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译林: 牛津通识读本《科学革命》

▌温馨提示:8月21日,联合译林出版社,精选“牛津通识读本”丛书15本,举办“月庆有奖赠书”活动,给热爱思考和爱阅读的您。敬请关注!

【作者简介】

劳伦斯·普林西比: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科学技术史系和化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早期化学史、炼金术史。由于对科学史研究的卓越贡献,被授予培根奖章。另著有《火中试验炼金术:斯塔基、玻意耳以及海尔蒙特派化学家的命运》(2002,与 W.R.纽曼合著)、《雄心勃勃的炼金述士:罗伯特·玻意耳和他的炼金术探索》(1998)。

科学革命序言:推荐给深受实证主义及辉格式科学史影响的中国读者

文/吴国盛(北京大学科学史与科学哲学研究中心主任)

自柯瓦雷创造“科学革命”这个概念以概括16 、17 世纪欧洲思想所发生的激进变革以来,它成了科学史家们最热切关注的中心话题。围绕这个话题,70 年来产生了多种不同的编史纲领、数以百计的专门著作和几代优秀的科学史家。事实上,正是这个主题培育并造就了科学史学科的独特范式。我们或许可以说,时至今日,一个不深入了解“科学革命”的科学史家,不是一个合格的科学史家;一个科学史的入门初学者,最好是先读关于“科学革命”的著作。

然而,“科学革命”主题已经严重发散,正像本书作者在引言中所说:“如果问10 位科学史家科学革命的实质、时间段和影响是什么,你可能会得到15 种回答。”甚至,像夏平这样的科学史家根本否认存在什么“科学革命”。在这种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情况下,对专业科学史家来说,应该去比较各家的观点和论据,去研究关于科学革命的种种编史学;而对初学者来说,则需要一本权威性的综合著作,总结各方观点的合理之处,讲述一个主题鲜明的历史故事。所幸的是,本书就是这样的著作。

作者劳伦斯•普林西比(Lawrence Principe )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科学技术史系和化学系双聘讲席教授,1983 年毕业于特拉华大学,获化学和文科双学士学位,1988 年获印第安纳大学有机化学博士学位,同年进入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化学系任教,1996 年获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科学史博士学位。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近代早期化学史,特别是炼金术与化学的关系史。普林西比不仅是一位优秀的职业科学史家,而且还是一位杰出的教师,很擅长用简明通俗的语言条理分明地讲述历史。他曾获得卡内基基金会、邓普顿基金会以及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多次颁发的教学大奖。美国教学公司(The Teaching Company)从上世纪90 年代开始组织全美名师录制“名课”(The Great Courses ),其中的“从古代到1700 年的科学史”(History of Science: Antiquity to 1700 )即由普林西比讲授。

按照天界、地界、生命界、人工界的顺序,本书既讨论了天文学—力学—物理学这个科学革命叙事的传统线索,也讨论了占星术—炼金术—赫尔墨斯主义等化学论的叙事线索,还把解剖学—医学—植物和动物博物学也纳入科学革命的范畴中。这种种线索的并存并没有损害全书鲜明的主题。作者把科学革命时期(大约从1500—1700 年)通过错综复杂的连续渐变造成的最大断裂总结为,一个处处关联的、充满意义的、隐含神圣设计和无声隐喻的世界被彻底瓦解,具有宽广视野和多面经验的自然哲学家,被专业化、分科化的技术科学家所取代。革命之前的“关联宇宙论”一直或多或少地存在于革命的全过程中,它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开普勒、玻意耳、牛顿等人始终坚持认识自然就是认识上帝,自然哲学是神学的分支,宗教才是研究自然的原动力;为什么牛顿会热衷于研究炼金术和圣经年代学,并且相信摩西等古代哲人早就知道万有引力定律;为什么第谷在天堡里同时进行天文观测和炼金术(他称之为“地界天文学”)的工作。甚至机械自然观的出现,也应该从“关联宇宙论”与人类日益增加的技术能力的共同背景下加以理解。

以寥寥数万字的篇幅,把近几十年发掘出来的如此之多的线索组织起来,并且提炼出鲜明的科学革命形象,这是本书的最大长处和特色。我相信,多年来深受实证主义及辉格式科学史影响的中国读者,读读本书,会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