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思客周刊

《微思客周刊》第3期| 教授去哪儿(上)

★本文出自《微思客周刊》第03期。如果需要,请完整转载,并注明转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欲读全刊,请登录“拇指阅读”,或直接下载微思客周刊第3期-教授去哪儿(上)阅读。

期 编者的话

2014年2月15日,《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和评论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发表了《教授们,我们需要你!》(Professors, We Need You!)的文章。

在纪思道看来,在当今的公共讨论中,教授已经“无足轻重”。他们在封闭的学术体系当中进行生产,学术界也臣服于“崇尚晦涩难懂、罔顾影响与观众”的文化当中。作者强烈呼吁,教授们不要像中世纪的僧侣一样与世隔绝,而是要积极介入公共议题,这个世界需要他们的参与和贡献。

这篇文章发表后,一时激起千层浪。2014年2月21日,Joshua Rothman投书《纽约客》,发表了回应文章《为什么学术写作如此学术?》(Why is academic writing so academic?)

Joshua认为,就本质而言,学术写作与大众写作是不同的。学术写作是科研系统的一部分,是学者社群的内部互动。学术作品不以取悦公众作为目标,赖以评判的标准也不是“通俗易懂”。“棘手又怪异、无用又保守、枯燥又精细、孤傲又排他”才是学术写作与科学实验的特点。学术界问题的真正问题,并不是纪思道所说的“教授们的‘自我边缘化’”,而是产出和消费学术知识的大系统正在悄然改变所带来的科研工作的不断萎缩与边缘化。

就在英美学界展开热烈讨论之时,中国政法大学方流芳教授也发表了这样一条微博:“论文为谁而写?”硕、博论文,写给指导教授和答辩委员看。在学术期刊发表论文,同行评审或编辑为第一读者,论文刊登后,大部分不会有新读者,少数会有几名到几百名读者。学术论文跨“专业”传播,实为罕见。在互联网时代,“学术”渐渐成为一块块自我孤立和自说自话的领域。

对于这场争论,国内学界或知识界,显然没有英美学界表现的那样热烈。然而,抛开争论的背景要素,直面这个争论的根本性难题,对于国内学界或知识界,是极端重要的。

因此,微思客团队为您倾力准备了这一期“特别策划”。鉴于这里包含了许多值得探讨的重要问题,我们将分成3月5日与3月7日两期进行推送。

今天,我们希望与您一同试图的根本问题是,教授的本职究竟是什么?

本期将围绕斯坦利·费希教授的《请做好本职工作,教授!》一文展开。在费希文章之后,我们将呈现国内不同领域的学者,就该议题发表的见解。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各位老师的倾力支持!本期所刊登的国内学者的评论,皆是为微思客本期推送原创。希望转引的朋友们,请注意版权保护,直接向原作者索要授权。

我们也欢迎您参与到这场讨论中来,发表您对于学者本职的看法!

(作者:在远方写作,蒙特利尔大学法学院研究生。标杆人生、美爱精神。关注法律、哲学、艺术与公共生活。)

「微思客WeThinker」

2014年7月10日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