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外(六)|空闲的意义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微思客@清木远。

 0

(图片取自网络)

 

理性之外(六)

 思验田 / 清木远

1899年,美国社会学家凡伯伦出版了《有闲阶级论》一书。和他之前的马克思一样,凡伯伦将矛头指向了资本主义的阶级矛盾,不过凡伯伦批判的对象是他所谓的有闲阶级,指那些不从事生产性活动而进行炫耀性消费(conspicuous consumption)的“暴发户”们。讽刺的是,这些不直接创造物质财富的人们却通过不断的非必需消费支撑着资本主义体系。

将“有闲”作为衡量一个人经济社会地位的指标在经济学界有很长的传统。如果一个人能在同样的时间内挣更多的钱,他当然可以拥有更多的空闲时间。相反,那些在生存线上挣扎的人们,时时刻刻都忙于满足眼前的生计需求,空闲对他们而言是奢侈品。简单说,仓禀足而后知荣辱,阅读、艺术,终究都是给有闲的人准备的。

按照凡伯伦的标准,今天的很多人都应该是有闲阶级。非物质生产活动是否创造社会价值并且理应参与社会分配,是一个自马克思以来争论不息的政治经济学话题。这个问题在知识经济时代尤其重要。越来越多的人都不从事经典意义上的物质生产活动,金融投资者翻云覆雨,动辄数亿,他们挣的钱算什么?作家艺术家导演创作文学和艺术,又算什么?这些问题太过宏大,我无意在此处探讨。我所要探讨的,是与上述讨论相关但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问题:空闲有没有生产力?

我们所接受的教育和社会似乎在不断地帮我们强化一个信念,忙是好事,闲是坏事。一个成功的模范,也大多都被塑造成全天忙碌忘我工作不知休息的强者。他们的勤奋努力被视作成功的关键为人所效仿。勤恳的我们巴不得把每一刻时间都安排满,生怕浪费。

这些或许是误解。过度懒散和完全无所事事当然不宜,但是,无休止的忙却同样无助于一个人的品性和创造力。他人看到的是那些卓越的人们忙碌的一面,但却忘记了:让他们真正不同的是空闲的时候。灵感、想像和纯良的性格培养,往往是在这些空闲中里完成的。

在《稀缺,为何一无所有意味着这么多》一书中,行为经济学家Sendhil Mullainathan 提供了一个有趣的视角。空闲对未来不期而至的冲击起到了防范作用。生活中常常有这样的情况,一个意外事件或任务将人们拽入“忙碌的陷阱”,生活随之进入持续的紧张状态中。重要而不紧迫的事情因此被不断推后,只剩疲于奔命。这样的场景其实不是因为时间本身不够,而是因为人们不善于利用空闲的时间去防范这种意外冲击。

时刻奔忙的人对意外的冲击会措手不及,因为他们没有时间去关心未来发生了什么。一旦陷入这样的陷阱中,走出来就很难。所以,一个人足够从容的人,应该是那些懂得为不期而至的冲击预留一些时间的人。

若把生活是一根琴弦,这根弦不应太松,却也不该太紧,如此,才能奏出美妙的和弦。

下期预告: 理性之外(七)爱情的不宜逻辑

思验田其他文章,回复查看。

a10,理性之外(五) 

a9,时间信号的作用

a8,理性之外(四)

a7,理性之外(三)

a6,理性之外(二)

a5,理性之外(一)

社交媒体对我的最大改变是什么?

a4,聊聊博弈论

a3,办证儿么?

a2,时间去哪儿了?

a1,肚子和脑子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