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评| 为什么我们要反对处女情结

★本文经作者授权,独家授权微思客首发。如果需要,欢迎转载。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作者莫不言。

为什么我们要反对处女情结?——兼驳处女情结的典型观点

莫不言

一、什么是处女情结?

对于一个问题的核心概念进行定义和范围的限定是讨论问题的基础和前提,在此同样适用。很多言论最后流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以及“你有你的自由,我有我不认同你的自由”的尴尬处境,其根本原因就是对于这个论题的核心词汇“处女情结”缺乏一个最基本的共识。

在我看来,处女情结本质上是对女性性自主权的否认,从而对一些非处女进行人格及尊严贬低甚至侮辱,“不正经”“不完整”“淫荡”“不洁身自好”“不干净”等等词汇为典型表述。我们或许无法对处女情结做出一个“科学的”和“完备的”概念定义,但是有一点应当被认识到,那就是凡处女情结在不同程度上都涉及对女性的人格污化。渡边淳一在《男人这东西》里曾说:“在寻求处女的男子的内心深处,除了那一份对未曾受人染指之物的憧憬之外,还隐藏着渴望将自己喜爱的女人按自己的意愿来摆布的想法。”“换一个角度来考虑,我们会发现这种想法中还隐藏了一种认为男人能够随心所欲地改造女人,并将女人视为玩物的雄性心态。”这大抵概括了处女情结的本质。

二、关于处女情结的几个伪命题:

1、处女情结和中餐西餐一样只是一个个人偏好问题?

这是持有处女情结之人的一个经典挡箭牌,很多人也被这个问题所迷惑。甚至有人以此区分所谓的“正常的处女情结”和“非正常的处女情结”:所谓正常就是仅将处女作为一种偏好而不涉及任何歧视,而不正常则如笔者上述。但这是一个伪命题。

这种挡箭牌的无力在于它经不住哪怕是只进一步的拷问。如果进一步问,你为何对处女有更大的偏好?在这个质问之下,这种观点无法自圆其说的本质暴露无遗,我实在无法想到有哪个答案能既不涉及对女性的歧视又能解释所谓的偏好。并且,和其他一些能称之为“偏好”不同的是,处女仅仅在第一次性爱中才有意义。如果试图以偏好为自己辩护,恐怕需要每次都找处女才能在逻辑上自洽。

有一种看法颇有市场,认为即便是对没有处女情结或者所谓的“正常的处女情结”之人来说,是否是处女并非必要条件,但是在择偶的过程当中却是一个“加分项目”。这种所谓的“加分”说,其实是偏好说的某个变种。如果遇到这种说法,不妨问他:处女加的是什么分?大概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

吃肉或者吃素我们会认为是个人喜好,但是我们无法认为吃人肉也是个人喜好,其内在逻辑在于后者还关涉到另外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同样的道理,我们也无法认为处女为个人喜好,因为它天然地关涉到另外一个人甚至是一个群体的尊严和人格。

2、处男的处女情结具有正当性吗?

这是持有处女情结的人尤其是某些年纪偏小的男生为自己辩护的另外一个根据,并且,这个理由在男性和女性群体中均有相当大的影响。事实上,很多人不满一些男性的处女情结便反问“你有处女情结为什么不首先要求自己是处男?”,言下之意则是如果是处男有处女情结便是正当的。许多男性也抱有一种很朴素的想法:我是处男,为什么我不能要求我的另一半是处女,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公平的事情吗?这个论据之所以具有更大的迷惑性,其原因还在于迎合了人们植根于内心的“公平”观念。

显然,并不是迎合了人们的公平观念便是有道理的。事实上,这个观点一个最致命的错误在于它回避了问题的核心:处女情结是否具有正当性?

这种回避问题核心的叙事方式在公共讨论中非常常见,一个众所周知的例子:当我们批评中国当下腐败严重的时候,五毛党以及自甘五毛党们一个常用的武器便是“美国也有腐败”“腐败是全世界的通病”等。和上述问题一样,它的错误在于试图用美国也有腐败来证明中国腐败的某种正当性,它回避了问题的核心——“腐败是否具有正当性?”。这种论调往往利用了某种群体性的共通心理,前者利用的是朴素的“公平”观念而后者恐怕利用了某些网民对西方国家的某种耳濡目染而来的“同仇敌忾”心态。

如果我们回到问题的核心,即“处女情结是否具有正当性”以及“腐败是否具有正当性”,则会发现“处女情结是否具有正当性”不以持有观点的人是否是处男而不同,正如“腐败是否具有正当性”不以美国同样有腐败而不同。

我们不会认为一个人以自己是素食主义者而要求另一半一定是素食主义者具有正当性,因为我们都知道这仅仅是个人选择的问题;那么,如果我们承认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平等的性自主权,则怎么会认为处男的处女情结是合理的呢?

