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外看中国| 纽约时报:干嘛不让陈光标发钱?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微思客马由游。

0-9

纽约时报:干嘛不让陈光标发钱?
马由游

纽约时报——干嘛不让陈光标发钱?

陈光标发钱不成引众怒并非他不愿,据称纽约市援助会表示不会配合他向流浪汉每人发三百美金的活动,援助会执行董事表示,他担心一些救济对象会用这些现金购买毒品或酒。这样的担心不无道理,但发钱的不止标哥一人,而且效果并不太坏。

家庭独立计划(The Family Independence Initiative)试图为美国贫困家庭提供资金,以此作为他们设定并完成目标的回报,取得成果让人满意。然而该计划面对的最大实施困难是捐助人坚信穷人并不会合理利用这些钱做出正确选择。

原文作者在乌干达的一个非营利组织工作时,为世界上900名最贫困的女性提供150美元,以及为期五天的商业规划培训。18个月后,这些女性的收入比随机选择的对照组的收入多一倍。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两名经济学家查阅了拉丁美洲、非洲及亚洲的19项有关现金转移的研究。几乎所有研究都说明,烟酒支出有所下降,或保持不变。

大多数实验表明,人们在获得赠款后,更加努力工作。

鼓励富豪捐款造福社会的目的不止是暂时性止贫,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形成一种循环式施善的社会风气,富人帮助穷人摆脱贫困,穷人致富后回报造福另一拨穷人,福祉生生不息。但是我们可以指望人性里的善足以形成这样的风气么?

来看看多伦多星报的记者Jim Rankin的调查。他在多伦多市中心街头给五名乞丐发放了五张价值五十和七十五块的信用卡,只有一个要求,买完自己需要的东西后请归还卡。五个人每个人都保证归还的情况下,两人归还,一人被窃,两人未还(未还的其中一人没有用卡余额不变)。信用卡剩余金额方面,其中一人仅去麦当劳刷掉不到九块并归还。大部分人购买了食物和酒。
原文链接:http://t.cn/RvuqaWM

海外留学生调查:爱荷华大学中国学生难交本地朋友之困境(Iowa Chinese students struggle to adjust, feel lack of support)

爱荷华大学,这所商学院世界排名20的公立大学现有注册的国际学生四千人左右,中国学生占了一半以上,给当地发展带来1.1亿美元经济效益。然而这样一个数量难以忽视的群体,在融入校园生活和本地文化方面却不太乐观。

学生生活项目的副主席Tom Rocklin称:“当我们说国际学生时,我们就是在指中国学生。”

“爱荷华大学在没有准备好帮助中国留学生融入大学生活的情况下大量录取中国学生,他们在学术方面非常优秀,但是在融入本地环境方面是另外一回事儿。”

据调查,仅40%国际学生认为自己有亲近的本地朋友。

除了显而易见的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造成中国学生如此困难地融入本地生活的原因到底在哪里?
文章分析,第一,学校在处理种族歧视上不给力,没有正式的公开谴责。第二,每个学期开始前学校组织的迎新会(orientation),国际学生因为学生签证、机票等问题抵达时间晚错过一开始交朋友的机会。第三,学校为国际学生组织的活动很少吸引到本地学生。

文章指出,学校录取国际学生并不仅为了相当于本地生两倍的学费,他们期待通过帮助国际学生融入校园生活,使学生和学校建立一种纽带关系,将来杰出校友为学校捐款促进学校教育发展。”

本地学生怎么说?

“国际学生和本地学生的界限非常微妙,比如上课,国际学生会坐在一起,本地学生会坐在一起。这不像种族主义,不是一种硬性的隔离,而是一种自觉的分离。”(“It’s not like explicit, like racism, like segregation, but there is that separation.”)

“很多美国学生对外国文化持一种不关心也没兴趣甚至傲慢的态度,这样就容易形成刻板印象,比如中国留学生开豪车,不社交,穿着风格另类等等。”

歧视有多严重?

