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德国,女权斗争仍在继续

0 (6)

(图片来自网络)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

【编者按|开眼看世界·第四期】

本文是“诗意德意志”系列第一篇文章。“诗意德意志”这一起名来源于德国诗人荷尔德林和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带来的灵感,他们都浪漫的宣称,“人,应该诗意地栖居”。

“当人的栖居生活通向远方,在那里,在那遥远的地方,葡萄闪闪发光。那也是夏日空旷的田野,森林显现,带着幽深的形象。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这一切都来自完美。于是,高空的光芒照耀人类,如同树旁花朵锦绣。” 荷尔德林如此深情的描述充满理想中诗意的生活。虽然德意志不如法兰西般浪漫优雅,也不如意大利热情奔放,但作者恰恰从这个注重朴素,严谨,高效的民族日常里看到了独特的诗意与浪漫,希望能对‘诗意的栖居’提供另一种阐释。

 

此外,作者也希望通过一篇篇小纪录来展现给读者一个真实的德意志,这里火车会晚点,约会会迟到,小偷也不少。德意志是否诗意,相信读者们自会有见解。

在德国:女权斗阵仍在继续

吴晨辉/文

如果在德国地铁,看到女生提着重重的箱子,举步维艰,却没有男生上前帮忙,无需感慨;如果在德国街道,看到女生穿着优雅的套装,骑着自行车飞奔,无需驻足;如果在德国火车,看到女生穿着一年四季不变的冲锋衣,专注于自己手中的书,无需评论,因为这些都是构成德国女生总体形象的一个个小小片段。

不像法国女生那么风情万种,冲锋衣和淡淡的烟熏似乎是德国女生的标配,不似亚洲女生那么小巧可人,德国女生很少给同行的男生施以保护的机会。在‘留德华’(对留德学生的‘爱’称)群体中,女汉子或者‘DerFrau’成了德国女生最好的代名词。

刚来德国时,很好奇,难道绅士主义在欧洲大陆已经不流行了吗?正如一个德国男生所抱怨的,如果我主动提出帮她提箱子,她会给我白眼,‘难道你觉得我自己不可以吗?’ 如果我在主动为她开门,德国女生会觉得这是我这一套已经过时,严重的甚至是一种侵犯。

看来,似乎传统的绅士那一套在德国已经不再流行。在当代德国,要做真的绅士,最重要的也许是学会尊重,尝试欣赏独立,有个性,有思想的女生。

(图片来自网络)

当德国女生在为自己代言,似乎整个社会的观念也在为之让道,德国政界便是最好的例子。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连续三年蝉联福布斯‘全球100名最具影响力女性’排名的宝座。

因为在欧债危机中的出色表现,默克尔在德国政坛的地位预计还将长期保持。此外,在德国政府中,女性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在2011 年,16名内阁成员中已经有6名女性,在默克尔领导的德国政坛,这一比例可能会继续增加。德国女性已经展现给了全世界她们的高效,严谨与魅力。

(图片来自网络)

然后,经过近两个世纪的斗争,即使在德国,女权还是一个关键词,因为对女性在各个的领域的生存发展空间还是被压抑着。例如,即使德国女性已经在政坛占得一席之地,商场上,‘Glass Celling Phenomenon’还在困扰着女性这一群体。德国公司高层主管的女性比例在欧盟国家中还是处于较低的排名。

在学校里,随处可见的‘Anti-sexism’的海报还是提醒着大家,性骚扰还是一种常见的对女权的侵犯。2013年,Twitter上曾发起了一个‘Aufschrei’(Outcry 或者‘喊出来’)的活动,尽管德国女生非常注重社交网络上的隐私保护,仍然有上千名女性或者男性通过这个平台说出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性骚扰。其中,针对女生的性骚扰又超过了95%。

由此可见,即使在当代德国,女权主义的斗争还远远没有结束。相反,摆在德国女生前面的,还是一段似乎有些漫长的艰辛的道路。

(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每个女生,学会自立自强,已经成为一种乐观的生活信念与态度。也许在未来的一天,当我们不再刻意去统计政坛商界女性比例的时候,当我们不再提起‘女权’这个词的时候,女性,不再是一种从属,只是‘不一样’而已。

(作者吴晨辉系德国波鸿大学在读研究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