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经作者同意,微思客团队推送本文。本文最初刊登于“科学网”。另外,本文作者与其他动物保护人士共同建立的公益网站“动保网”(www.dongbaowang.org),期待您的移步阅读。如需转载,请注明原始出处,并务必注明: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编者按】
根据中新社南宁5月7日消息,备受指责的广西玉林夏至荔枝狗肉节近日再起波澜。动物权益保护组织指出,每年有10000只狗在狗肉节被屠杀,许多甚至是被活活电死、烫死或者剥皮的。网络上张贴的图片显示,许多狗被剥皮、用钩子吊着,路边还堆着许多狗的尸体。为了阻止吃狗肉的行为,动物权益保护者采取了发布公开信以及抗议等许多措施。6月21日将至,我们是不是该认真反思一下“舌尖上的罪恶”呢?

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蒋劲松

圣雄甘地说过:从一个民族对待动物的态度,可以看出这个民族的道德高度。狗作为一个千百年来与人类关系极其密切的动物,寄托了许多人深厚的情感,是许多人的家庭成员。对于盲人来说,导盲犬是他们生活中最忠实的伙伴和最得力的助手,对于地震灾难中埋在废墟中的受难者来说,搜救犬可能是他们唯一生还的希望,对于那些空巢老人来说,那些陪伴在他们身边的伴侣犬,是他们情感世界最可靠的、唯一的精神安慰;对于那些自闭症儿童来说,训练有素的狗医生可能是打开他们紧锁的精神世界的唯一钥匙。为了区区口腹之欲,野蛮地屠杀这些有恩于人类动物朋友,实在是卑劣之极。

为吃狗肉丑陋行为辩护的人,总是以所谓传统来说事。殊不知,我们中国古代也有佛家、道家护生戒杀慈悲为怀的伟大传统,究竟这种是素食戒杀的传统更值得传承发扬光大,而是残忍野蛮的传统更值得保存呢?传统自身不是伦理学的证明。人类历史上充满着各种罪恶、罪恶的传统,如奴隶制也是非常悠久的传统,曾几何时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家也为奴隶制辩护过,难道说,我们今天该保留奴隶制吗?今天人类的奴隶制已经废除,而非人类动物奴隶制的合理性也已经受到冲击和挑战。我们今天先从与人类关系最为密切的狗保护起,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今天我们民族正处于文化复兴、和平崛起的时代,这种崛起和复兴一定要表现在我们伦理道德境界的提升上,我们要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谐要先从和谐处理我们与最忠实的动物伴侣的关系上做起。我们要废除吃狗肉的恶习,不仅仅是对这一种动物的关心,实际上是要唤醒我们建立与自然的和谐关系,像十八大报告中所倡导的那样: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反对吃狗肉是我们动物保护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对待农场动物、野生动物、实验动物等方面同样也需要有一种动物保护的观念。更进一步,动物保护运动,所提倡的和谐、尊重、克己、反对暴力的精神,在我们处理与一切他者、弱者的关系上都是非常重要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消除社会上四处弥漫的暴戾之气,为自己争取到一片宁静、安全、和谐、温馨的生活空间。

伦理道德的核心价值就在于,它摈弃一种诉诸暴力、强势的逻辑,而代之以一种包容、尊重、关怀的逻辑,这是人类真正值得自豪的文化价值。今天我们社会上存在的吃狗肉现象,是对我们人类价值尊严的一种严重侮辱。时至今日,在我们的社会中,仍然有许多人如此放肆、公开地进行屠杀,把它们当作奢侈性的享受美食来吃。这种毫无必要的残忍,不仅对于这种人类最忠实的朋友背信弃义,也是对其他人与狗情感的严重践踏,更不用说,黑色产业链对其他公民所造成的食品安全、公民财产、人身安全的危害了。这是我们这个国家严重的耻辱。

狗肉节,可以说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少数人的贪婪、残忍,以及其他人的冷漠,有关部门的无所作为,将使得我们这个民族在动物伦理方面被涂上非常丑陋醒目的道德污点!

(蒋劲松,清华大学科技传播与普及研究中心副教授,致力于动物伦理研究与动物保护事业)

 

动物权利相关文章

dw1 蒋劲松:狗肉节是我们整个民族的国耻日

dw2 梁文道、钱永祥:动物伦理和道德进步

dw3 李丰:对动物谈人道不奢侈

dw4 蒋劲松:动物保护的三种思路

dw5 颜志豪:对动物为何不能谈权利?

dw6 刘满新: 如何谈论动物权利——驳颜志豪、蒋劲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