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外(八)| 行动的快与慢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清木远。

0-51

图片来自网络

理性之外(八)

思验田/清木远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拖了很久。写这个题目的想法在我脑海中从一开始就很确定,但我仍然不断地酝酿,思考,准备材料,不觉得困难,却就是无法开始。这样一个话题在我脑海中灵光一现,但是在迟迟不写的过程中,我对这个话题的兴趣开始减退,迟迟不动笔也让我略感沮丧,我不得不不断告诉自己:这个话题很有趣,我应该写,同时问自己:我该如何写呢?这些刻意倒似乎成了我额外的压力,进一步让我不无法动笔。

生活中充满着类似的体验。当我们被一个突然的灵感或是冲动击中时,我们的反应有两种。一种是当即就付诸于行动,趁热打铁,行云流水,畅快无阻。而另一种,就是选择把它先放下来,一本正经地将其当成一个任务,等一等再来做。结果是什么?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一见钟情,再而衰,三而竭。灵感和冲动一旦冷却,就不再性感,只能变成一个冷冰冰的任务,唯有借助额外的自律和努力才能得以完成。

这是行为的快与慢。我们的体内应当有一条快车道,一条慢车道。想法和体验化作行动有可能通过这条快车道,也有可能转向慢车道。冲动和灵感在它产生的那一刻驱动力是最强的,它若是能转化为有效的行动应当最畅快,很多行为在不经意间就完成了。即便稍微遇阻,也会较为轻易地冲破阻碍。在这条快车道上,身体和大脑的运转会更加集中于你所做的事情本身,而不是事情之外的意义。一旦最初的状态冷却下来,自发的冲动会被刻意的努力所替代,理性的思维开始扮演主要角色。“我应该怎样”、“我不能怎样”之类的问题就会引导你的思维,自此,行动就从快车道转向慢车道,只能稳步向前行驶。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Daniel Kahneman是当代最卓越的行为经济学家和心理学之一,他在畅销书《思考,快与慢》里基于大量的心理学发现讲述了一个有趣的故事。他发现,人类的思维活动是有两套系统共同作用的。第一套是直觉的认知系统,所谓“快”。第二套则是通过刻意的分析和计算而进行认知的系统,即所谓“慢”。一个人的很多决策是基于直觉、而非有意识的理性计算而做出的。一旦直觉认知系统不能迅速解决问题,转变为决策,思维就不得不慢下来,转为第二套系统,按部就班地开始解决问题。

这种对思维快与慢的类比带给我启示,我觉得人的行为同样是这样一种快与慢的双车道机制。一些行为在灵感和冲动的初始驱动下产生,一些行为则是在有意或是刻意的思维驱动下进行的,二者会伴随着截然不同的行动体验。

这不是说,快就是好,慢就是不好。也不是说,有的人只有快,有的人只有慢。事实上,两股力量同时在驱动我们的行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们不可能事事走快车道。冲动、灵感和理性之外的其他力量总是偶发的,它的到来总伴随着很多难以捉摸的因素。我们无法准确预测它何时出现。对于一些需要长时间、分步骤通过有意的努力而做的事情,单靠快车道也肯定不行,因此必须通过慢车道,人都会在社会里活着,不是只给自己活。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唤起你的热情和冲动,很多外来的任务都不得不主要通过刻意的努力和压力才能完成,这些行动也许一板一眼缺乏趣味,成果也不够性感,但是这就是生活。

但是,在意识到这一点后,我们仍然应该试着让自己的行动模式更多地进入快车道。不经意间的灵动和随之行动的畅快,是意外之喜和不平凡的源泉。在快车道上,我们才会有更多的创造力,我们只需要更少的自律和外界的压力就能将事情推进。再辅之以勤勉和自律,我们会成为一个卓有成效的行动者。

说了这么多,道理很简单,就两个字:别拖。
下期预告:理性之外(九)当我们学习语言时我们在学习什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