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古客|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

★如果需要,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按下述要求进行:本文转载自“微思客WeThinker”微信公号(wethinker2014),并标明作者及作者信息。

【盘古客 第四期 编者注】 

台北当代艺术馆,也就是提供一个展示空间给艺术家的场所,虽然,不是很摩登现代建筑物,可是拥有百年历史的古迹再利用,成为当代艺术馆。我邀请一位专朋友撰写【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让您了解到在台湾古迹再利用的这些古迹是怎么来的,何时建造,为何而建。

【盘古客第三期】 16-17世纪台北空间与建築 

【盘古客第十期】 解密中正纪念堂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

          陈国元 Willie Chen

 

四、五月,路过台北中山北路上,樟树及枫香林荫,随之转进长安西路,穿越捷运淡水线带状绿带,看见一栋红砖砌墙的老房子,散发着欧式风情,与周遭或新或旧,笔直街廓及连续店屋,截然不同。这栋两层楼高,搭配大片斜屋顶的红砖老房子,这就是台北当代艺术馆。游客或许会好奇,为何这栋风格迥然不同的房屋,会伫立于此。(图1)

 

图1: 台北当代艺术馆犹如一座红砖式样的英国或荷兰宫殿,笔者摄于2013。

台北当代艺术馆前身,是台北市政府办公厅舍。当时台北市政府在这里办公,其实也是过客。日本来台,将此地作为小学校舍,教育日本儿童;二战时,这栋建物很幸运地没有被炸毁;二战结束后,日本人被遣回,这栋校舍空了下来,市政府搬进来使用。1994年,随着市政府搬进信义区新的大楼,1996年被指定为市定古迹,2001年5月26日修复后。基于古迹再利用的时代氛围,将原有建筑物正立面,以公办民营方式成立当代艺术馆。此外,1990年代,旧厦附近建成国中,因其华阴街校地被征收,面临废校争议,经过协商,台北市政府允诺拨该旧厦两翼,充作建成国中校舍,这也是全台湾唯一学校与美术馆共同使用建物的例子。

至于这中间的转择点,请细细阅读台北这座都市发展与时代的转变。

一、前世的建成小学校日本时代的都市发展与日本族群的落脚台北

这座专收日本人子弟的学校为何在这里? 这可以从台北市的都市发展史找出端倪。在清代末期1875-1895年之间,官署台北城建立后,台北『台北三市街』-艋舺、大稻埕及官署台北城,为台北市最早三核心汉人聚落。

图2:『1901年改正台湾实测新地图』,节录台北市街略图,图中可以看出艋舺、大稻埕市街、台北城各自独立『三市街』的位置关系。图中红色圆圈处尚未发展成市区,该区为现在台北当代艺术馆所在地! 来源: 台湾探险回忆录

1895年,日本进入台湾执政历史,他们并没选择与汉人共居,而是另寻新土地开发都市住宅与公共建设。他们在『台北城』区内,进行落地深根,并建设统治性的官署,其风格标榜欧化成功的宫殿式官署,并且透过「市区改正计划」,把汉人街道拓宽或改道,增加排水沟设施,改善卫生条件,尤其台湾地处亚热带,夏天台风水灾频繁,日本人不适应原本汉人街庄的居住质量,便逐步往城区外发展,拆除台北城城墙,设立新的日人住宅及公共服务设置。『台北城』外的规划:

城北:介于大稻埕与原本北面城墙之间空地,作为住宅区,并沿着往松山的铁路,两侧设产业区(如制冰会社、烟草工场、高砂啤酒、台北酒场、台北工业学校 )。

城东:东门城外农地一直到瑠公圳(现在新生南路),作为日本来台长官宿舍区与总督府学校帝国大学教职员住宅用地。

城南:南门城外田地,规划了日本人的居住的宿舍及民居区段,并辅以苗圃、学校、专卖局工厂区公共设施。

西门城外:大稻埕与艋舺之间的空地,则发展成住商混合区,主要以东西本愿寺及西门公共市场等为主。

商业区则保留在原本城内(现在馆前路、重庆南路、博爱路,几乎是城市的左上,第二象限的区块)。这样的规划配置,一直沿袭到现今2014年的台北市。

图3: 1933年(昭和八年)日人金子常光所绘的『台北市大观』地图志,其中图中的「职业介绍所」上面,越过红色线(铁路线)旁的绿色小区块,即是「建成小学校」校园。

为了安置号召来台为官或移民的日本人家中的孩童,解决他们在台教育问题,日本人在城北,填平原本的低洼湿地及农田,兴建「建成小学校」,作为日本教育的场所,招收学生涵盖大稻埕与城内的日籍学生。

