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书|《噬罪人》:真正的罪, 在你心中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原载于台湾博客来书店主办的“博客来OKAPI”网站专栏,作者为陈琡分。经与博客来经营方联系取得授权推送,微思客团队在此向博客来书店表示感谢!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或博客来书店。

【编者按】小编结识吕秋远律师是通过他那颇为红火的facebook主页。每每新文一出,阅读点赞者往往过千。也难怪读者喜欢,看似冰冷机械的律法之事,在他平实而又细腻的笔触下,犹如老时掌故娓娓道来,娟娟入人心。但若是光有温润亲和的笔调,还不够;他的文字也时时拷问司法制度与反思法律职业,近来则时评不断。有时读其数十言,头上冒汗,心里发虚。他的主张倒也好总结——作为法律人最应自省自明:法律绝解决不了所有问题,最终还是要靠人性。《噬罪人》这本书,大抵是要做这个尝试,从刑辩律师的视角探讨人性,反思何谓罪,何堪罚。为方便微思客中国大陆读者阅读,小编对文字体例与标点符号做了相应转换。

书籍信息:

吕秋远:《噬罪人》,台湾三采出版社,2014年4月3日。

著者信息:

吕秋远,台湾宇达经贸法律事务所合伙人,台湾大学政治学博士,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财务金融博士后研究。

《噬罪人》:真正的罪, 在你心中

陈琡分

吕秋远正式担任律师执业的时间,目前进入第六年。虽然不长,然外表严肃、内心柔软的他,因其直率敢言的风格,与缜密谨慎的思虑,在律师界闯出不小的名气;近年来于网路上勤于撰写其经手或观察之司法案例,累积了不少读者。如今,他将自己所经历过的案件,改写汇整为《噬罪人》一书,以他擅长的说故事方式,试图为众人揭去法律重重深幕。

在成为律师之前,吕秋远曾是立法院立法委员办公室主任,他所效力的老板,是因涉嫌诈领健保费遭到起诉、最后以认罪协商结案的前民进党立委邱永仁。“他当时一天几乎在立法院待18小时,忙的都是立法院的事。却因为被一个横行中南部的诈骗集团盯上他的医院,弄得几乎身败名裂。”吕秋远眼睁睁地看着70多岁的邱永仁,被司法的有心玩弄于股掌之间,中间甚至数度求死,令他愤怒异常。“我最不能接受的是检察官之前说他贪一亿,最后却可以接受七百万和解。如果他真的有罪,这样讨价还价,落差这么大,岂不是把司法当儿戏?”在吕秋远眼前上演的司法,是法官、检察官与原告被告之间的一场面子闹剧。“我陪他这一段之后,突然觉得,法律好狠啊。我想要知道,你们到底在搞些什么?”

自此他便一脚踏了进来,看见了许多难以言说的纠葛与黑暗,在司法的界线下,许多的似罪非罪。“你问我有没有冤狱,一定有。”吕秋远斩钉截铁地说。“我不认为经过一审二审三审的程序遭到定罪的人就真的每个都有罪,我不信这套。”执业至今,他见过太多说不清理由的妥协,无奈者基于情感、基于人性;恶质者基于方便、基于图利。“所谓的事实或正义,在某些时候,都不重要了。”吕秋远半带喟叹,语中带着一丝无力感。

吕秋远在承接案件时,不论代表的是原告或被告,他都不以绝对的二分法来评判一事或一人之对错,而是在得出结论之前,先进到案件里的人性,走上一回。“有句话说‘科技始终来自人性’,我觉得不是。法律才是来自人性,法律就是人性。”如何将冰冷的司法规章化为温暖的血肉情性,不论是律师、检察官或法官,都应肩负起司法与社会间的桥梁,让没学过法的民众也能懂得什么是法。对吕秋远而言,这才是最该做到的基本,而非以法为盾,为刀俎,视百姓为鱼肉。

“当我在看一桩案件时,心里想的问题永远是:这个人为什么会犯法?”在多数人习惯的二分法中,往往不是坏人就是好人。“错了。在所有的案件里,每个人都有苦衷。你帮的人不见得就是天使,你的对手不见得就是魔鬼。”一旦深入人性,看进那些隐而未见的纠葛,才慢慢知晓事情不是原先想得那么简单。“一个抛家弃子的父亲,30年后回来找孩子要求抚养不可得,谁对谁错?一个寡母宁愿把名下的房子送给她的男友,而不留给自己的女儿,黄昏之恋为什么会胜过亲情?你怎么可以不去问其中的情感与人性面,而是只在意自己的利益?”这些爱恨怨憎,都不是纯粹以理的法律所能解决的。

“透过故事去摸索人性纠葛,人才会宽容地去看待他人。”明白对方没那么坏,承认自己也没那么好,虽然不太容易,但唯有试着转为公正的第三人角度,心上的那团郁结,才有机会开始消散。“很多人打官司,为的都是一口气。”

“律师要处理的议题不是告赢或告输,或谁对谁错。都不是。”纵使律师也是个营生的职业,吕秋远认为,律师不该是靠法律来赚钱,而是以“解决问题”来赚钱。“有些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就像《噬罪人》里,很多案例都是没有结局的。我希望读者自己去想,如果你是法官或检察官,你会怎么做?如果你是当事人,你又会怎么做?”会原谅吗?会就此结束吗?还是要一再上诉、争个长短?“如果一直看不见真正的问题点,不论谁赢谁输,大家都输。”

“罪是小事,但你在背后看到什么?是人是鬼?是天使是恶魔?你不需要同情对方,你只要知道,一个人在做某件事时,心里都有很多曲折。”他强调,要思考的不是“情有可原”,而是“大家都情有可原”。 “我在乎的是,就人性的角度,该怎么看法律案件的原因、过程与结果?”吕秋远向来看重原因更胜结果。“诸佛为因,众生为果。我们平凡人在意的都是果。可是错了,我们应该为因。因才是重点。”想过之后,还是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能忽略该有的职责与角色。“不是要你和稀泥,但你要知道那个无奈,不要去妖魔化对方。我想说的,无非就是宽容两个字。”如此走过对方的心境,再去评判各自该承担的责任。

在吕秋远眼中,司法体系就像卡夫卡笔下的城堡,许多人终其一生只是在城堡周边徘徊;而他进入其中,期望理解城堡的游戏规则,建立一套转译的语言,对外传达内部的复杂结构。“世间有理想的法律吗?没有。只有理想的将心比心。”法律只是处理事情的规则,让我们按照这条路前进。“但你需要懂法律吗?需要懂六法全书吗?不用。你只要懂人性当中的对错。知道这样会伤害别人,就不要做。”不分大小轻重,时时刻刻回到“人”的立场问自己:这样做是对的吗?“就像康德主张的纯粹理性:一个人心里一定具有足以判断对错的道德观,不需要透过教育。”这存在于人性里,不是存在于法律中。“不伤害别人,然后尽量帮助别人。这就是身为人的价值。”

而,回到文章最初的那个问题:在吕秋远自己的定义里,什么是罪?

“当你动心起念,你的想法是伤害别人的,甚至是伤害别人来成全自己的;当你想要杀掉一个人,想要背弃、欺骗、抢夺,在你心里,就已经成罪了。”吕秋远说着。“真正的罪,在你心中。”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