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观察| 方柏林:小处不可随便

★本文经作者方柏林授权,由微思客特别推送。如需转载,请务必联系作者。

(事发现场,图片来自网络)

小处不可随便

方柏林/文

 

最近,香港人和内地客之间,因为婴儿的便溺问题发生争吵。几年前,因为大陆客的孩子在地铁上吃东西,香港人围攻大陆游客。北大孔庆东接受采访时候称这些香港人见欧美日本人是一副嘴脸,见内地人一副嘴脸,他称那些势利的香港人是狗。结果舆论大哗,孔庆东被各路人马群起而攻之。这是中国舆论也慢慢开始搞“政治正确”的一个兆头。

这一回,同样的矛盾再次展开,大陆妈妈带孩子排队,队太长,结果拿出尿布,让孩子撒在上面(没有撒在地上),却被几个年轻香港人围住,对着孩子拍照,据说孩子的爸爸不满对方对着孩子私处拍照,抢相机拿存储卡。但最后几个港人拽住婴儿车不让走人。虽然那位妈妈一再解释,但是那几个香港人不依不饶。这回大陆这边为港人的高素质说话的人少了。何也?

这对夫妻有错,如果几个港人去找了警察来处理,则另当别论。问题是他们只看他人身上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自己变做正义化身,对他人进行判断,继而开始人身滋扰。去拍儿童,也侵犯了未成年人隐私权,用犯罪手段对付素质问题是不可以的。不知法律管辖问题如何解决,否则应直接控告他们。在美国,几个香港人这么做,绝对是要上法庭的。曾经有留学生在这边,把家里小孩子洗澡的照片拿到沃尔玛冲洗,结果沃尔玛将其控告。就是做父母的都不能这么暴露孩子,何况他人?

那几个港人想证明大陆人什么素质,用这种手段拍小孩,极其猥琐,是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无法接受的。怎么沦落到了这个地步,要用这样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优越了?媒体人彭晓芸评论说:“香港的制度化经验,本来对大陆是极具示范价值的,但是,民粹兴起,破坏制度化基础,就意味着反大陆的香港人自己在学习大陆迄今希望克服的毛病——反制度的、较为情绪化的诉求方式,这和大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的社会运行逻辑越来越趋同了。

但是话说到这里,也需要反省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现在的孩子“失控”的这么多?不拘何地,想吃就吃,想拉就拉?

就事论事地说,大陆的父母也确实有需要反省的地方。这个问题可能比“素质”的话题更大一些。我去年回国,亲眼在地铁上看有孩子小便。那父母亲嘻嘻哈哈,居然不断拿孩子的尿尿来说话,好像孩子当众尿尿十分光荣似的。

按照弗洛伊德的说法,孩子1-3岁属“肛门期”,应该让孩子体验到操纵和控制自己便溺的快感。这种快感和成就感,来源于独立上厕所,使用马桶,让自己干干净净的这种快感。父母应该在儿童上厕所后给予表扬和鼓励。而不是说先前不鼓励,在公共场所失控的时候,和那位上海地铁上的小夫妻那样去鼓励,和孩子为“尿尿”说笑,使得孩子以为自己做了什么好事。这样属于赏罚不分,使得没有过多判断力的孩子无法形成良好习惯。兴许是受弗洛伊德等心理学家影响,美国的父母在特定时期内(多为2岁后),蓄意开展上厕所训练(potty training). 在很多托儿所,没有训练过的孩子,是不可以入托的,父母有义务给孩子这种必要训练。不要说孩子,养宠物的家庭,都要学着训练宠物不要在家里随地大小便。

父母多留心一点,也能让问题缓解。孩子小的时候,不论身体上心理上,控制能力都有限,但父母得未雨绸缪。每次出门,尤其是开车开远路的时候,孩子事先我们总让他们上厕所。中间任何一个人要去加油站上厕所的时候,我老婆也督促孩子们去上厕所,孩子们说没尿也要让他们试一下,免得高速公路上内急。迄今为止,孩子们还没失控过。这个训练很费工夫。但总的来说,最终应该让孩子体会到,不能憋了才去撒尿,而应事先准备。人有时候得跟赶场的政客学学,一看到厕所就撒尿,一有空就睡觉。

当然给孩子便溺的训练(以及其他任何训练)都不容易。关于人的发展和成长的所有学问,都是软科学,不是火箭工程。所以育儿专家在这方面也有争议。

1999年《纽约时报》上有一篇文章专门讲述这个话题。其中有一个专家提出,一个比较好的办法,是“裸体,75块钱”。是说等孩子两岁后,父母在家和孩子专门呆三天,不让孩子穿衣服,让他(她)大小便了自然而然想上厕所(因为便溺到光腿上很不舒服),这样三天据说可以训练出来。这中间可能会有一些“意外”发生,所以拿75块钱,是清洗地毯的花费。不让孩子犯错误,又想让孩子学东西,恐怕难以得兼。另外,孩子们从小看哥哥姐姐上厕所,也会有样学样。

 

训练不容易,不说明你不应该去试。孩子做错了,也不断去纠正。做对了,要不断去鼓励。所有这一切,都需要花时间,是曲折前进的一个过程,需要家长有耐心慢慢训练。现在孩子很多是独生子女,没有这种相互的学习。另外,好多是祖辈带大,动不动给把屎把尿。按钮控制在祖辈手里。孩子学不会好习惯,哪里会有“三天、75块钱”之类父母亲自训练的过程。这恐怕是很多孩子随时随地“爆发”的原因。

即便你万事具备,该做的都做了,也未必能保证孩子能给练好。这得在环境上做些文章。比如在美国这里,厕所就很多,而且很多有专门给婴儿换尿布的地方,甚至有全家使用的family restroom, 非常人性化。

凡事从人的弱点出发,照顾不方便的人。或许香港更应该学习的,是这些地方。不要一有事情,就正气凌然地教训大陆客的素质。除了孩子不当众撒尿,不在地铁上吃东西,喝汤不发声,他们还从发达国家学到了什么素质?

 

(方柏林,教育工作者、文学翻译、专栏作者。作者博客:http://berlinfang.blog.163.com/ 作者新浪微博@方柏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