「建成小学校」成立于1919年3月初,原为「台北诏安寻常小学校」,当时没有专属教学空间,所以暂借「城北寻常小学校」校舍使用。当时的台湾总督府,官房营缮课课长近藤十郎,负责设计并发包这座建筑物。1920年位于建成町(现长安西路)的校舍陆续完工启用后,全体师生才正式迁入校舍,来年正式改名为「台北市建成小学校」。第一批校舍为南北座向,临长安西路,后续两翼红砖校舍则在1934年完工,与两侧校舍的校园平面,形成如“ㄩ”字形的三合院,唯独缺口在后上方,而非传统中国式建筑缺口是在下方。

图4: 日治时期的建成小学校校舍,有着一座欧洲宫殿般的气质,当时还有校园围墙, 并于左上小图内标示。

日治时期的红砖样式欧洲建筑血缘

建成小学校为欧式红砖风格,跟当年日本建筑师所受建筑训练有直接关系。虽然,台湾早期民居及庙宇也使用红砖建材,这与闽南移民红砖文化有直接血源。17世纪,来到远东的荷兰,盖起红砖城堡基座,如台南赤坎楼及热兰遮城。到了19世纪中叶,因通商口岸开放,西方传入红砖砌法,在与通商有关的港口都市,出现不少欧式洋楼、洋馆与店屋。但真正运用在大量公共官署建筑、银行、学校、市场、立面宛如欧洲文艺复兴宫殿质感,则是在20世纪初,进入帝国日本时期统治日本所带进来和洋混合风格红砖风格。

欧洲红砖用在宫殿式建筑,始于荷兰。荷兰位于欧陆北面低洼地,邻近北海,地势低洼,并无高山,可取石头作为建材,遍地红土便是最方便建筑原料。16-17世纪荷兰阿姆斯特丹港,在文艺复兴之后,因国际贸易,城市富有,沿着市区运河,盖起华丽宅邸及运河屋。相较于欧洲南部文艺复兴起源地,意大利使用大量石材质地,阿姆斯特丹则使用本土红砖建材,交叉搭配米白色石材,迭砌成文艺复兴宫殿立面,展现城市贸易、士绅实力与建材就地取材的自信。(图6)

图5: 荷兰17世纪红砖建筑代表之一,原荷兰东印度公司大楼(Oost-Indisch Huis, 1606),现在是阿姆斯特丹大学市区校舍,是一座阿姆斯特丹文艺复兴样式 (Amsterdam Renaissance)由建筑师亨得列凯瑟(Hendrick de Keyser)所设计 (笔者摄于2010)。

荷兰这股文艺复兴时期红砖建筑创新,在18世纪走进北海对岸的英国。英国在工业革命之后,人口增加,住宅需求量大,红砖可大量生产,砖厂及陶瓷窑工厂,在英格兰东部及中部河谷遍地开花,红砖建材也开始流行起来。19世纪维多利亚(Victorian)时期,达到高峰,红砖也成为展现大英帝国实力的建筑材料,士绅阶级盖起华丽宫殿般豪邸,城市中的教堂、学校及公共建筑,也从大块石材建筑走进红砖样式,并刻意展现红砖颜色特质,与石材穿插搭配,丰富建筑立面。

图6: 英国维多利亚(Victorian)红砖建筑,伦敦皇家音乐学院(1883),笔者2011年摄于伦敦

明治维新(1860-1880) 的日本,采开放政策,学习西方强国的科学技术与思想。1877年,英国伦敦大学毕业后,康德(JosiahConder),年仅25岁,在WilliamBurges事务所工作两年,受英国皇家建筑师学会(RoyalInstitute of British Architects),推荐到东京帝国大学担任第一任建筑系教授,并开始把他故乡的维多利亚时期建筑精华,带进日本及培养日本建筑师的东方学府-东大。讲究对称比例、高耸屋顶、精致窗户、草木花纹雕饰,成为日本第一代与第二代建筑师实践目标。

辰野金吾(1854-1919),第一届东大工程部学生, 1877年认识康德。毕业后,1880年前往英国留学,也在William Burges建筑师事务所实习,1883回国,来年接任工部大学校教授(因康德聘雇到期),随后,创立日本建筑学会,成为第一代日本建筑师。他接受维多利亚时期红砖建筑扎实的训练。

他的主要风格为红砖搭配灰白色系的饰带设计,承袭英国,又揉合东洋日本装饰元素,他将多种西洋建筑元素,如弧拱、半圆拱、尖拱、三角楣、古典柱饰等,组合成造形华丽、丰富与强眼的外观。红砖建筑,不仅象征日本文明开化,也比传统木构造坚固、抗震、隔音、防火、防水及隔热。他的作品及当期东大工学部学生的红砖样式建筑,在日本建筑史称为「辰野风格」,如图7。

