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本文经作者授权,由微思客推送。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本文原刊于科学网,现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蒋劲松。

0 (5)

 

(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

昨天,我们推送了中山大学哲学系博士生李丰的文章《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来自清华大学的蒋劲松副教授,通过微博与我们互动道,“动物福利论是一种比较为人们所接受的理论,虽然不够彻底。作为一个动物权利论者,我不反对在短期阶段中动物保护的目标是增进动物福利。但,另一方面也不要因为短期目标而肯定杀害动物的合理性,正如废奴主义者可以赞同改善奴隶待遇的措施,但不可因此而否定彻底废除奴隶制的长远目标!”

对于“动物保护”,有哪些可能的思路?不妨让我们跟随蒋劲松老师的文章了解一番。关于动物伦理的讨论,还在继续。我们期待听到您的见解。编辑部邮箱:wethinker2014@163.com

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蒋劲松

泛泛地说起动物保护,许多人都会支持,但是面对具体的动物保护议题,人们往往争吵不休。其实,许多人不知道,动物保护有三种思路,各自的要求、对象、标准都有所不同。

一,把动物作为资源来保护,这种动物保护的对象主要是野生动物

保护的目的是,为了人类可以持续地利用动物,最担心的就是动物的灭绝。这种思路,貌似已经被国人所普遍接受。如果有谁今天要去猎捕或者去吃野生动物,尤其是国家保护动物,一定会遭到大家一致谴责的。这和几十年前相比,的确进步已经很大。虽然实际上野生动物保护得仍然很糟糕;但那是有关部门执法和行政上的问题,观念上的问题基本得到了解决。

这种动物保护追求的是可持续地利用动物,如果动物数量增加了,获得的经济效益提高了,就算成功了,至于动物是否遭受虐待,则不必考虑。像大家痛骂的活熊取胆,在资源利用者眼中,反而是一种值得赞赏的高科技。可见,这种以资源持续利用的保护思路,存在着严重不足,不是真正的动物保护。

二,把动物作为可以感知痛苦的生命来保护

这种动物保护的对象就不仅仅是野生动物,包括了农场动物、实验动物、伴侣动物、工作动物等等一切可以感受痛苦的动物。保护的目的是为了动物本身的福利,而不仅仅是为了人。虽然,一个社会如果对待动物友善,人际关系会更和谐,暴戾之气会减少,犯罪率会下降,但是,动物保护直接的首要的目的是为了动物本身,人类社会的改善是一个值得欢迎的副产品。

这种思路,比较温和,认为人类对于动物具有尽可能减少痛苦和折磨的义务,但是动物本身不具有权利。也就是说,人类善待动物,是人类主动承担义务,动物得到的好处是人类给予的,动物只能被动接受,而不能主动索取。动物福利论,不反对人们利用动物吃肉,做实验,表演等等,但是要求不要给动物不必要的痛苦和折磨。

动物福利本身,普遍理解是应该保障动物享有免受饥渴的自由,生活舒适的自由,免受痛苦、伤害和疾病的自由,生活无恐惧感和悲伤感的自由,以及表达天性的自由。至于到什么程度算是“不必要”,不同国家不同时代的尺度并不一样,但总的趋势是越来越严格,越来越强调动物的保护。世界上做得最好的地方是欧盟,美国要差一些。这种保护的思路是在尽可能不改变人们已有的生活方式的前提下,尽可能减少动物的痛苦总量。

在欧美,动物福利基本上是一种比较保守的动物保护思路,已经被社会普遍接受了。各国的动物保护法基本上都是从动物福利角度立法的。

三、动物权利论

在动物权力论者看来,动物福利论是很不够的,因为动物还是被当作财产,还是被当作客体,还是被人类当做食物、玩偶、奴隶来对待,保护得还很不够。各国的动物福利法对动物的保护远远不够,许多动物被排除在外,许多残忍的做法,因为所谓生产的惯例被继续保留。他们认为,釜底抽薪的做法是:承认动物具有类似人权一样的权利(当然具体内容有所不同,比如说动物当然不应该有人类才能有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

人们会坚持说人类与动物不同,人类可以有人权,但是动物不应该有动物权。他们就会反问,除了归属的族群不同之外,你能给伦理上不同对待给出一个普遍的、形式的理由吗?因为事实上,无论用理性、意识、语言、智商等一切理由,都无法把人类和动物截然分开。无论什么标准,都会发现,界线两边都有人类和动物。如果你坚持,我就用人属于人类这个族群,动物不属于人类这个族群,这样一个非形式的、非普遍的实质理由来捍卫人权,而否定动物权的话,这种思路和论证方式,在伦理学上就是典型的歧视思路,和当年种族主义者、性别歧视论者一鼻孔出气。这种思路就是所谓的物种歧视。动物权力论者认为物种歧视在伦理学上是站不住脚的。

动物权利论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捍卫动物的权利,不要让动物遭受压迫、剥削,为此不惜颠覆已有的生活方式。许多与动物利用的相关产业必须要逐步废除。因为人类所谓利益,如果动物权利相冲突,就是不合理的,必须要让步。

由于动物权利论,对于动物保护更加彻底,许多人一时介绍不了,在今天世界各国动物权利论的观念还没有变成法律。但是,我个人觉得在理论上,动物权利论更一致,更有道理,迟早会成为人类共同接受的观念,只不过要花更多的时间去说服人们。其实,废除奴隶制何尝又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们知道到了美国南北战争结束,黑奴彻底解放,离我们今天并不遥远。今天动物权利论受到的各种批评,很正常,我们需要的是耐心、更耐心地说服。

(蒋劲松,生物学学士,科学哲学博士,清华大学副教授,致力于动物伦理与动物保护的研究与呼吁。)

 

动物权利相关文章

dw1 蒋劲松: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dw2 梁文道、钱永祥:动物伦理和道德进步

dw3 李丰: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dw4 蒋劲松: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dw5 颜志豪: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

dw6 刘满新: 如何谈论动物权利——驳颜志豪、蒋劲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