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之外(二)|品性的真假之辨

★经作者同意,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作者系微思客@清木远。

0(2)

(图片取自网络)

 

理性之外(二)

思验田/清木远

在本文的第一部分中我已讲到,人的很多行为超出了理性自利的人性假设,个人利益最大化的算计并非是人行为的唯一驱动力,另一股力量来自理性之外的激励机制——情感。如此一来,一些不符合个人利益最大化的行为才可以更好解释。比如,一个因为欺骗而感到内疚的人,即便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也仍然会选择诚实,对此人而言,欺骗会带来不快,这不是理性算计的结果,而是另一套在体内运转的奖惩机制在起作用。

亚当·斯密笔下的道德情操不是利益最大化的理性考量,而是情到深处的自然反应,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是没有作用的,它们其实扮演着重要的角色。经济学家罗伯特·弗兰克的观点是,这些情感解决了人类交往中的许多可信承诺问题。

何处需要承诺?一个对不公平很敏感的人,会拒绝一份本增加自己利益但是不公平的分配方案,交易另一方若是知道他对公正的偏爱之甚,就不会以单纯的利益算计来预测其行为。在这里,让对方相信你对不公的痛恨,有助于向对方承诺自己会因为交易不公而退出,这反过来保护你的议价地位。生活中需要承诺的场景还有很多,比如两人生意的合作,婚姻中双方的结合,这些情景的共性是:使别人相信自己会采取有悖于利益最大化的行为。

从积极的方面说,可信的承诺会促成人类合作。即便有种种绝妙的激励设计,搭便车、囚徒困境和“公地悲剧”仍然会存在于人类的社会中,但幸好有道情操的作用,不符合自利假设的合作行为才会广泛存在。许多情景下,人们特有的情感和品质让别人相信,自己不会单纯为私利行事,这样才会有合作的可能,社会因此而整体从中受益。

负面的情感也可以增加承诺的可信性。仇恨是一个例子。复仇是不值得的,但有人若受到侵犯,无论如何都会报复,这一点性格对侵略者无疑是一个有效的震慑,他的行为会更加谨慎。

然而,所有上述的承诺有效,都要以有效传达为前提,即便你骨子里就是一个诚实的人,或是对不公平零容忍,仅仅靠嘴说是不行的,需要有效地证明给别人看,同样的道理,海枯石烂的誓言不足以证明真爱,原因很简单,那个假装有真爱的人也会那么说。

那些并不具备这些品质的人有动机去假装拥有这样的特质,真与假很有可能因此变的不好区分。因为骗人内疚而诚实和为了赚得好名声从而获得更大收益的诚实,能做出区分么?从社会演化的角度看,真的诚实与假诚实的人,谁可以幸存下来?

不妨考虑如下一个简单的思想实验。

假设这个世界上有两种人,真诚实者与假诚实者,即机会主义者。人们两两合作。真诚实者之间合作,双方收益最大;真与假之间的合作,真受损,即负收益,假受益,收益大于诚实者合作的收益;两个假诚实者之间合作,则收益为零。收益越大,后代越多,收益少,后代少,决定了演化路径。这是一个类似于经典囚徒困境的合作问题。

第一种情况下,真假诚实者一模一样,无法区分。

整个人口中真假诚实者的相对比例会影响两个群体的平均收益。如果真诚实者是大多数,那所有人都几乎确信自己是在跟真诚实的人打交道,大家均从中受益。但随着真诚实的人在人群中比例不断缩小,双方的平均收益也随之减少。因为假诚实者获得的收益一直大于真诚实者,最终,假诚实者会占据上风,真诚实的人走向“灭亡”。因此,在真假无法区分的情况下,真的诚实最终会被假的诚实所替代。

第二种情况下,真假诚实者可以轻易地区分。

真诚实者因此只会和同类人合作,假诚实的人也只能自己合作。真诚实者平均收益更大,后代更多,假诚实者则会“灭亡”。如果二者能够轻易做出区分,真诚实者会战胜假诚实者。

第三种情况,两种人虽可以区分,但一部分假的诚实者可无成本地模仿真的诚实者。

结果是,那些不具有模仿能力的假的诚实者“灭亡”,那些混入真诚实者中的假诚实者,最终占据上风,真诚实者“灭亡”。但是,如果真的诚实者可以通过变化予以应对,发展出新的特征,那假诚实者则需要追随模仿,这种延迟会带来区分二者的可能,若假诚实者不能和真诚实者“如影随行”,就面临“灭绝”的危险。

第四种情况是,真诚实者需要花费一定的成本区分他的同伴和假诚实者。

当人群中的真诚实者是大多数的时候,这样的识别是没有必要的。这一比例过低时,真诚实者乐意花费成本去识别他人,如此识别,会逐步减少假诚实者的人数,但却不足以使他们“灭亡”,因为一旦假诚实者的比例低到一定水平,再花费成本去识别他们就不再值得。在这一演化的均衡点,存在一个真假诚实者的合适比例。这一比例随着识别成本的增加而降低。

不难看出,第四种情况是最为接近真实世界的情景。无论任何的道德情操,“真”与“假”都是以一定的比例在人群中分布。一些人是假装拥有此种特质从而获得收益,而另一些人,则是真正拥有这些特质的人。两种无法将另一种消灭,而是共存。人们的品质和情感在一定程度上是可以假装的,但这种假装终究是有限度的。受限于识别的成本,真与假不会完全区分开来,但要说“假”的情感会替代“真”的,这对人性的前途也是太过悲观的论调了。

恋爱择偶是另一个很好的例子。富豪们常常抱怨无法找到真爱,因为无法区分爱慕者是喜欢他还是喜欢钱。诚然,富豪们验证一份真爱的难度的确比穷小子大,但即便如此,谁也不能否认,真爱大门也从来没有对富豪们关上过。在任何情况下,确定另一方对他是否是真爱,对一个懂得爱的人而言,应该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不是么?

 

参考文献

Frank, Robert H. Passions within reason: The strategic role of the emotions. WW Norton & Co, 1988.

【思验田·第五期】理性之外(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