本身对吸毒者施以道德谴责”,但在西北师范大学的教师胡好看来,吸大麻是不道德的。他们两人对道德的理解有什么不同,为什么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论?

  • 在读者的来信中,胡好表明,“想借助这个平台对这个问题做些学理性的讨论,借此让思考更加深入”。这也正是契合着微思客作为平台交流的定位,希望有更多朋友在这里发表您的高见!
  • 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吸大麻是不道德的

胡好

近日,明星房祖名和柯震东吸毒事件再次引起了大家对毒品的关注,有人理所当然地认为吸大麻是不对的,有人则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在许多国家大麻合法化的背景下,吸食一点不算什么。下文关注的是,吸大麻在道德评价中是允许的,还是应该受到谴责。

道德评价不同于法律评价。不道德的行为未必违法,比如婚外情,违法行为也未必不道德,比如急送孕妇去医院而闯红灯。因此,讨论吸大麻是否不道德和大麻是否应合法化是两个不同的问题,本文探究的是前者。

1、伤害

一般而言,判定标准是不伤害原则。显然,根据这一原则,吸大麻是不道德的,因为吸大麻会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伤害。首先,成瘾性会伤害自己的身体。大麻中的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是有害性物质,成瘾后的大量摄入会让人免疫力下降,得肺病、缺血性脑卒中、睾丸癌等疾病,还容易得丙型肝炎等传染性疾病,据国外有关部门统计,吸食大麻还会折寿。但是,根据美国政府2003年的统计资料,在100名大麻吸食者之中,只有1人每周一次或更经常地服用可卡因,也就是说,由吸大麻而转入吸食更危险的毒品的几率是比较低的。其次,致幻性容易伤害他人的利益和情感,比如“毒驾”、家暴等。

当然,由于大麻价格不菲,还可能造成一些外部伤害,比如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逼迫卖淫,甚至走上盗窃、抢劫、杀人放火的犯罪道路。但是,本文不考虑这部分伤害,因为大麻的成瘾性不像海洛因那么强,不至于造成如此恶劣的外部伤害,更为重要的是,由价格造成的问题实际上是由禁毒带来的,而毒品是否应合法化的问题尚需讨论。如果毒品合法化,这些伤害能够很大程度得以避免。

2、大麻VS烟酒

有人喜欢拿烟酒说事。他们说,吸大麻是有些伤害,但比起吸烟喝酒来,伤害小多了,既然吸烟喝酒大家都能接受,那吸大麻也无可非议。请看下图:

的确,烟酒的成瘾性和生理伤害程度都比大麻高。这是不是说吸大麻可以被允许呢?

(1)吸大麻VS吸烟

吸烟是否不道德,这个说法听起来怪怪的。换种表达,吸烟该不该被禁止或受到责备?只要想想公共场合的标语“禁止吸烟”,再想想烟雾缭绕的屋里家人大喊要抽出去抽的情形,答案就一目了然。或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独自吸烟是被允许的,但那伤害身体。因此,吸烟在道德上应禁止或谴责,换言之,吸烟是错的。

可是,为什么许多人不觉得这是错呢?这是由习惯导致的容忍接受。从小我们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家里学校办公室,大街小巷,到处是吸烟者,早已习以为常了。但容忍接受不代表吸烟就没有错。当有人在孕妇面前吸烟时,我们会上前制止,因为那是不对的。

虽然吸烟的危害比吸大麻大,并且我们能够容忍吸烟,但吸烟是错的。所以,吸烟对吸大麻是否不道德不具有借鉴意义。

(2)吸大麻VS喝酒

比起香烟,酒精跟大麻之间有更多的相似性。香烟只有成瘾性,但酒精既有成瘾性,也有致幻性,而且这些性质比大麻的更强,危害更大。但是,与公共场合禁止吸烟的情况不同,我们不但不禁止喝酒,反而从悠久的历史中发展出一套酒文化,称无酒不成席。排除那些因工作需要被迫喝酒的人,对自愿喝酒的人来说,我们一般不会加以责备。只有在饮酒过度的情况下,比如喝到胃出血或是喝得东倒西歪还要开车,我们才会责备或制止。既然喝酒比吸大麻危害大,并且喝少量酒也并不是错,那么吸少量大麻也应该没错。

然而,这种观点忽略了一个关键性的差异。喝少量酒之所以没错,是因为它不造成伤害,不仅如此,它还可以美容养颜,对身体有益,但吸大麻,不论多少,都是有害的。前者无伤害,当然不应该责备或禁止,但后者有伤害,理应受到责备或禁止。所以,喝酒对吸大麻是否不道德同样不具有借鉴意义。

