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季| 大学之外:通识教育为什么重要?

★本文系微思客“开学季”主题策划系列第二篇。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务必说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大学之外:通识教育为什么重要?

克里斯托弗•内尔森 著/吴万伟 译

迈克尔•罗斯(Michael Roth)的新书《大学之外》或许最终回答了我一直在问自己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国家的文科学院领导很难清楚地定义通识教育是什么,为什么要阐述通识教育的好处会这么具有挑战性。

在阅读了罗斯对美国通识教育的简明扼要的几乎没有专业术语的历史描述之后,我认为答案或许如下:美国通识教育有这么多不同的独特线索,多年来在很多不同的方式上被编织或重新编织在一起。结果,现存的几乎每所学院都能理所当然地宣称其独特的通识教育。谱系学的描述根本无法传达不同的通识教育的重要性,因为它生活在很多大学校园里。

作者威斯理安大学校长罗斯从历史视角呈现论证过程,十分明智地维持了自己与话题的距离,从而避免了陷阱:发表对笼统概述的激情四射的辩护词对热情的支持者来说有太大的吸引力。相反,作者为我们提供了内容丰富和充满活力的讨论,让读者能在考察若干线索的优缺点时保持开放的心态,每条线索都有自身的故事。

该书的支持性框架是罗斯从教育学者布鲁斯•金巴尔(Bruce Kimball)借来的,其基本观点是美国通识教育存在着“不容易共存”的两个独立传统。第一个是强调为探索真理做准备的哲学传统;其目标是将心智解放出来,用以探究事物的真相,无论是物质的、思想的还是精神的。第二个传统是通过学习经典而强调模仿共同文化的修辞传统;其目标是学会参与文化,欣赏其不朽的著作,并在经典的启发下创作出新杰作。罗斯将哲学线索的特征描述为“怀疑”,修辞传统的特征描述为“虔敬”。

其核心论证是通识教育是这两种传统的某种混合,目标在于满足“完整人格”的需要。这两个传统对培养必须在社会中与他人打交道的自由的和自主的个人来说都是必要的。单枪匹马地赢得独立性几乎是不可能的,若没有共同的文化和与他人组成的社会,你也很少能学到宝贵的东西。为学生提供理解自我和世界所需要的工具恰恰就是教育的特殊任务。

罗斯用第三条线索填满了这个分为两部分的框架,这条线索是作为对两个主要传统的公然批评而进入挂毯之中的,即功利性途径,坚持认为高等教育必须产生服务于社会的有用的知识,或能够提高学生的经济和社会地位或推动企业和经济利益等。

罗斯以此为背景提出了那些影响美国教育思想的著名美国人的观点,因为美国空前的成功和权力,这些观点一直持续存在,并对世界各地的教育产生影响。正是与这些影响巨大的个体的亲密接触为本书提供了迷人的魅力。

在托马斯•杰斐逊看来,教育是自由的守护者。对于追求幸福的新兴民主国家而言,无论是激发民主热情还是为民主辩护,培养能够进行独立判断的潜力都是必不可少的。杰斐逊为知识本身而崇拜知识,但是坚持认为知识对人类进步是非常有用的。在这方面,他赞同本杰明•富兰克林的观点,两人都创办了大学—弗吉尼亚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都明确地投身于实用知识。

在哲学家和作家拉尔夫•沃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看来,教育要求自我修身,抗拒群体压力,并竭力改造社会。他的思想属于哲学传统一端。

在黑人作家布克•华盛顿(Booker T. Washington)看来,教育是实现经济融合的手段,最终促成更高的追求。在黑人作家杜•波伊斯(W.E.B. Du Bois)看来,高等教育不仅仅是为实现经济融合做准备,还提供了进入人生众多新方面的机会,而这些是无法仅仅靠一个好工作就能获得的。伴随着这些更高的追求是在赢得自己的自由之后去帮助他人的责任。

简•亚当斯(Jane Addams因争取妇女、黑人移居的权利而获1931年诺贝尔和平奖的美国女社会学家、哲学家和改革家—译注)和美国哲学家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认为自主性应该依靠相互支持和责任来锻造。前者寻求一种培养同情心和合作精神的教育。后者则强调文学学习有助于开发想象力,帮助克服无视他人视角的盲目性。

在最后一章中,罗斯评估了高等教育的现状,总体上过多强调自主性和经济进步。他在约翰•杜威(John Dewey)、理查德•罗蒂(Richard Rorty)和马萨•诺斯鲍姆(Martha Nussbaum)等杰出思想家身上发现了对学界新功利观的支持:高等教育必须超越“大学校园”,显示自己是最高形式的使命—即为完整人生塑造完整人格。如果我们要塑造越来越快的变化而不是被变化所塑造的话,我们现在就比从前任何时候都更迫切地需要反思性和实用性的通识教育。

《大学之外》清晰、流畅、通俗易懂地描述了高等教育在当今遇到的挑战。笔者唯一觉得有些保留的地方是笔者相信最好的通识教育不应该被限定在哲学和修辞传统之内。它要超越两者,超越其反对意见,摆脱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教育服务于统一的灵魂,其动机就是对学习的热爱和一种清醒的认识,即缺乏实现其最高程度的欲望所需要的某种东西。最后,通识教育必须从一开始就提出最根本的问题来定位:成为人意味着什么?

译自:Beyond the University: Why Liberal Education Matters’ by Michael S. Roth By Christopher B. Nelson

作者简介:克里斯托弗•内尔森(Christopher B. Nelson),位于安纳波利斯的圣约翰学院院长。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