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外(五)| 教育的本质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清木远。

0 (2)

(图片取自网络)

理性之外(五)

 思验田/清木远

提到教育,人们喜欢将它看成一种投资,若是投资,就要求回报,在这个意义上,教育跟所有的投资品一样,花今天的钱,换明天可能的回报,牺牲今天的流动性,换明天的现金流。


显然,这种投资考验人们的耐心,它要求你在今天和明天间做个衡量,明天的收入在今天应该值多少?为了描述这一点,经济学家们提出了折现率的概念。未来的收入,在今天都是会打折的,因为人们不喜欢等待未来。一项教育值不值得?用投资的眼光看,无非就是把这项教育的未来预期收益全部折现,用它和接受这项教育的成本作个比较。如何给未来估价,即时间偏好,对这一决定至关重要。

不过,如此理解教育实则是遗漏了教育最重要的东西。在上一篇文章末尾我提到一种不同的观点:教育本身可以改变人们的耐心程度。换言之,教育不只是在固定时间偏好下的投资,更重要的是,教育改变了你的时间偏好。好的教育,应当是让人们更有耐心的教育,一个不能激发人们想像未来的教育则是不完整的。

工具性的技能教育和人文教育的区别就在此处。很多技能和知识,学完就能用,立刻变现;相比之下,读哲学历史文学的书,艺术和人文熏陶,却看不到什么即得的用处。缺乏耐心的人们会更多地选择前者,而不是后者。但可惜的是,所有有关未来的想像,灵感、创造力和卓越的人格,都必须来自后者。

一个能够想像未来的人,才会有足够的耐心去等待未来,能否很好地想像未来,与教育和学习有关。这种教育不是知识的灌输,而是道德情操的培养,广博的阅读和见识会让人们想得更远,看得更长,也更懂得为真正重要的东西付出时间。

让人们想像未来的教育常常不是纯理性的,理想主义和纯良的人格培养,都需要更多非物质的力量。文学和艺术在这方面意义重大。学习不关乎知识,更关乎人心。

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对于教育的理解才触碰到更为本质的地方。但是截至目前,教育的这一功效被主流经济学忽视了,更重要的是,既有的社会激励机制也与理想的教育模式难以相容。在一个工具理性和功利主义主导的社会中,人们对未来的想像是及其有限的。加之社会激烈转型带来的高度不确定性,这种教育变得更为稀缺。

这样的结果,就是人们的行为更加短视,我们都被逼迫着不断满足即时的需求,满足生存的需要,浸染在浮躁的社会风气中,无法有更多的时间想像未来。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危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