至此,我们得到一个简单的推论:因为吸大麻害人害己(主要是伤害自己),所以它是不道德的。

3、健康VS快乐

有人认为,像健康这类价值可以被还原为更加基础的内在价值,如快乐,因而为了快乐伤害身体并没有错。即使健康同快乐具有同等的内在价值,那么在权衡的过程中,人们选择快乐也无可非议,这就像选择健康无可非议一样,二者没有高低对错之分,只是选择的不同而已。安乐死就是这样一个例子,为了避免极度的痛苦而放弃生命,这是行为者的一种选择。

且不说安乐死在道德评价中存在的争议,即便承认安乐死是允许的,它也和吸大麻有重大差异。趋乐避苦是人的本能,它本身不应受到谴责,但纵欲是不对的。追求适度的快乐和避免极度的痛苦是合理的,比如饿了吃饭,困了睡觉,这都很正常,但每餐要山珍海味,喝酒非要喝到吐,过着昔日罗马人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的生活,这就有点过了。安乐死属于适度趋乐避苦的范围,极度的痛苦让人生不如死,但吸大麻是纵欲,它跟酗酒、淫乱等纵欲行为的性质一样。

其实,从大麻对疾病的诱发和使人折寿可以看出,它基本上等同于慢性自杀。自愿这么做是不对的,理由有二:第一,一旦某个行为被普遍化后会危及到族群的存亡,则该行为是不道德的。如果所有人都进行慢性自杀的话,人类族群毁灭的可能性会大大提高,所以,慢性自杀是不道德的。第二,吸大麻作为一种纵欲行为,把自己仅仅当作手段,而非目的,违背了人之为人的义务,所以是不道德的。把自己当作目的是指追求自由、快乐等内在价值,但纵欲得到的享乐不属于内在价值。因此,吸大麻为了纵欲而损害自己的身体,没有把自己当作目的,而人之为人应该把自己当作目的,在此意义上,吸大麻是不道德的。

无论如何,吸大麻都是不道德的,因为它造成了伤害。尽管对身体的伤害能够换取纵欲的快乐,但纵欲是不对的。

4、自我所有权

还有人诉诸自我所有权来辩护。他们认为,每个人享有对自己身体的所有权,所以怎么处理都是他的权利,别人不能禁止,也无权谴责。他们的口号是:我的生命我做主。在这个案例中,他们主张吸大麻是个人的权利,别人没有理由谴责。

自由主义者在强调自我所有权的同时,对他人的不利处境往往漠不关心。既然他人有权对他的身体做任何处理,还劝他做什么,劝他不是侵犯他的权利吗!他伤害自己,让他去吧,他要自杀,也由着他吧,反正健康是他自己的。但是,假设你生活在一个充满同情的家庭,看到弟弟为了寻求刺激准备吸食海洛因时,你想到了戒毒所里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于是果断地阻止了他。这样做或许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弟弟的自由,但你还是觉得应该做,因为你不忍心眼睁睁看着他变成那样的人。他可是你的亲弟弟啊!

对于吸大麻的行为,自我所有权确实能为之辩护,但它会导致冷漠,相比之下,我们更愿意生活在一个富有同情心的社会中。基于同情,我们阻止那些伤害自己的行为,虽然它侵犯了自我所有权,但能够令人接受。

试想,张三由于吸大麻上瘾而咳嗽不止,并且得了丙型肝炎。这天他的好友李四和王五发现他又在偷偷地吸大麻。李四是个自由主义者,坚持说这是他的权利,外人不应加以干涉,毕竟糟蹋身体是他自己的事,所以听之任之。王五却是个热心肠,不忍心看见好友如此糟蹋自己,于是上前劝他戒断。看到有人伤害自己,一个冷漠地置之不理,另一个同情地进行劝解,如果你是他的好朋友,会选择做哪一个?

除了同情原则,义务原则也是重要理由。每个人除了有对他人的义务,也有对自己的义务。在对自己的义务中,有一种很重要的义务——把自己当人看。为了那点纵欲的快乐而伤害自己,这是把自己仅仅当作了手段,而不是目的。不把自己当作目的实际上就是把自己降格为动物了,因为动物不能设定目的,只能受自然规律支配。做快乐猪?不,你应该把自己当人。

我们可以承认吸大麻的人拥有自我所有权,但考虑到他没有履行对自己的义务,所以,结论是:人们都有权吸大麻,但吸大麻是不对的。伏尔泰曾说,“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套用到这里就是,每个人都有权做某些不对的事情。好比说谎,一般而言,说谎是不对的,但我们保留每个人说谎的权利,这是法律不能剥夺的。

所以,不管大麻是否应当合法化,即便合法化了,吸大麻也是不道德的。

胡好,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学院,外哲博士,现在西北师范大学任教。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