3、处男情结与处女情结?

这些某些自以为是的女性杜撰出来的一个概念,借着“处男情结”的名头同样要求男性在婚前是处男,仿佛如果这样,就实现了“男女平等”。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鸵鸟态度。

男权社会维系数千年发展出了一整套完备对女性贞操进行判断的标准,其中依然在祸害当下的便是所谓的“处女膜”。处女情结本身便是对女性的性压迫,而所谓判断处女的标准更是助恶的刀斧,难以想象有多少即便是保持处子之身的女性在这种莫须有的标准之下蒙冤。这一整套体系背后支撑的是男权社会男性对女性的霸权,而这种霸权之下社会对于男性的容忍度是对女性容忍度所无法比拟的。如果整个男权的话语霸权不被破除,所谓的“处男情节”不过是逞口舌之强而已,说到底其实是一种阿Q精神罢了。

4、男人买房所以女人处女?

这又是一种流行的观点:现在女人要求男人买房买车,为什么男人不能要求女人是处女,如果你不是处女请不要要求我买房买车,等等。这个论点也很有意思,充分暴露了一些人的智商和论辩水平。

首先,这是一种阴谋论。持有这种观点的人预设了一个很隐蔽的前提,那就是所有女人都是如他所说的要房要车的类型,只有在这个前提成立的条件下这种辩解在逻辑上才说得通。事实上有多少女人要求有房有车呢?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不在乎,反正在他眼中都是这样的。

其次,这种观点依然在回避问题。很有意思,他们试图通过预设他人的立场来证明自己立场的正当性,而这种被预设的立场却是他们自己所不赞成的。持有这种观点的人会赞成男人应该买房买车吗?显然不是。于是,这种观点的逻辑在于,虚拟一个错误的价值A来证明自己错误的价值B,但是却回避B自身是否具有正当性。换一种表述就是:你可以杀人,为什么我不能强奸?显然,要求男方买房买车是否具有正当性与处女情结是否具有正当性之间并没有相互证成的关系,正如杀人是否具有正当性和强奸是否具有正当性之间也没有相互证成的关系一般。

事实上,许多中国男女正处于这种无意义的相互责难当中。女性认为,你一个没钱没势长得不帅没房没车的屌丝男,凭什么要求我是处女;男性则认为,你一个非处女,凭什么要求我买房买车?其中的逻辑十分可怕,仿佛有房有车就可以正当有处女情结及处女就能正当要求有房有车一般。

三、为什么处女情结是错的?

我们反对处女情结基于下面两个基本价值:第一,女性和男性一样,拥有平等的理性和自由,而对于身体支配的自有在不伤害其他人的基础上有着天然的正当性;第二,女性和男性一样,其性需求具有正当性。处女情结即是对上述两个价值的否定,从第一点看具体表现为男性对女性掌控欲的“雄性心态”,而第二点则是抹黑女性的性需求。渡边笔下的“雄性心态”反应了男权社会的本质,而抹黑女性的性需求则是实现这种掌控的帮凶。

处女情结和历史上其他所有歧视、压迫女性自由的观念一样,实质上都在否认上述两个基本的价值。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男权社会发明了无数种千奇百怪的方法,中世纪流行的残酷严厉的贞操带,中国传统社会的“浸猪笼”,而所谓的“贞节牌坊”更是软硬兼施。只有充分抹杀女性的性自主权和女性性需求的正当性才能让女性成为男权社会中被分配的物化的客体而不是与男性一样拥有选择权的主体。

时代在变化,近代以来随着启蒙和人文思想的普及以及女性在社会领域逐渐强势的表现等诸多原因,男性对女性的掌控越发虚弱。即便在中国,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愿意直接否认女性的性需求的正当性,哪怕是处女情结持有人也相当多一部分并不敢直接承认。他们需要更多看起来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于是乎,上述一系列似是而非的论调则被有意无意地用来论证处女情结正当性的论据,甚至有一些诸如“女性第一个性关系发生对象的基因会停留在女性体内最终影响女性孩子的相貌”等等荒谬的谣言都能被杜撰出来。

越无理则越无力,这些荒谬的论调看起来蛮横至极实际上则是反映了当下对于女性束缚的越发无力。需要指出的是,反对处女情结并不代表支持或者鼓励任何人的任何性行为,它尊重的是每一个人在不伤害他人自由的前提下做出行为的自由和可能性。对于有处女情结的男性朋友,我建议你们多在内心问问自己几个为什么。而对于女性朋友,我想说,男性霸权已经是外强中干,是时候站出来为自己的利益说话了。

谨借此文与大家共勉,希望每一个人都有一个幸福的生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