图7: 日本建筑近代史「辰野风格」的代表-日本银行京都分行(1906年,辰野金吾),现在京都文化博物馆,图片网摘。

1895年日本统治台湾,部份受到东大教授康德及辰野金吾影响的学生,纷纷来到台湾,替当时总督府设计许多公共建筑。建成小学校建筑设计,出自近藤十郎。他也受教于英国人康德,1906年到台湾,任职于总督府官房营缮课。1916年,他设计总督府台北医院(台大医院旧馆)(图8),则是台湾辰野风格的最经典的代表。

图8:  总督府台北医院。(照片来源 Taipics.com)

图9: 建成小学校第一期的红砖校舍立面,因长窗也显得红砖墙的厚实,窗户采弧拱,但简化了辰野风的雕刻装饰及抢眼的红白色带。

图10: 建成小学校两侧的校舍则晚至1938年完成,沿袭第一期的红砖样貌及材质,比起第一期狭长窗户宽了许多,但精湛的弧拱还是它的特色。

建成小学第一期校舍在1921年完工,两侧的校舍晚至1938年完成,也采取红砖样式,而非钢筋混凝土,仍带有辰野风格,虽然像台大医院旧馆般的华丽雕饰已被拿掉,红白色带手法,也仅小部份出现在中间的高耸屋顶的大楼1-2楼部份(图1),唯二楼窗台仍带有罗马塔斯干柱饰(Tuscan Order)。

建成小学校校舍中尖的屋顶较高,屋顶则以钢构及木构桁架支撑,形成仿北欧之大倾斜屋坡形式,正面大斜顶上有两个「老虎窗」(Dormer Window)及进光窗(如图11),屋顶中央有小钟楼,外型犹如奎顶,成为建筑外观主要特色及唯一辰野风格装饰里东洋风格的元素。

图11: 建成小学校的两座老虎窗(Dormer Window), 犹如微笑的双眼!

 

图12: 建成小学中央塔楼的装饰风格,有着东洋色彩,仍有辰野风格建筑特色。

建成小学校教室,廊道上方以木板天花装饰,内部教室天花亦以木构造架设,屋内砖拱卷形(图13),成为主要视觉效果及结构特色。此外,整座屋身有抬高,在基座部分有通风口的设计(图14),为了阻断水气上升至建筑物,原本在欧洲架高地面半楼可容纳地下一楼吸收阳光的空间,在台湾应地制夷做为通风窗口,这是针对潮湿气候台湾的改良设计,这样的风格也出现在同时期的西式建筑,如台北宾馆,圆山别庄。

图13: 建成小学校校舍教室的廊道,砖拱卷形成为主要的视觉效果及结构特色。

图14: 建成小学校因应台湾多雨潮湿气候的改良设计。

三、1944-1949见证时代剧变的台北城区与建成小学校舍去从

日本时代末期, 1943-1944年,美军透过空拍及搜集情资,记录当时都市发展状态,制作一份相当准确的台北地图,Taihoku to Matsuyama,Formosa,Taiwan (图15),作为研究如何空袭日本官方单位及军队的可能所在地。附带说明,Taihoku,台北的日文发音,Matsuyama 为当时松山郊区,当时松山并未列入台北市行政区域。

图15:  Taihoku-Matsuyama地图局部,黑色图块为台北主要的建筑物。图中标示编号为当时学校校舍及公共建筑群,A区为建成小学校,C区为原来的台北市役所。

1945年,美国在长崎与广岛投下两颗原子弹,日本宣布投降。该年10月份,国民政府接收台湾,日本人陆续被遣送回国。战后,国民政府来台,初期并无经费建造新办公厅,作为象征的雄伟中国民国,只能使用未受到空袭破坏,日本时期欧式官署厅舍及废校场地,以养精蓄锐,待有朝一日可以回攻中国大陆。原本台北市役所(C)桦山小小学校(D)未受到破坏,作为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厅舍与台湾省警务局之用。建成小学校(A)则是新成立的台北市政府进驻。所幸,建成小学校被沿续了生命,由教育场所变成办公场所。

四、台北市政府时期1949-1994

暂用建成小学校之后,台北市政府因北市人口及业务扩大,1967年升格为直辖市,需寻找更大市府办公空间。但尚未找到可以搬迁土地之前,只能随机应变,增建建筑物内圈,以满足空间需求增加,建筑也因使用者不同,做了些改变,例如,建筑物入口处车寄(突出的拱廊入口)空间的改变,建成小学校当初使用者为小学生,该车寄空间有架高地面。后者,形成一半环形车行斜坡道,是为了因应官员进出,而有迎宾车道的变更设计。(图16)

图16: 建筑文化资产学者凌宗魁所制作的比对照片(约1949年行政长官公署厅舍时期vs. 1990s 搬迁至信义区之前),前广场由两座喷水池变更为停车场,入口变更成可以让车子停入的车寄坡道。

