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

★本文原载于新加坡《联合早报》。经作者张竹林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

欧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

张竹林

在离欧洲议会选举不到一周的时间,法国人弗朗柯尚未决定他是否会去投票,但此前,这位捍卫公民投票权的中年男子,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欧洲议会的投票机会。

事实上,一个多月以来,弗朗柯和欧盟的接触从未如此紧密过。他在中国湖南省株洲市醴陵县生产的一批陶瓷餐具遇到了严重的质量问题。弗朗柯想到的第一个机构就是欧盟,"因为我是按照欧盟制定的反倾销税企业名单去联系中国厂家的"。但是,按照这位法国人的说法,欧盟工作人员不仅冷淡,而且竭尽全力地推脱责任。"他们没问我到底是遇到怎样的问题,问题有多严重,甚至不想了解那家中国厂家的名字 ! " 弗朗柯极其不满地表示。

在5月25日那天,弗朗柯最终没有去投票点。从整个欧盟的28成员国范围来看,有56.1%的选民如弗朗柯一样弃权。欧盟机构工作效率严重滞后,日益凸显的官僚作风,与民众生活的脱离等等,都让弗朗柯们对这个他们所纳税供养的共同机构失望和不满。而欧洲民粹与极右党派突破性的胜利结果,更让欧盟生死未卜。

如弗朗柯一样,越来越多的人在问,"欧盟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 ? “

欧盟的诞生理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之父",法国外交官让·莫内提出大胆想法 : 建立欧洲煤矿和钢铁共同体,由这个超越国家的共同机构对煤钢资源进行管理,以便使德法两国从"物质利益"角度出发不再有发生战争的可能。时任法国外长罗伯特·舒曼于1950年5月9日正式提出这个构想,并于6月3日,由德国,法国,比利时,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六个欧洲国家签署通过。

欧盟的雏形就是来自于民众对和平的梦想。

1957年3月,这最初的六个国家签署《罗马条约》,达成创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协定。即建立一个共同的市场,推动成员国之间经济政策的联系,促进共同体内部各国的经济活动平衡发展。除了商品的自由流通外,这个共同市场也计划要废除成员国之间那些 “阻止人员、服务和资本自由流通的障碍"。

从1993年1月1日这天开始,一个共同体内无国界的统一市场诞生。这个时候,成员国从最初的6个发展到12个。

到此为止,欧洲国家的合作是以经济为目标。1992年2月7日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则让共同体的合作超越经济,向政治合作方向发展。在12个签署国的见证下,现在意义的欧盟(Union européenne)诞生。七年之后,欧元的发行进一步促进了欧盟内人员和资本的流通。此后,欧盟进入高速扩张期。到2009年的《里斯本条约》时,欧盟成员国已经拥有27个成员国家。

被质疑的欧盟
对于很多人来说,欧盟已经成了一个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在五月的一次法国民调中,49%的受访者认为,欧盟意味着某种负面的东西。但与此同时,依然有60%的受访者反对退出欧盟。尽管很久以来,欧元就被法国人判定为是法国经济发展的枷锁,但59%的人还是拒绝废除欧元的可能性。

自由流通,市场开放,统一货币,这些欧盟的成立根基,恰恰是目前最受攻击的部分。

欧盟面对经济危机的无能,成了各个成员国内极右势力和民粹党蓬勃发展的能量。选举前夕,各种民调都显示,在英国,奥地利,荷兰,丹麦,法国,希腊等国家,这些仇视欧盟的党派都将在这次欧盟议会选举中取得空前胜利。25号的法国投票结果证实了此前的悲观预测,法国极右翼的国民阵线党,得票率达到24.96%,有史以来在全国性投票中首次超越两大主要党派,左派的社会党和右派的人民运动联盟党。

这些民粹和极右党的目标和法国国民阵线党是一致的,就是抨击全球化,仇视移民,要求废除目前的移民制度,加强国家对边境的控制管理,退出欧元区和申根国。事实上,国民阵线党也从未掩饰其仇欧情结,甚至将其作为党的一个宣传招牌。

而现在,一直在暗中试图拉拢极右翼选民的法国最大反对党人民运动联盟,也不避嫌地公开高唱废除欧洲申根制度的论调。4月26日,以前欧洲事务部长Laurent Wauquiez为首的40位法国右派议员联名呼吁彻底改变欧盟。在这份公开信中,他们抨击从经济到移民到民主几乎所有的欧盟根基。"三十年的错位使得欧洲成为一个官僚主义的机器,日复一日,自由和民主的空间被削减。三十年的盲目,让大量失业者,贫穷,和经济萧条,长久地附身于在欧洲大陆… 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梦想不变成噩梦,拒绝曾经带来无尽不幸的古老恶魔回归,那就必需改变欧盟"。

欧盟机构的官僚性成为一种社会共识。对于英国保守党议员Mark Pritchard来说,正是欧盟衍生的沉重的行政机构,限制英国经济的发展。

Laurent Wauquiez和他的同僚的梦想是,让欧盟重新回到六个核心国家。他的理由是,目前的28个欧洲成员国的"共同点越来越少。诸如在公民收入方面,罗马尼亚和德国之间相差六倍"。他们认为,德国,法国,比利时,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这六个国家国民总产值占欧盟总量的65%,相对同质。民调的结论也显示这一观点在法国有相当的群众基础,64%的受访者希望欧盟重新回到此前的6个欧盟创建国。

如果说,某些法国人认为其他欧盟成员国的"不同质" 阻碍了成员国经济的发展和社会的平衡,那么似乎还有更加追求"公正"的考量。奥地利欧洲议会议员华德·史塔德勒Ewald Stadler也同样提出,必需重新审视欧盟的功能,并且建立一个由5-6个国家组成的核心。但是,他的建议是,以国家的富裕程度作为唯一的标准。也就是说,按照目前的情况,法国必需出局。

一次提前失败的选举
在欧洲议会选举的前一周,我问了周围所有的有投票权的人,从记者、企业主、服务员到白领。"您对这次欧洲议会选举的候选名单了解吗 ? " 所有的答复都是否定的,包括媒体人在内。

看来,法国左翼阵线党这次提出的政治诉求并未夸张 : 一个少机械化的欧洲,一个接近民众的欧洲。

两届欧洲议员,正在为自己的离职恋恋不舍而抱怨不平的Françoise Castex在接受《世界报》采访中辩解到,"一位公民如果希望向我们咨询, 完全是可能的"。她强调,"我们并非是那些把自己关在密封罐子内的技术专家"。

但是,正是在与欧盟的联系中,法国人弗朗柯改变了此前对欧盟的热情。他认为,如果选民们不再有投票的欲望,根本的原因就是在于,正是欧盟内部那些领取高额报酬的高高在上的人,将欧盟逼入绝境。这些占据751个席位的每一位欧洲议员,都代表着90万选民的意向,但他从未见过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现在的情况是,越来越多欧洲议员席位被一些希望欧盟解体,仇视欧盟的人所占领。尽管一些玩笑认为,以欧洲议员的6200欧元月薪,和每月4299欧元的开销补助,以及出席会议期间的304欧元日补助,极右议员也会舍不得让欧盟解体。

在这个让热爱欧盟的人哭泣的投票结果发布后,法国总理瓦尔斯次日表示,"我深信欧洲联盟的方向可以被重新定位"。

(张竹林,是法国世界报(Le Monde)集团属下《国际新闻》(Courrier International)周刊记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