推特上一个叫@UIasianprobz的推友个人简介是:给我们发爱荷华城里那些亚洲人做的疯狂的事情吧。无意歧视,只供娱乐。(该账号本年二月自删号,但有网友截图,不只是中国学生对此事表示不满。)

校方对此事的反应是:“我们很抱歉,如果我们早知道我们可能会公开谴责这个行为”和“我们管不了,学生们应该自己处理好。” (……he felt helpless while dealing with the issue because the university has little power to deal with intolerance or ignorance and could not stop the racist remarks on the Internet.)

亚利桑那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助理教授Jenny Lee称,学校在处理这件事时对外国学生发送明确关心的信号是非常有必要的。

学校发了么?副主席不记得了。
“I’m sorry, I don’t remember,” Rocklin said. “I just don’t remember what we did, to tell you the truth.”

另外一件严肃的公开歧视亚洲人事件发生在UCLA,该女生在Youtube上表示对中国学生在图书馆打电话、邀请父母等家人周末到公寓为他们做饭等行为表示不满,学校表示这样的行为不被容忍,事后该女生迫于舆论压力在校报上发了道歉信并退学。

两年前在密歇根州立大学也发生了类似事件。学校组织了摄影团体公开谴责声明。

学校能做什么?

爱荷华大学推动发起了一些项目:商学院推出了持续一个学期的国际生和本地生配对活动;举办了“全球青年领导者”活动,国际学生和本地学生各占一半;成立国际学生会组织每两周开会讨论学校国际学生相关问题等。
原文链接:http://t.cn/RvHjl8T

经济学人——浅析中国自杀率降低现象( a dramatic decline in suicides)

十年间,从1995到1999年每十万中国人就有23.2个人自杀的比例,骤降到2009年到2011年每十万中国人有9.8人自杀的比例,中国人自杀率下降了58%。香港大学自杀防控中心主任称,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自杀率下降如此快,尤其是中国并没有推出防自杀等心理健康等项目的情况下。

文章分析,外来务工人员和城市中产阶级这两股纠结的社会力量直接造成了这样的下降:外来务工人员从农村逃到城市,尤其是女性,使她们很大程度上不需要面对父母的压力,仓促无望的婚姻,早育妈妈的辛苦等等。所以报告显示,35岁以下的农村女性的自杀率下降最快(68%)。再者,从农村进城打工的增加的数量与农村自杀人数大致吻合,二十年来中国人口比例也从大部分的农村户口转移为超过一半以上的城市居民的构成,自杀率恰恰降低63%。

最令人担忧的是老人自杀问题,尤其是农村地区70-74岁的老人自杀比例达到每十万农村老人就有41.7人自杀,是现在中国平均自杀率的四倍之多。原因很大程度归结于农村青年进城后老人的“空巢”现象的普遍增多。
原文链接:http://t.cn/Rv8zPUk

纽约时报——从微博到微信的切换:自由言论一瞥(An online shift in China muffles an open forum)

相比微博,微信的语音和朋友圈功能的更为私密、言论控制相对小的特点获得青睐,微博势头衰减,2014年的科技股由原本预计50亿缩水到28.6亿。

微博发展在2011年动车事件达到顶峰,然而现在虽然微博依然传递着官方以外的事实,但明显评论收敛多了。两个原因,第一,封杀“大V”事件逮捕了上百影响力广泛的微博大V们后,大部分有影响力的认证微博博主不再大范围涉入敏感话题;第二,微博上争议大的话题屡屡引起的人身攻击和口水战让网民们渐渐反感。

在微博势头减弱时,微信抓住了机会。首先,微信的朋友圈读者相对隐私并有限,所以屏蔽的关键词相对微博少很多。其次,微信可以把对某一话题感兴趣的人拉进微信群里进行更深入探讨,相对于微博上完全公开的评论形式,减少了出现不负责任言论和车轮骂战的可能,更容易孵化出积极的讨论结果。比如说在一个三百人的探讨环境政策的微信群里有一些开明的官员加入,虽然他们很少加入讨论,但他们有时会直接请群里有见地的会员到办公室讨论想法。

这些微信群只要不过分地涉及政治,很有可能带来深远积极的决策性影响。
原文链接:http://t.cn/RvruniR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