车寄建筑空间,多了科林新柱饰(Corinthian Order),这是小学时期没有的装饰风格,却是官署常用的风格。另外, 依现场访察车寄空间的墙身,带有水泥材质的墙面,疑为1960-70年代拆除重建后的改变, 并不属于原本日本时期的构造。 (图17)

图17: 中央入口车寄空间及两侧入口的科林新柱饰,为市政府时期新增的装饰元素。

面向长安西路建筑物退缩空间,发现原本小学校园的围墙,变更为两座对称的喷水池,但在1970的图资中,已经拆除为停车场,这改变也可能与入口车寄坡道空间工程是同时期完成。

不过,空间不足及逐年老旧,原本市府有意在1970年代,朝向更宽广东门城外发展,往原本是步兵第一连队空地(图15中1945年美军地图中的 V区)方向搬移。不幸地,碰上蒋介石总统1975年过世,当时政府利用这块空地,盖一座纪念堂、国家级音乐厅及剧院。位于长安西路旧市政府搬迁想法只好再搁置。随后,台北市信义计划区开发已经悄悄启动。

1978年,台北市东缘四四兵工厂迁至三峡,当时担任台北市长李登辉先生,在听取都市计划单位,为台北市未来发展的简报时,指示研拟信义计划区为副都心计划,并将市政中心迁移迁往信义计划区,经过13年的筹划建造,于1994 年完工。

图18: 1982年的彩色照片的台北市政府外观,中央塔楼被漆为蓝色,并镶上当时的台北市市徽,照片来源: 台北市政府『台北新形象』出版品, 1982年。

五、文化资产概念下的21世纪台北城

台北市政府迁入新市政中心后,旧厦即被闲置。1996年,被指定为市定古迹,2000年首任台北市文化局长龙应台女士积极推动,市府大楼正面建筑作为美术馆使用;东、西侧两翼部份作为建成国中校舍,解决原本1992年建成国中原校舍规划成转运站面临废校危机。其余二战后新增市府建筑物部份拆除,并重建新校舍。市政府大楼正面,原来建成小学校时期建筑前排,作为台北第二美术馆。

「台北第二美术馆」,本来是当时台北市立美术馆馆长林曼丽所提出的「大美术馆」计划中一部份,并将整栋建筑内硬件设施依照「数字艺术」要求的标准设计,作为台北市立美术馆的分馆。马英九市长2000年上任后,听取多方艺文界专家的建议,决定将「台北第二美术馆」由「北美馆」独立出来。2000年,当时文化局局长龙应台的擘画下,正式更名为「台北当代艺术馆」。2001年5月27日该旧厦主要厅舍以公办民营方式,成立台北当代艺术馆。

图19: 台北当代艺术馆鸟瞰照片,后排为建成国中校园,照片:台北当代艺术馆官网。

六、结语

台北当代艺术馆(MOCA)建筑出现与去留,见证台北都心这一百年的剧变,日本族群来到台湾,改变汉人都市生活条件,日本人学习欧洲建筑典范,盖起心中理想城市。

荷兰红砖建筑文化,在17世纪短暂停留台湾后,两个世纪后却绕了一大圈,经过英国,到了日本,再回到台湾,再度丰富台湾建筑都市样貌。

二战时期,建成小学建筑物逃过轰炸,原本使用者离开,加上战后萧条及有限经济条件,国民政府续用,并将原属于教育设施空间,改变部分设计,以符合政治空间使用。

台北中心轴线,虽然随着台北市政府搬迁于信义区转移。老城区迷人建筑风采依旧,韵味十足,受到台北市文化局建立后,大力推动文化资产加值,老房子找到新生命,也为百年台北留下经典的角落,继续承载台北新都市发展里更多故事。

(作者简介:陈国元英文名 Willie CHEN, 出生于台北万华就读国立台北工专 (现台北科技大学电子科及建筑科并且在英国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 (Universityof Glasgow) 取得信息科技及考古应用硕士。多年在信息科技软件功能的规划领域工作喜欢建筑及都市空间摄影踏足台湾及欧美亚许多城镇的古老角落是业余城乡空间影像及文字工作者。)

 

【‎盘古客历史文章一览】

【盘古客第一期  文化与公共生活:盛宴 vs. 快餐?
【盘古客第二期  几米《地下铁》台北捷运南港站 
【盘古客第三期  吃货在台北: 打造欧洲浪漫风情的美食家
【盘古客第三期  16-17世纪台北空间与建築 
【盘古客第四期  当代艺术与我何干?
【盘古客第四期  台北当代艺术馆的前世今生 
【盘古客第四期  吃貨在台北| 宁夏夜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