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之有物|平等的价值与“有难同当”(一)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伦敦政经学院研究生孙金昱。

平等的价值与“有难同当”(一)

孙金昱

说平等是现代社会中每个人的追求并不为过。 最基础的平等包括了人们在法律面前的平等地位,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的平等机会。更进一步,人们还会追求程度不一的结果上的平等。虽然“大锅饭”和极端的平均主义几乎没有了市场,我们还是不同程度地认为资源的分配状况过于悬殊是糟糕的。贫富分化可能会带来一些列问题:社会治安或环境恶化、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够融洽、不同社会阶层之间对立日益严重;或者,有些人也会认为,贫富分化的糟糕之处不仅仅在于它能带来一些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更在于不平等本身就是个问题。悬殊的贫富分配状况本身就不公平——为什么有些人生在朱门之内能够享受舒适的生活、高质量的教育、更多的选择机会,而有些人不幸生在朱门之外,就只有“冻死骨”这一个选项呢?

总而言之,不平等需要修正,我们变得平等一点是件好事,虽然关于“平等”这个概念的定义,总是有数不清的分歧存在。不过,真的没有例外么?

2014年时候,有这样一则新闻。安徽某地的热心网友为几位患有重病的病人募集善款进行手术,但是募款活动却被当地政府叫停,理由是,患有这种疾病的病人众多,只为这几个人捐款是对其他人不公平的。这个看似荒谬的决定却并非孤立事件,英国国民健康保险系统(NHS)曾有过相似的政策。英国政府为国民提供免费医疗,但是,如果病人希望升级自己获得的医疗服务,则不允许支付升级差价,而只能完全自费使用升级的医疗服务。例如,约翰的病情根据规定可以免费使用A器材进行治疗。约翰希望使用更高级的B器材,并乐意支付从A升级到B的差价,但是这是不被NHS允许的,想使用B器材,约翰就必须为B器材自掏腰包。这样的规定其实同样基于平等的考量:NHS希望为所有病人平等提供医疗服务,即根据他们的健康状况提供合适的治疗,使他们所接受的医疗服务不受到自身财富状况的影响。简单说,就是不管你有钱没钱,在NHS的系统里,所有人待遇一样。如果你比有钱人还有钱,到了非常有钱的地步,使用得起昂贵的私人医疗,那么NHS也没有强制你接受公费医疗的权力,系统以外的事情,他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两个案例有一个共同点。平等的目标实现了,但是似乎并没有人从中得到什么好处,相反,倒是有人的利益受到了损害。那些没有得到捐款的病人并没有因为捐款活动被取消而获得治疗机会,几位本来可以获得捐助的病人却没法治病了。NHS系统中支付不起升级服务的病人享受的医疗服务并没有改变,那些想要升级医疗服务的病人却受损了。他们要么放弃本来能够负担的升级,要么则多花上一大笔钱来购买私人医疗服务。

这样一种“拉低”(leveling down)看起来没有道理。不过,好奇心重的理论家们又发问了,“拉低”永远没有意义么?有没有一种情况,即使有人受损而没人获益,“拉低”仍然是一件有正面意义的事情呢?

有!而且不止一种,至少有三种情况下,“拉低”是件好事。总体来讲,这三种情况都可以概括为有难同当。

其一,武侠小说里时有这样的情节。身为主角好友的某配角不幸被落入敌对门派的手里,主角本可以逃过一劫,却选择挺身而出,与配角共进退。这种选择,并没有使得配角获救,反而使自己也陷入危险之中。

其二,是沃夫(Wolff)在一篇论文中所讲的故事。某个国家通过一项歧视性的政策,规定白人可以使用游泳池,而黑人则禁止使用游泳池。某小镇的镇长不喜欢这个政策,却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辞职,使得其他支持该政策的继任者执行歧视性政策;要么彻底关闭游泳池,黑人和白人都不能使用。在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似乎就是关闭游泳池。

其三,这同样是一个虚构的故事,却不难理解。在一个偏远的小镇上,居民们将一起来做出一项影响他们未来的决定。他们可以选择允许某产业来此经营,小镇将会经济繁荣,但是他们之间可能由于金钱和竞争变得更加疏离;他们也可以选择原来的生活方式,贫穷但是居民彼此有着良好的关系。小镇居民最终决定保持原有的清贫生活。

分别来看看各种情况下,“拉低”的合理理由在哪里。在第一种情况下,选择“有难同当”是出于对共同身份的认同。主角与配角,是兄弟、同门、还是好友?具体的设定可以改变,但是核心却是对共同归属的认同,对承担同一种命运的看重。在个人与国家的关系中也非常可能出现类似的自愿“拉低”。这种与同胞共患难的选择虽然没有给他人带来福利的提升,却是对于团结的表达。“独自享福去了”甚至还要面对一些道德上的职责,即使这个独自享福的人也没有什么能力来帮助别人更幸福一点。第二种情况,其实也是一个表达问题。不过表达的不是团结,而是平等地位。在面对不公不义之时,一方放弃不公正为自己带来的好处,拒绝将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对他人的歧视之上。这里需要的,未必是极其强烈的共同身份认同感,而仅仅是对于另一方平等地位和尊严的关切。而在第三种情况下,“拉低”的理由则是特定的社会关系

说了这么多,“拉低”和平等之间到底怎么扯上关系的呢?实际上,对于“拉低”这一系列案例的讨论都是在检验平等是否具有内在的价值。是因为平等能够带来其他的好处,我们才追求平等呢?还是平等自身就是好的,我们因此珍视平等?NHS的规定到底有没有必要,安徽政府的禁令真的荒谬到毫无道理么?如果平等仅仅是帮助我们通往其他价值的桥梁,那么“拉低”就毫无价值而言;反之,如果平等真的具有内在价值,“拉低”就是有意义的。从上述的讨论来看,“拉低”在一些特定的情况设定下是具有内在价值的,但是,这些情况极其特殊。

可是,这些讨论看起来只是学者们在无聊地绕弯弯啊。什么工具价值啊,什么内在价值啊,这些对我们的影响到底在哪里呢?认定平等有价值还不够么?

恐怕真的不够。由“拉低”引发的一些列讨论可能带我们彻底离开平等的话题。在一些理论家看来,照顾穷人、关心底层、缩小贫富差距等等促进平等的措施,其根源都不在于“平等”,而在于“优先”。那么,“优先”是如果取代“平等”的呢?卖个关子,下期再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